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笑倾城:侍君公主 [目录] > 第33章:执行计划(下)

《笑倾城:侍君公主》

第33章执行计划(下)

华阳花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男子见凌霁夜暴跳如雷,反倒笑:“我今日有事,不便耽搁,不知道公子家住何处,改日小可亲自登门让公子挖眼。”

凌霁夜冷哼:“你只说你是谁,老子自然会去找你。”

男子正等这句话,立刻装作无所谓的报出了自己的家门:“我乃是彦贵妃的胞弟,成渝侯彦修泽。”

彦修泽以为眼前这两个美人是戏班子的伶人,自己报出名号,对方一定大惊失色,马上对他笑脸相迎。

结果适得其反,那美少年道:“原来是那娘们的弟弟,你回去告诉她,见风流泪是病,得治。”

“你!”姐姐被羞辱,彦修泽顿时怒气冲脑,但是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敢如此挖苦得宠的贵妃绝不是寻常人,压住怒火,放低姿态,抱拳问道:“不知道,阁下是哪家公子?”

凌霁夜从不出席宫廷宴会,也不结交京城贵胄,一王一侯,不曾有过交集,彼此都不认识。

“你听好,老子是……”

“来了——来了——”绮罗扯着凌霁夜的衣袖,兴奋的指着路口:“霁夜,你快看——”

他被绮罗随口而出的‘霁夜’说的心中一暖,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可憎的名字变得有了意义。

凌霁夜抛下等待答案的彦修泽,翘脚看着远处,笑道:“可来了,让爷苦等坏了。”

迎亲的队伍进了路口,箫鼓聒耳,引得路人都去看,彦修泽的注意力也被引了去,只因为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新郎,白发鸡皮,佝偻着腰,耷拉着脑袋,一副马上就要驾鹤西去的样子。

“嗯。”绮罗乖乖靠到凌霁夜身边。

啪!凌霁夜在大晴天撑起一把油纸伞,把自己的和绮罗罩在了里面。

彦修泽正纳闷,为何这两人无雨还要撑伞呢?!

哗啦,哗啦……

一阵湿粘的液体便落了彦修泽满身,红沥沥的散发着腥味的血水把众人淋成了落汤鸡。彦修泽的情况还算好的,真正惨的是婚队,被泼的彻底,顿时乱成了一团,方才还喜气洋洋的婚队,此刻哀嚎不断。

八十多岁的新郎更是从头红到了脚。

“这……这……”老新郎看着自己满手血腥,急火攻心,一下子栽下马。

新郎落马,婚礼也进行不下去,婚队乱成了一锅粥。

路人也被洒落的狗血弄的狼狈不堪,大叫晦气,然后一齐望身后酒楼,可早已人去楼空,泼完狗血的翼王府护卫早就跑路了。

凌霁夜撑着伞,揽过绮罗的肩膀,慢慢悠悠哼着小曲踩着满是鲜血的道路离开了。待走到了僻静处,才丢了油纸伞,笑的前仰后合。

不时学着韩老爹落马前的动作,呆望着手,然后捂着胸口,啊的一声身子径直后仰。绮罗也跟着他笑。

笑够了,凌霁夜道:“狗血驱邪,有我这份大礼,韩丞相的老爹长命百岁不是问题。”

长命百岁?我看今晚就得归西。绮罗附和着:“韩丞相还得感谢九王爷呢。”

“小猪罗,你不怕血么?”就算早有准备,但是女孩子多少还是会怕血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找谁报仇雪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