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79章: 丹沉香 耳坠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79章 丹沉香 耳坠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连翘在晚间的时候一脸开心地蹑手蹑脚地掀帘而进,却看到了暗暗的灯盏下依旧坐在床头的南溪。

“南溪,我在芫荽哥哥袖袍里发现一个好漂亮的小瓶子,里面的香好好闻的,我猜呀,他一定是要送我的,”连翘脱衣上床,全然没看到南溪的神情恍惚。

“南溪,快睡吧,听芫荽哥哥讲,那个男子是一个杀手,有两柄很锋利的刀,估计是被寻仇所伤,芫荽哥哥说,让你离他远点,”连翘推了推南溪。

“连翘,他不是杀手,不能因为身上带有兵刃,就说是杀手,我不是也受了刀剑之伤吗,难不成,我也是杀手?”南溪想起风千寻进食时,那皱着眉艰难抬起的手臂,如果不是他的坚持,南溪想,她会一口一口地喂他。

“反正呀,芫荽哥哥说他不是什么好人,让你离他远点就是了,”连翘翻了个身,沉沉地睡去,只留南溪,静坐夜里,听窗外秋雨的缠绵。

芫荽在晨间的时候候在了南溪的门外,生生地挡住了南溪的去路。

“南溪,听师傅说你头受了重伤,安睡不好,这个是宫廷里才会有的沉息香,睡前放在枕边,会安睡得很好,”一只淡青玉的细长瓶伸到了南溪的面前,转而塞到了南溪的手中。

“南溪,东屋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一点,”芫荽缩回了手,手指触到之处,是南溪微凉的指间,让芫荽有如针芒刺痛般。

“快进屋吧,早上风凉,”芫荽隐隐地有着心疼,他甚至想再次握着那手,温暖她,可远远地,他看到了连翘的身影。

芫荽转身离去,转身的瞬间,看到东厢房的窗口,风千寻的身影一闪即逝。

“南溪,我都能下地了,”风千寻披了外袍出来,一脸灿烂的笑容,灰色的衣襟在晨风中飘摇。

“二娘的药的确很好,风大哥看来回家的日子不远了,”南溪淡然一笑,眼下留有瘀青。

“昨夜没睡好吗?”风千寻怜惜地看着,南溪手中那淡青玉的瓶落入眼中,“这是什么?那个小哥一大早就送礼物来?”

南溪听到风千寻后面的话中带着一丝微怒,“不,说是助安睡的香,”南溪拔下盖子,伸到鼻子下,“是丹沉香,混合了金桂和红莲的蕊。”

南溪将瓶子伸到风千寻的面前,“如果风大哥晚上也睡不好,就拿去用吧,这东西,我怎么闻着好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可却一时想不起来。”

淡青玉的质地很好,瓶口封盖的红绸也不是一般的绸缎,而是御用的宋锦,想来,这只能是宫中之物,风千寻接过瓶,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随手放进南溪手中,“南溪,能告诉大哥,这里是哪里吗?好像方圆数里,都了无人烟。”

“这里是百里峡,原本和旁边的沉星山是一体的,二娘说很多年前,一颗流星落下,将一座山一分为二,山的一边,是沉星崖,山的另一边,就是这里,沉星崖终日暗淡无光,阴霾苍郁,可这里却花香鸟语,川流不息,如果不是惦记着娘和弟弟,南溪还真想呆在这里一生一世,”一夜的雨仿佛洗净了山谷里的尘埃,远山青黛,溪流清透。

沉星崖?手下前几日回报,碧月的国主与芝露一战,陨命了一名贵妃,正是沉星崖。风千寻疑惑地看着南溪,手下还说,碧月的国主日日思念这位仙逝的贵妃,常常会失态,才让自己冒死走了这一趟,可眼前的她,到底是谁?

“南溪,那沉星崖离这里远吗?”风千寻问起,他看到初起的太阳正在开边冉冉升起,桔红的光芒刺着自己的眼,也在南溪瘦削的肩上披了一层淡淡的金纱。

一条干燥的岩洞掩映在枯枝乱草之中,如果不是南溪告之,风千寻恐怕也找不到山底下这样一处所在,举着火把通过,拔开另一边洞口上覆盖的杂草藤蔓,一阵阴寒的风让南溪不禁地哆嗦了一下。

风千寻揽过南溪,将她裹在了自己的外袍里,那是百里先生的,灰黑的色泽,散发着淡淡草药的气息,可此刻,风千寻的温度却传来,透过那手掌,传遍全身。

数日不来,崖底又铺了厚厚一层或金黄或枯黄的叶,一眼望去,满是憔悴的色、萧条的景,南溪看着脚底下那堆枯叶败草,告诉风千寻:“连翘说,我是在这儿被发现的,风大哥,你相信吗,从那上面落下来,竟会大难不死。”

抬眼的瞬间,南溪看到了上方的一个树枝,树枝上,挂着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南溪,是一个耳坠,”顺着南溪的视线看去,风千寻说道。

一柄短刀飞过,一声树枝生生断裂的声音后,风千寻一手接过短刀,再一伸手,一枚金色的耳坠出现在自己眼前,水滴状的环,嵌着一粒圆润的白珠。

“很好看的,可惜只有一只,南溪,是你的吗?”

似曾相识,南溪觉得头在隐隐地疼,有人在大叫,“南溪,南溪,”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透着沧桑与悲痛,一间小亭,亭下是一条清浅的泉,有梨树的叶子飘落了下来,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模糊的面容,却依旧是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原来你在这儿,”南溪看着来人走了过来,近了,近了,可南溪却看不到他的脸。

“我头疼,头疼,”南溪低声呢喃着,按着自己的头,再一次,撕裂般的头痛让她软软地倒在了风千寻的怀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妙舞 亡国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