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4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三)

《凤舞:胡旋楼兰》

第4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三)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光如华,透过窗子斑斑点点撒在桌上,而我却苦闷的哭都没有眼泪,嘟气红唇怔怔的看向窗外,末了又唉声叹气起来。

现在的我双手涂满了墨汁,连带着衣服都是,还把身上弄的臭臭的,真是狼狈不堪。蹙眉看看门外,揉揉饿的扁扁的肚子接着画符。

真是恨死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这么落后,用什么毛笔嘛,怎么写都不顺手。然而可恨的不是毛笔,而是水释法师,他竟然当众罚我抄写波罗蜜心经一百遍。

苍天啊!要知道那些经文都被他译成楼兰文,一个一个扭扭的,像难看的蝌蚪。我就是再练五百年也用毛笔写不出那么小的字来。况且,那些经文是用来祷告和祈福用的嘛,怎么能够当做体罚我的工具呢。我一定要怀着十万分的真心,诚意抄写经文向佛祖表达我对此事的愤慨。

布谷!布谷!

刚刚画好一张蝌蚪,就听到奇怪的声音。好奇的向禅房角落看去,没有什么异常,低着头接着画。

布谷!布谷!

真讨厌,吵什么吵,没有看到本小姐正在忙吗?心中竟然生出烦腻来,一生气,随手将手中毛笔扔出去撒气。

“哎呦!”角落里传来一声叫唤。

“谁?”我好奇的站起来,揉揉有些发麻的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给你送吃的来,你还用笔打我。”还没靠近就听到昂科雷咬牙切齿的说。

“噗嗤,哈哈哈哈,你太好笑了!”借着月光看到墨汁在他脸上撒的点点滴滴的,像只小花猫,不由的捧腹大笑起来。

“还好意思笑?”他嘟哝着,从袖子里小心翼翼的取出几块点心塞到我手里。好像他是我的救世主一样,我好笑的翻了他一眼,轻啐一口。

不过心里还是蛮感激他的,也顾不得洗手了,去他什么的手口足,猪流感,我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狼吞虎咽的把那些点心塞到嘴里,噎的我直翻白眼。

“你是饿死鬼投胎啊,有这样吃东西的吗?”他嘲笑着。

“你没有听人家说酒足饭饱嘛,哪有光给人带干粮没有酒水的,噎死我了!”我拍拍胸口,顺顺气说,已然忘记了自己刚刚饿的前心贴后背的可怜模样,还抱怨着眼前的小帅哥服务不周到。

“我可是偷偷来看你的,要让水释法师知道了,父王和母后肯定要罚我的,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呢!”昂科雷扁扁嘴有些不满的说。

“我又没有让你来!是你自己巴巴的跑来的,既然来了刚好,给我帮忙干活!”必须改进,不然明天我的手会抖的跟帕金森晚期一样了。

“怎么,要我帮你抄经\文吗,我可不干哦!”他跳了起来推辞着,好像我要他性命一样。

“切,就你,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还帮我抄经文呢?去,到外面帮我多拾一些树枝来,我小指粗细的哦。”我鄙视的看着他,用我的小指给他比划着。

“要树枝干什么?”他莫名的看着我,好像我是外太空来的一样。也是,我的确不是他们这个时空的人,就让他再多崇拜我一些吧。

“哦,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啊。”我推了他一把,看他踉跄的走出禅房,自己一屁股坐在桌前。

要说这个昂科雷王子的执行力还是蛮强的,不一会儿就抱了一堆树枝回来。我开心的挑拣一番,又抽出他腰间的弯刀,把树枝的两头都削尖,在油灯上烤了烤,变黑后在纸上画起蝌蚪文来。

“喂,你这什么写法,这个能代替笔吗?”昂科雷好奇的看着我。

看我忙着没有搭理他,他把头凑过来,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的树枝,忽然很兴奋的说:“哇,露赛亚,你简直太聪明了,这样就能把字写小了耶!”

我一翻眼睛说:“别闹,别闹,快点给我帮忙把我挑好的树枝两头都烧焦了,一百遍啊,写到明天都写不完。”

屋子里昏暗的油灯渐渐灭了,我的功课才完成一半。刚刚换上一盏新的,就看到昂科雷眼皮直打架,这人还真是的,刚刚还说要陪着我写呢,现在竟然要打起呼噜来,恨恨的用脚踢踢他说:“你快点回去吧,在这里睡觉,看的我都困了。”

“啊,好,好吧,我回去了。”昂科雷揉揉眼睛,似在呓语,有些不舍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手边堆起来的稿纸,皱皱眉头,不再客气,爬起来跑了。

我就知道指望不住他,来到这个落后的地方,只能靠自己了。只是手指僵硬,疼的已经没有知觉了,还要抄那神奇的东西,真是苦命啊。哎,要是在现代多好啊,电脑上复制粘贴一百遍齐活。

现代?

想着想着,眼睛湿了起来,我好想我的爸爸妈妈啊,离开他们一个多月,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一定很难过了。越想越难受,终抵不住心中的苦楚趴在桌上伤心的哭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