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14章:冰山上的雪莲(三)

《凤舞:胡旋楼兰》

第14章冰山上的雪莲(三)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压抑住心中的狂喜,眼睛明亮的盯着水释法师,他竟然说要教给我水系的咒语。咒语耶,这样说不定我念个嘛咪嘛咪哄,就可以回到现代了,甚至周末无聊了也可再穿过来消遣消遣,反正大家都熟了嘛。

可到了真正修炼的时候我无语了。首先那个咒语又是一门外语,据说是什么天竺语。妈妈咪啊,那不是古印度吗。细问下才知道水系家族是从印度跑到楼兰来的,楼兰的佛教竟然也是他们传入的,吼吼,我见识的竟然是些鼻祖级的人物哦。

更没有想到配合咒语还要舞。令我大跌眼睛的是这个舞竟然节奏明快,要急速的旋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冥冥中自有定数。在现代,我课余时间就是在健身俱乐部做钢管舞教练,这样的舞被我自己戏称为钢管舞鼻祖,因为我也想做个某某某的创始人嘛。

贼船就是这样上的!我每天在望月台刻苦修炼,几个月过去了,原来的幻想非但没有实现,却让自己陷入了更大的深渊。

我没有想到咒语和舞能够让我变得耳聪目明。每次来到草原上,看到微风轻抚的小草,含苞待放的花朵,白云下悠闲自在的飞鸟就能从他们身上读出许多来。水释法师说这是通灵,我觉得太篸人了,说与大自然对话多好听啊。

每次只要感觉出异常,在望月台上旋舞肯定会看到奇观,如果有沙霾我必定会去给迷途的人指引方向。只是这样会耗费我很大的体力,有几次在回来的路上就会渐渐昏迷,从郎朗背上摔下来,直到天黑时尉屠耆或者昂科雷发现我不在大国寺,才急急赶到草原,循着郎朗的哀鸣声找到不省人事的我。

醒来时,我就会哭闹着要去望月台,只有到那里我才安心,才踏实,好像那里才是我的家。其实是我难以启齿,只有昏迷的片刻我才会有梦境,有梦了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无论怎样我都觉得必须到那个缠绕着我的望月台。

三年了,我对自己越来越失望。我可以读懂花鸟鱼虫,却找不到回到现代的方法。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是我真的找不到回去的路,还是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竟然让我耗到现在。

皓月当空,独自跪坐在望月台,我想貂蝉拜月就是这样的吧,只是现在的我竟成了她的古人,无奈中硬扯出一抹笑来。

昨晚的彩带舞透支了我很多体力,在这里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躺越乏力,忽然有些害怕的哭起来,我不会就这样死去吧,这种面对死亡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就这样哭着哭着沉沉睡去直到次日清晨,马蹄声踏醒我的沉睡。

“露赛亚,和为父回去吧!”马背上水释法师平淡的说。

“好。”我点点头。

忽然间觉得自己很好笑。自负的以为尉屠耆把自己从草原带回楼兰就注定是我的真命天子。可悲啊,长久以来他只是和我保持着一种暧昧不清的关系,我却如获至宝,自己安慰自己的度日,有时候还把他当做自己男朋友一样撒气,真是傻的可怜。

越靠近楼兰城,我就越想逃。我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实了,我怕自己会有覆水难收的痛苦,却无奈逃不出水释法师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神。

“孩子,你的脸色很差,一会儿回去把为父为你准备的药喝了吧。”水释法师平静的说。

“是,谢谢您。”我低头,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他才会弄些汤药来让我喝,以前对我的情况总是束手无策的啊。

想想就觉得头痛,谁知道这个老头哪里又不对劲了,说不定得什么老年痴呆了,我还是少说点话,回房睡觉吧,浑身倦的无力。

终于挨到回房,躺在床上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刚刚有些朦胧的感觉却被一股刺鼻的药味扰醒,恼怒的翻身起来就想骂娘。

“你……”我呆住了。

没想到竟然是尉屠耆端着碗汤药进来,仍旧是阴沉着脸,倒像我欠他几百吊钱一样。想到这两天的苦闷都是因为这个玩太极的人,愤懑不已,又翻身躺到床上,给他一个后脑勺。

“吃药!”不复以往的温柔,让我更加郁郁。

“……”

“起来吧,你又睡不着。”他的声音里有些笑意。

“……”

看我仍旧没有反应,他也不恼,无奈的叹口气,放下手中的药碗,把我扶起来,对着他的脸说:“你又怎么了,我才走了两个月你就这么大怨气。”

恨恨的看着眼前装没事人的家伙,眼泪不争气的滴答滴答掉下来,在他面前我越来越不矜持,越来越掩饰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要我喂你吗?”他挑眉看着我,让我有些茫然。

看我不说话,他端起药碗自己一饮而尽,在我惊异的要制止他的时候,突然他的唇对上我的唇。温热的液体一点点送入我的口中,没有药的苦涩味,隐隐透着许多甘甜,直到这些甘甜枯竭了,我才意识到要呼吸。

他被我的窘态逗的轻笑一声,并没有松开我的意思,紧紧将我搂在怀中,缠绵温柔的吮吸着我唇舌间的芳香,诉说着他对我的思念,渐渐变成一种带着惩罚般的噬咬,甚至他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身体,喉间止不住哽出一丝呻吟。

“傻丫头,要呼吸的。”看到我又憋红的脸,他挪揄着。

“你……你……”我被他这样吃豆腐竟然不知道该怎样说他了。

“以后我要服药你在我身边最好,连蜜饯都不用吃了。”他冲我眨眨眼睛。

看着他这个动作有些眼熟,却反应不过来在哪里见过,回眸看到铜镜中倒映着我红的像苹果一样的脸,忽然意识到这是我的招牌动作,他倒运用自如。

“我又不可能跟你一辈子!”我嘟哝一句。

“怎么你还认为自己有可能跟别人吗?”空气中火药味十足。

“我可没有想到和你一辈子!”羞涩的说了句气话。

“那么你是想和昂科雷吗?”

哇,谢谢收藏的朋友哦,谢谢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冰山上的雪莲(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