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87章: 梅花开 佳人还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87章 梅花开 佳人还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惜颜殿的梅花一夜之间开了,酋曲盘旋的枝,星星点点或红或黄的花,单薄的花瓣,仿佛吹之即落,可却在天寒地冻里,冲寒而开。

月子轩伫足于花树下,曾几何时,她邀请他赏梅,曾几何时,他为她带回一枝怒放的梅,曾几何时,想象着携手同游花香满径之下,可是一切,都如这冰雪中的花儿般,一去便不复返。

转身离去,梅林的枝下,杂草丛生,掩在皑皑的雪里,泛着落败的凄凉,伸手招来一旁躬身候着的叶公公,他要惜颜殿所有的宫人们再回来,她不在,就如她在一般,萌萌之中,他相信,她活着,就在某个地方,某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心疼,如彻骨的北风。

上官风白怔怔地候在宝月殿堂之外,簌簌的雪飘落一身的白,几日未归府,可踏进上官府的一刹那,他好像闻到了一抹熟悉的气息,仿佛妙舞,仿佛南溪,曾经来过。

锦儿在迂回的长廊里远远地看着,借着晚间送霄食的机会,含着泪说,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活着回来了,可是,却被夫人赶走了。

风白有一种从云端瞬间便落到崖底的感觉,有着惊喜,却又有着担虑,他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月子轩这个好消息,可是又担心龙颜一怒,整个上官府将再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月子轩在廊下看到了失神的上官风白,一脸的茫然与惆怅,“爱卿为何如此这般,愁眉不展?”

一语惊醒,风白在雪地里跪下:“皇上,倘若上官府做了不该做的事,皇上能否看在贵妃的面子上,饶恕一次?”

“若此事不涉及朝纲,不涉及人性命,朕应你!”

“南溪,她还活着,她回来过,”风白开了口,他猜测不到月子轩接下来的表情。

“何时,此话当真?”月子轩一把拽起了风白,期待、惊喜的眼盯着风白。

“三日前,与一风姓男子同回,可是,却被将军夫人盛怒下赶出了家门,”风白一字一句地吐露实情,他感觉得到月子轩抓住他臂膀的手瞬间的力量,让他生生地带着疼。

“三日,三日前,朕不该拉你喝酒,”月子轩松开了手,转身离去的时候,长长地叹息。

南溪在丹沉香的袅袅青烟中沉沉地睡去,安祥、柔和,虽然泪痕犹在,风千寻辗转去了月清州的客栈,孙祥毕恭毕敬地双手呈上一幅女子的画像,碧月国一代贵妃的画像,画中的女子,有着光洁的额、细长的眼、微笑的唇。

上官南溪,是她!她是他的妃!

风千寻用力地揉了手中的画像,苦涩,无力地闭上眼,可脑海里萦绕着的,却是她苍白的脸,和一抹无邪的笑容。

再一次,风千寻展开那被揉成一团的画像,画中的她是温和的,眼里没有一丝的伤痛,可此时沉睡中的她,却是身心俱疲,伤痕累累,呵护,想守护她,一生,一世。

南溪在马车的颠簸中醒来,身旁,已没有了风千寻的身影,只有一抹熟悉的气息,在鼻尖萦绕,车帘掀起的时候,风千寻的背影落入眼里,宽阔的肩,有力的臂膀,两柄短刀斜斜地插在背囊之中。

“你,醒了,睡得可好,”风千寻停住了马,怀里那副画像,生生地让他痛。

“风大哥,我们这是去哪里?”南溪看到车外,已没有一丝积雪的痕迹。

“南溪,跟我回去吧,”风千寻喃喃喃而语,却难掩内心的伤痛。

“我已是无家可归之人,除了二娘那里,我无处可去,”南溪想起了那死寂般的上官府,曾几何时,那是唯一安身立命的所在。

“百里峡终究不是长久之处,南溪,跟我回去吧,长长久久,再也不分开,”风千寻看到了南溪眼底的失落,他怜惜她,从一开始到现在。

南溪无力点了点头,她看到风千寻的目光柔和了下来,紧紧地锁住自己的脸庞,“你和家姐,真的长的无相像之处?”

“她是大娘的女儿,长得像大娘,锦儿说,她远嫁了,”避开风千寻的探究的目光,南溪看向了窗外,路旁,有小溪潺潺的流水声。

梦里,也曾有过这样的声音,清脆、细微,不经意中流过,带走偶尔落下的竹叶,梦里有着淡淡的月色,落在那水面上,闪着粼粼的光波。梦里,有着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踩在叶上,有着沙沙的细响;梦里,有那个熟悉且陌生的声音,在邪魅又诱惑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再一次,南溪觉得头隐隐地疼,收回目光,对上的,依旧是风千寻温润、略带担忧的目光,微微一笑间,头竟然不疼了。

冷夜奉命彻查了国内所有风姓的男子,只在一家首饰行,见到了一只耳坠的画样,掌柜瑟瑟地发着抖,“数日前,一男子曾来定制这样一枚耳坠,留下了银票,姓风。”

月子轩一眼便认出,那是南溪的耳坠,水滴的金环,白洁的圆珠。

月子轩着画师按掌柜的描述画了年轻男子的画像,终于在一个雪后初睛的晨间,冷夜带了一个赶车的小二面见了月子轩。

他们向南走了,一路向南!

而上官风白在拿到画像的第一眼便认出,那是惠风的君王,年轻的帝王风千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惠风 风百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