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80章: 妙舞 亡国公主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80章 妙舞 亡国公主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整七日,妙舞一句话也不说,头上缠绕着百里奚医治的纱布,手里紧紧地抱着宁安的灵位,失魂落魄地看着那袅袅上升的香烟。上官荣在一夜之间全白了头,而薛玉英亦不再吵闹,烟青和风白,却一改往日的早出远归,打理着府里上上下下每一件事情。

宁安的亡灵,整整超度了七日,七日后的下葬时,妙舞再一次的晕了过去,无力地倒在风白的臂弯之中,天旋地转,暗淡无光。

一步一步,风白将妙舞抱回到晟王府的马车里,掀帘而进的那一刹那间,风白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再一次,风白亲手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与他人,他已争不起了,更输不起。

落下轿帘,在妙舞唇上落下重重的一吻,虽然那唇泛着苍凉的白,那脸上泪痕犹在,“妙舞,对不起,风白不得不负了你,”哽咽的声音回荡在妙舞耳边,风白夺帘而去,帘落的瞬间,两行泪水无声地从妙舞脸上滑落,落进唇边,带着温热与苦咸。

翠竹小筑,在一夜秋雨后落下层层泛黄的竹叶,再一次,妙舞一无所有,就如当年,国亡了,家破了,父母兄长都没了,唯一的二姊也失散了。而现在,辛辛苦苦养育的南溪落崖了,唯一的骨肉宁安也去了,曾经赖以生存的上官府也回不去了,这翠竹小筑,自己算什么?

山远近,路模斜,衰杨叶尽丝难尽,冷雨西风打画桥。唯有恨,转无聊!

一座小小的新坟,几架破败的白幡,在日暮的冷风中飘摇,有鸦雀的叫声传来,凄凉一片。

一抔黄土,一片埋愁地!

墓碑上,朱红的字迹,看在妙舞的眼里,却像极了宁安那日吐出的鲜血,只是阴沉的秋日,风在字的凹槽里落上了尘。

“宁安,娘来看你了,以后,娘再也不离开你了,跟着娘,让你吃了十六年的苦,受了十六年的罪,宁安,这所有的一切,娘都要替你讨回来!宁安,娘一直没告诉你,如果带你回芝露,你就是世子,是小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小王爷,可是娘都放弃了,也替你放弃了。宁安,能理解娘吗,娘只是一个亡国的公主,可是现在,娘要做回去,娘不再是上官府任人欺辱的三夫人,也不是晟王爷手中的玩物,娘是芝露的公主,娘要碧月国欠我莫家的,上官府欠我莫如烟的,一一地给我偿还!”喃喃而语,妙舞用丝帕擦拭着墓碑上的落尘,眼里,不再有泪。

恨,妙舞永远记得那些碧月的将士无情地毁灭宫殿里的一切,毁灭了无数芝露的梦想,也毁灭了自己的前程,如果可以,她至今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受万民朝拜,而不是流落到碧月的青楼里,含泪而舞。

曾以为,可以在上官府虛渡一生,苟且偷安般,不再去想那遥远的梦,可是南溪和宁安的离去,却粉碎了她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月晟睿在日落的暮霭中来到了翠竹小筑,静静的小院里,只听得到竹叶沙沙地作着响,白石板路在雨后闪着青幽的光芒。

妙舞不在,纱幔缠绕间,散发着淡淡的花粉气息,牡丹富贵的雕花大床上,斜斜地躺着妙舞一件银丝茉莉的外袍,月晟睿抓起,那丝柔在手心,就像妙舞的肌肤。

枕上,月晟睿看到了几缕蜷曲的长发,就像第一晚妙舞在身旁,倦曲怠然,蜷缩如斯,伸手拈起,月晟睿的手碰到一个月白淡紫的小绸包,滑腻柔软。

两枚玉赫然出现于手心,一枚是淡紫的,月晟睿记得那晚揽着妙舞的纤腰,将自己的随身玉佩放入佳人的手中,他记得她的手冰凉,冰凉到自己的心里。而另一枚,另一枚却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芝露凤玉?!

青碧通体,彩凤翔九天,芝露染芳菲,只是璎珞的碧绿却泛着旧,泛着岁月的伤痕。月晟睿记得月子轩看着那玉时,眼底的疑惑与挣扎,可现在,本该在遥远芝露的莫家传家玉,却在她的手中。

莫如烟,莫氏,芝露的公主?

月晟睿将玉放回枕下,他有着莫名的不解,可是那与凤玉放于一起的自己的玉佩,却让他有着一丝的安慰,在这个女子的心里,自己的份量,应该是有的吧?

月晟睿在落日的余辉下看到了袅袅而归的莫如烟,苍白的脸上,有着冷漠的决绝,“妾身晚归,让王爷久侯了,”盈盈地一拜,月晟睿仿佛看到那个柔弱,像水一般的女子又回来了。

“妾身如今孤苦一人,能依靠的,只有王爷了,若王爷也嫌弃,妾身只好去地底下去陪那苦命的孩儿了,”妙舞起身,晶莹的泪滴从脸庞滑落。

“等身子养好了,也替本王生一个,”月晟睿无法抗拒那份心疼的柔弱,盈盈一握的美人肩,仿佛那泪珠也溅落在自己的心里。

秋的夜,开始淅沥地下着雨来,月晟睿看着妙舞倦缩成一团,在自己的怀抱里沉沉地睡去,耳边,是窗外雨落翠竹,沙沙的回响。

她是芝露的公主,可是他的天下大业里,却包括灭之,占之,于她,是什么?再一次的亡国之痛,再一次的灭族之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千里 雁南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