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目录] > 第9章: 不速之客

《断情殇:冷月葬花魂》

第9章 不速之客

草芊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子轩依旧飞身上树,惊起几只雀鸦,扑腾着离去。他看到了她穿过回廊,踏着青石板路来到了前院间,一袭浅墨的襦裙,配上宝蓝彩绣碧兰的如意盘扣的坎肩,来到梧桐树下,便在圆墩上坐了下去。

“玉盏,皇上是怎样的一个人?”南溪接过玉盏双手捧上的一杯香茗,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可前院的门口,却传来女子和侍卫的争吵声。

“娘娘,马婕妤说来向娘娘请安,侍卫不让进,”瑶琴小跑着过来。

“为何不让进,她好歹也是一主子,”南溪瞅了眼前院的殿门。

“娘娘,皇上说这惜颜殿闲杂人等一概不允许进来,”瑶琴瞅了眼南溪,小声音地咕哝着。

“玉盏,去请她进来,人家是来请安的,”南溪看着玉盏瞪了瑶琴一眼,领命而去。

“娘娘,马婕妤好凶的,何况昨夜皇上又去了她那里,她现在来,不明摆着是来示威的嘛,”瑶琴嘟着嘴。

“皇上昨夜去哪儿了,你怎么知道的。”一个因为自己而被迫搬了院子的妃子,一个被新皇连降三品,从从三品的淑仪降为从六品婕妤的妃子,一个皇上新婚当日弃自己不顾,而去了这个女人屋里的妃子,南溪还真想见识一下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可她也想知道,为何自己宫里的宫女会如此了解皇上的行踪。

南溪落了杯,看着冲口而出的瑶琴,“你来惜颜殿之前,是哪个宫里的?”

瑶琴低了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回娘娘,奴婢之前是伺候辰妃的,辰妃在时,奴婢每天的职责便是去打探皇上的行踪。”

辰妃,那个让先皇猝死在与自己的欢爱中,事后当场触墙而亡的妃子?

“从六品婕妤马萧萧向贵妃娘娘请安,娘娘金安!”一身紫衣的马婕妤款款地走来,对着南溪微微地行了曲膝礼。

“玉盏,给马婕妤落座,看茶,”南溪只是抬了抬手,就如瑶琴所说,马婕妤的语气中透着不友好。

“娘娘客气了,这院子住着还习惯吧,臣妾当时就不喜欢这院子里几株梧桐和芭蕉,下雨的时候,那滴水声吵得人睡不着,一直想换个住处,可直到皇上来了,才帮臣妾解决了这个问题。”马萧萧瞅了眼头顶上的高大梧桐树,一脸的不屑,可她也不明白,这千娇百媚的新任贵妃娘娘不在自己的宝殿软塌上坐着,跑到院子里做什么?

“是吗,可本宫却极是喜欢雨滴芭蕉、月落梧桐的景致,今日才听说皇上为了这院子,让婕妤搬了家,还正过意不去呢,”南溪微笑着,她看到马萧萧唇边的笑意慢慢地淡去,一脸的尴尬。

“喜欢就好,不过臣妾也没想明白,娘娘如此的花容月貌,连臣妾都怜爱,可皇上却弃娘娘于不顾,昨个儿在臣妾的连玥阁闹得人仰马翻,唉,不提了,臣妾现在都还觉得身子是酸的。”马萧萧说着抬手捶了下自己的后腰。

“那婕妤就回连玥阁好好地休息吧,本宫这里,免了你的日安,”还真来示威的,南溪依旧微笑着,顺着马萧萧的话说了下去,她看到马萧萧的手停在了后腰处,愣是没法收回来。

“玉盏,马婕妤累了,送客。”

南溪看着马萧萧怏怏不乐地扶了自己随身的宫女的手起身,随着玉盏转身离去。示威,从记事起,便是天天面对上官碧烟的恶言恶语,可自己不还是好好地活着?

马萧萧出门后恨恨地盯了“惜颜殿”三个铜渡的大字一眼,她喜欢屋后那眼清泉,清澈见底,闲的时候她会在那边泉边的亭里小坐,听着溪流的叮咚的水声,可如今,这所自己住了几年的庭院,就连自己被废,打入了冷宫,这惜颜殿也给自己好好地留着,可他一句话,自己便不得不搬了出来,移居他处。

马萧萧使劲在拧着手中丝帕,昨夜他在亥时翻窗进来,冷笑着看着连玥阁里上上下下的宫人,把玩了屋子里所有的铅釉陶、蓝釉六棱瓶、六棱三足香炉……便一把将跪于地上接驾的自己扔到了床塌之上,薄纱般的内衫转眼间飞落到地上。

马萧萧记得自己使出浑身的解数,蹬掉了裘裤,只系了一个肚兜趴在了皇上的身上,像狗一样舔着皇上身上一道道的伤疤,甚至含着他的阳根求着欢,可他却在自己浑身颤栗的时候一把推开了自己,敞露着衣衫于小窗前品着茶。

月娥星眼笑微频,柳妖艳桃不胜春,晚妆匀。水纹簟映青纱帐,雾罩秋波上。一枝娇卧醉芙蓉,良霄不得与君同,恨忡忡。

马萧萧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她本想将自己所受的侮辱转嫁到她的身上,可这个新来的贵妃娘娘还真不是吃素的。

月子轩倚在树上,看着马萧萧趾高气昂地进了惜颜殿,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满面怒意地出来了,他听不到她们说了什么,但他知道,这马萧萧在这一回合,落败了。

听说上官府的大小姐性子急躁,可远远地看去,她依旧静静地坐着,品着茶,波澜不惊。

听说上官府的大小姐和父亲的一名副将私下交好,可今日看来,她娴静如云,文静如水,不像是会做出出格举止之人。

月子轩习惯于这样默默地研究别人,猜测着别人的心思,打量着别人的一举一动,他喜欢这种当猎人的感觉,藏身于暗处,看着自己的猎物在明处惶恐不安,惊乱无措。

……本章完结,下一章“ 魂断 梦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