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39章:东进阳关无故人(八)

《凤舞:胡旋楼兰》

第39章东进阳关无故人(八)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上了卫青的马车我不由得羡慕的咂舌。即使在现代也没有见到过这样豪华的房车,足足有二十平米,被十六匹马分别在左右还有前方拉着。车内装饰考究,宽大的chuang榻一看就有想睡觉的冲动,大大的书桌,甚至连方便之处都有考虑。

看到我肆意的打量着他车内的一切,他也不生气,直到我感觉到他在看我时我才不得不讪讪的低下头。

“这是先皇赏给公主的銮驾,只要我向西域出征,銮驾就会在金城等我归来!”他笑了笑,很淡然的样子,有些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的意味,又有些对妻子的想念,还有更多的情愫夹杂在里面,让我不好再揣测下去。

“公主都用这么豪华的房车,那皇后皇帝不是要比这个还要大,还要华丽吗?”我翻翻眼睛,有些艳羡的看着他,罪过啊,小女孩最受不了糖衣炮弹了。

“皇上的銮驾自然比公主的更威仪了!”他被我花痴的样子逗笑了,显然一副你自己硬撑着很世故的样子其实还是个乡巴佬的态度。

心下对自己有些小小的不满,就这么不矜持,什么都表现出来,真是不应该。可是我又不能拿个飞机出来刺激刺激他和他一较高下吧,只好忍气吞声的跪坐在他桌前。

“别傻呵呵的坐在那里了,你不知道书童要干什么吗?”忽然他嗤笑一声,倒让我莫名起来。

“啊,书童,书童要干什么啊?”我眨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在楼兰究竟是什么身份,这些小事情都不知道吗?”卫青眯起眼睛来重新打量着我。

“张先生没有告诉将军吗?”我不由得好奇起来。

忽而自己又笑了出来,别连张骞都说不清楚我的来历,那么我究竟什么身份呢,眼睛渐渐湿起来,是啊,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怎么了?”卫青看到我面上的神色千变万化,不由得谨慎起来。

“恩,怎么说呢,我是楼兰水释法师的女儿,水释法师是楼兰的释梦师,是那里最智慧的人。”我略微垂眸说。

“释梦师?那么你会吗,是像周公解梦一样吗?”卫青忽然对这个感起兴趣来。

讪笑一下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这个世界从此再不会有释梦师了,在我看来其实从来都没有释梦师,有的只是天人合一的境界。

“我不会,即使会也不能轻易释梦。据说当年楼兰老国王用王权逼迫水释法师释梦,不仅让楼兰遭受灾难,连水释法师都受到上天的惩罚。”想了想,我说。

“哦,这样呢,那么你会什么呢?”卫青笑起来,好像我空负了水释法师女儿的名头。

“我只会些诗词歌赋而已!”我并不恼怒。

“那么军臣单于怎么会对你这么紧追不舍呢?”哪是军臣对我紧追不舍,倒是卫青不放过我。

可是我该怎么给他说呢,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军臣单于为什么非要娶我,还给我一个阏氏的身份,要知道那可是匈奴的皇后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抬起头对上他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直到他眼中出现一丝火焰,渐渐有些不能自持的感觉别过头去,我才复又低下头。

“研墨吧,这个你总会的!”良久他轻咳了一声冲桌上呶呶嘴。

“啊,哦!”早说嘛,这个简单呢。

我挽起袖子,捏着小墨块轻轻在他的砚台上转起来。比起楼兰王室,卫青用的墨简直是极品,不仅味道清香,而且粉末特别的细,这样研墨简直就是中享受嘛。

香炉上烟丝缭绕,淡淡的檀香漾在宽大的室内,看着台前的人用心写着什么,让人有一丝怔忪。忽然就回到了午后尉屠耆的书房内,我们俩也是这样淡淡的模样,怡然自乐,每每他写完一段就会抬起头来宠溺的看我一眼。

“你知道我这样叫什么吗?”有次我突然笑了出来。

“什么?”尉屠耆莫名的看着我。

“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轻抚唇边嗤笑出来。

“哦,我看倒是碧纱待月春调瑟,红袖添香夜读书,更好呢。”尉屠耆敲了我的脑袋一下。

不由得越来越佩服尉屠耆了,这句可是清朝诗人的句子啊,他竟然现在就作出来了,而我这几年已经黔驴技穷,没有什么可挖了,再挖就该是儿歌了。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有声音飘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哦,没,没什么!”几经反应才猛然惊醒,原来那是幻觉,尉屠耆现在应该在遥远的楼兰,此生我们还能见面吗,但愿我能早点完成水释法师的交待。

“你昨天说想让我们奏请皇上在长安建波斯坊,我看这个奏章你来写好了!”忽然他把手中的狼毫递到我手里。

“啊,我写,我能吗?”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哇!收藏又涨了耶,谢谢各位亲哦,小蛮先谢谢各位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东进阳关无故人(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