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3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二)

《凤舞:胡旋楼兰》

第3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二)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露赛亚,你又任性了!”良久,还是尉屠耆举手投降了,叹口气嗔怪着我。

还没来得急收回思绪,他已然来到我的面前,目光如炬。抵不过他眼中的炙热,赌气般别过脸去。心中怅然,每每在他面前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小姐脾气,明明他才是楼兰的王子,倒好像我是公主般,他会温柔的包容我的一切。

“你就没有失手过吗?”回头看看钉在胡杨树上的白翎箭,不满的说。刚刚的心疼还在蔓延,只不过看到他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多少好过点。

“我永远不会把弓箭对向你的,我的箭术你还不清楚吗?”微微挑眉有些不满的看着我,他就是这么该死的帅气和自信。

心下微微一暖,尉屠耆的箭术在楼兰无人能及,到底是我苛责他了。只是嘴上仍旧不服的说:“你就是对着我拉的弓!”

“露赛亚,看,我给你打的兔子,回去给你做条围巾哦!”远处传来爽朗的笑声。我和尉屠耆同时顺着声音望去,楼兰的小王子昂科雷骑着马一溜烟的跑过来,阳光般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他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忧愁是何味吧。

“哦,王兄也在啊,看,我打来的野兔!”昂科雷得意的向尉屠耆甩甩挂在马背上的几只野兔,炫耀之情不言于表。

“昂科雷,你又偷偷把露赛亚带出城了?”尉屠耆微微蹙眉看向昂科雷,现在的我很了然,他这样的表情已经很生气了。

“是我求他的,你别怪他啊!”想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有些祈求的看着尉屠耆,我希望他能够明白我的苦衷。

“你……”尉屠耆对上我的目光柔和多了,可眼神却清冷无比,看的我心里不由得直打冷颤。潜意识里不希望他误会我和昂科雷,可是就怕越描越黑。

“露赛亚,你不用替我求情,我才不怕王兄呢。明天我还带你来打猎!”昂科雷大手一挥像是刻意挑衅尉屠耆一样,跳下马,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想躲开,无奈他的手如熊掌般狠狠的抓着我。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他就要和尉屠耆过不去,甚至向他示威。

“好啦,我累了,我们回去吧。”叹口气,心虚的看了眼尉屠耆沉沉的脸,这次恐怕真的说不清了。算了,也别解释了,爱谁谁吧,反正我又不属于这里,没准明天就能回去了呢。

走到白狼身边,抱着它的脖子,顺顺它的毛说:“亲爱的朗朗,改天再来看你,我们要回去了。”

嗷!白狼嚎了一声,有些不舍的看着我。无奈,我又拍拍它的头说:“你快回去吧,我会说通水释法师让我天天在望月台修行的。”

“嘿,露赛亚,你还真是厉害,竟然能驯服一头狼当座驾!”看着白狼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去,昂科雷羡慕的说。

“哼,是谁昨天说要叫我师傅的?”板起脸来对着昂科雷,别看你是楼兰的小王子,我才不怕你呢。

“好,露赛亚师傅,我们回去吧。今天我可累坏了,为了打这几只条野兔跑的可远了。”昂科雷对身边的尉屠耆故意视而不见,将我拉到他的小红马跟前要扶我上马。

已经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和他偷跑出城的,为了方便,每次都是共乘一骑。无人的时候倒觉得正常,可在尉屠耆的注视下,我竟然有些不好意的站在那里,不敢动了,讪讪的低下头。

下一刻,惊呼中,尉屠耆飞身上马,大手一捞,睁眼时我已然在他的怀里。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让我有些不自然,估计此时我的脸已经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样。只是这样小女儿的娇态在他怀里浮现似乎有些太不矜持了吧。

“喂,王兄,是我把露赛亚带出来的……”昂科雷气急败坏的飞速上马在后面紧追不舍,却离我们越来越远,风中偶尔会带着他的埋怨声。

“以后只许我带你来这里……”尉屠耆的声音铿锵有力的落在我的耳朵里,几乎以为自此听错了,茫然间惊觉搂在我腰上的大手更紧了。

“那个,尉屠耆殿下,我,我就是想出来散散心的,我……”看到他阴沉的脸,我吞下了想说的话,撇撇嘴,郁结的翻了他一眼。

想咬掉自己的舌头,给他解释什么啊,怎么看起来倒像跟个被丈夫捉奸在床的小媳妇一样,我可是道德高尚的人。不就是贪玩一点嘛,天天让我坐在禅房里跟着他们学什么诗经,读什么论语,研习什么历史,不如干脆叫我去放羊。我寒窗苦读十二年终于考上大学了,又让我跟着他们脱盲,再来一遍,真是苦闷到咬碎银牙。

我醒来的这个时空不过才是汉武帝时期,有什么历史可学啊。你想想,一首洋洋洒洒的沁园春雪才将将开始,顶大学个秦始皇……

“想什么呢?”尉屠耆发现我的失神,他总是不理解我为什么总是神游太虚,心不在焉。其实即使他问我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想来想去的回答估计就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哦,没,没什么!”难道要鄙视他们有多落后吗,如果告诉他我以前的生活,吃穿用具,估计他会把我当做妖怪抓起来一把火烧了吧。

尉屠耆的马跑的飞快,而我却快被颠散架了,忍住胃里的翻滚,紧紧抓住他的衣袍,刚刚进入楼兰王家寺院,就看到水释法师,自称为我现在的父亲黑着脸站在那里,好像一颗松。

“露赛亚,为父才刚刚出城你就接着跑出去了?”踉跄着被尉屠耆小心的扶着下马间,听到水释法师的怒斥声,不禁低头恨恨的翻翻眼睛,嘟气红唇。

“水释法师,是我带她出去的。”尉屠耆恭敬的向水释法师歉意的行礼。

“啊,水释法师啊,是我带露赛亚出去的……”尉屠耆的话音还没落,昂科雷的声音就从墙外飘了进来,恨的我牙痒痒。这下任谁都知道是他们俩在给我打掩护了,显而易见其实罪魁祸首还是我嘛。

“露赛亚,今天给你布置的功课,你做了吗?”水释法师沉下脸来看着我,好像故意刁蛮我一样。我可不记得他有给我布置什么作业之类的。

水释法师是楼兰能力最强的释梦师,也是这里最智慧的人,他的意志有时甚至会凌驾于国王之上。看到水释这样严肃,两个王子也不敢再帮我说话了,只能担忧的看着我。

“功课?”我眨眨眼睛看着他,你会装,我更会啦。

“为父今日命你以月为题,做诗一首。”水释看到我不明所以的样子更加生气了。

“哦,哦,简单,简单……”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用我脚后跟的思维就能解决了,看在他们汉语水平太差的份上,我就不说水调歌头了。

少时不识月,

呼作白玉盘。

又疑瑶台镜,,

飞在青云端。

挥一挥衣袖,就是这么简单。这样让他们目瞪口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虽然我有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积淀,但是,我还是要低调一些嘛,做人不要太张扬。

“哇,露赛亚,你的汉学怎么这么好,你不过才跟着法师研习一个月而已。”昂科雷激动的鼓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我就不明白了一个王子怎么这么没有城府呢。

“我让你抄的经文呢?”水释法师的脸色虽然缓和了些,但是仍旧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我倒琢磨出一丝山雨欲来的味道。

唉,到哪个山头唱哪的歌,既然是人家的主场,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