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笑倾城:侍君公主 [目录] > 第2章:被俘北上(一)

《笑倾城:侍君公主》

第2章被俘北上(一)

华阳花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阴霾,像一块灰色的幕布盖在大地上。空气潮湿,却夹杂着凉意。远处传来的雷鸣,更像是困兽内心闷声的嘶吼。

姐妹两人依偎在囚笼中,随着车轮一路颠簸。昨日华丽的衣裙,此刻污浊不堪,两人蓬头垢面,没人能把她们和公主这个称呼联系在一起。

“……绮罗,父皇,母后都死了……只剩我们两人了。”明妆哭的双目胀痛,哽咽道:“不过,没关系,姐姐会照顾你……姐姐会照顾你。”

绮罗偎在姐姐怀中,半点泪痕都没有,极是平静的道:“……和姐姐在一起就好。”想了想,抬眼看明妆:“哥哥和弟弟们呢?也死了吗?”

绮罗还不知道,她的大哥庆国太子已战死沙场,最小的弟弟被父亲手刃,皆赴黄泉。明妆不说话,于是绮罗自言自语:“应该是的……他们都死了……。”过了一会,她又问:“姐姐,我们会怎么样呢?也会死么?会被押到煊国国都处死么?”

“姐姐也不知道。”明妆深深叹了一口气:“或许死了,对咱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我会和姐姐好好活着。”这时绮罗注意到,明妆的嘴唇干裂,便问:“姐姐,你渴么?我给你要水喝。”

“不用。不要求他们!”明妆阻止她。

“可是你渴啊……”渴了就应该要水喝。绮罗朝两边随行的看守士兵喊:“我们渴了,想喝水。”

没人理睬。绮罗纳闷:“你们是聋子么?”捡起囚车中的小碎石子从缝隙间掷向一个士兵,可那士兵仅看了她一眼,继续走路。

“姐姐,我们不会被渴死吧。”绮罗满面愁云:“那还不如被父皇杀掉,渴死好难受的。”

“哈哈——”

绮罗循声抬头,只见一个男子骑着高头黑马,身穿甲胄,来到她们面前。煊国的铠甲皆是黑色,衬得此人面庞甚是白皙,和脏兮兮的姐们比,他倒更像个女子。

来人的年纪与绮罗相仿,从打扮看,不是王侯就是将相。

见有人与自己说话,绮罗赶紧从囚车中伸出手:“我们渴了,给我们水喝。”

“你们是囚犯,还敢提要求!”不是拒绝的语气,更像逗她玩:“亡国公主胆子倒是不小。”

“又不是我们想当囚犯的,是你们抓了我们。”

“你说话总是‘我们’‘我们’的,我问你,你是谁?怎么区分你们姐妹?”他开出价码:“说了就给你水喝。”

“我叫绮罗,她是我姐姐明妆。喏,你看,我嘴角边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绮罗指着给他看:“但是当我勾起嘴角微笑的时候,会遮住它,就和姐姐完全一样了。”

他满意的点头。对随行的士兵道:“把你的水袋给她们!”

士兵听令,解下水袋递给绮罗,绮罗赶紧拿了给明妆:“姐姐,水来了。”

“你先喝。”明妆作为姐姐凡有好事都先让绮罗,绮罗小抿了一口,重新把水袋给明妆:“姐姐,这回喝吧,没关系,喝光了,我再给你要。”

“再要?!”他道:“你这是碰到了我,若是碰到七叔,能理你才怪。”

……本章完结,下一章“被俘北上(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