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6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五)

《凤舞:胡旋楼兰》

第6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五)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站在铜镜前,打量着我的装扮。忽然觉得自己像极了希腊神话中的魔女潘多拉。一席白色闪亮的袍子,棕色的长发,神秘的黑色面纱,透出慧黠的双眼。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面纱下不经意间就嘟起的红唇是多么诱人。

现在在楼兰只有三个人见过我的真面目。尉屠耆和水释法师自然不必多说,而昂科雷王子纯属意外。

水释法师身后的水系家族在楼兰是望族,水释法师又在楼兰德高望重,找回女儿必定要拜谢国王的。我被他挖坑陷害的第一步就是懵懵懂懂被他们带到王宫,觐见保养良好的白白胖胖的楼兰老国王。

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通水释法师究竟是何居心,给我这样的装束任谁都会好奇,老国王当然不会免俗,刚刚伸手要揭开我的面纱却被水释法师不怕死的拦住了。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老国王,尤其他在想揭我面纱的那一刻,给我的感觉好像自己是被送给他的女人一样,那种恩赐的表情,实在有种想打他的冲动。

“露赛亚,你先在偏殿等候,为父要和国王谈些事情。”水释法师冲我挥挥手,波澜不惊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这就是修炼成精的人,任谁都不会从他身上读出任何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宫人带出老国王的大殿,长长的出了口气,抬眼间一片春意盎然。见过故宫的宏伟庞大,颐和园的精致,却没有想到古时楼兰王宫的花园也能给我带来震撼,看来还是不要随意小觑古人哦。

古楼兰的王宫花园有着别样的韵味,好像一千零一夜的感觉,不时有像从童话里走出来一样的宫人穿梭在小石子铺就的羊肠小道上。那花、那人、那景竟然能让我流连忘返。

嗖!

才刚刚转过回廊,一只金色的羽箭贴着我的脸飞过来,惊呼声中,面纱一掀而起,被羽箭钉在不远的树上。

“哈哈,怎样,我的技术了得吧!”得逞的笑声在花园里回荡,直觉很扫兴,刚刚在大殿里不爽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又是一个欠揍的人我心里愤愤的想着。

刚要发火,忽然想到,能在一个王宫里随便乱射箭的人,应该是重量级人物吧,我初来乍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先忍下来吧。才要迈出脚步想避开,却被来人故意堵住去路,几次都过不去,这下心里的火腾然烧起来,恼怒的对上嬉笑的嘴脸,恨恨的一拳砸他高高的鼻梁上:“你有神经病啊,我又不是鸟儿被你射来射去的。”

说实话,那一拳砸上去的手感好极了。看到对方吃痛捂着鼻子弯下腰的一霎那,我绕开他,冲到树前,拔掉羽箭扔在一边,取下面纱遮在脸上。

“你这么漂亮为什么要把脸遮上呢?”对方揉揉鼻子,好奇的问,竟然这么快就忘记了刚刚的暴力。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跟你不是很熟!”扭头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刚刚吓死我了,他的箭稍微偏一点,我就会死翘翘,我可不想还没有回到现代就香消玉损在这个楼兰。

“你一定是水释捡回来的女儿吧,我是昂科雷,楼兰的小王子!”他笑的灿烂,虽然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是阳光男孩的味道十足。

昂科雷?我费解的琢磨着这个名字,在现代好像是款车的名字,还真是够雷人的。也不响亮点,干脆叫个Q7或者XC90。

“你怎么不说话,你叫什么名字,美人?”他还真是和他的色鬼老爹有一拼呢。

“对不起,昂科雷王子,我要回去了……”眼睛转了几转,既然他不在意,那么我就先闪了,不然他再想起来,把什么黑暗的王宫刑罚用到我身上就惨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这个小王子还真是够粘人的,竟然欺身上来又堵着我的去路,真够变态的。

“昂科雷,你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看到尉屠耆王子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心里一松,原来是昨天带我回来的大帅哥啊,这下好了,我的靠山来了,不用在这里受这个小孩子的鸟气了。这种被人以权贵欺负的感觉实在不好。

“王兄,你来的正好,这个小美人好厉害,刚刚狠狠的给我一拳!”昂科雷竟然恶人先告状,一阵风似的卷到尉屠耆身边。

“露赛亚,你还不向昂科雷小王子行礼赔罪?”尉屠耆冰冷的眼神看向我,好像我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在忤逆他尊贵的弟弟。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竟然挺直了脊背,呆在那里直直的盯着他看起来。难道是我前天眼花了,对我那样温柔如水的人,现在竟然是一座冰山。装作不认识我也就罢了,只是,为什么他现在的眼中尽是反感甚至还有嫌恶?

“你们都是傻子吗,就任由一个疯丫头在王宫里撒野?”尉屠耆避开了我吃惊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左右,呵斥着。

下一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的两个随从左右压着肩膀,其中一个狠狠的踩了我的膝盖窝,接着狼狈的跪趴在地上向昂科雷王子行大礼赔罪。

震惊之余,屈辱的泪水无声的滑落,从小到大连我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跪过,竟然被人这样强迫着去跪一个小屁孩,真是气死我了。

“水释请二位王子大安……露赛亚,你这是怎么了!”我还在慢慢的愤懑间,水释法师的声音忽然从头顶飘过,同样没有温度,心里更凉了,难道我能指望一个王国的股肱大臣会放弃前途来维护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儿吗。

“唔,王兄,你们误会了,我又没有责备她,你们这是干什么嘛!”昂科雷王子不满的埋怨着尉屠耆王子,我绝对相信事情到达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想要的结果。

很快,水释法师知道了我刚刚在王宫花园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不禁大惊失色,慌忙跑到我身边,摆了一个和我现在一样的扑头跪地的姿势,颤抖的说:“露赛亚不懂王宫规矩,冲撞了殿下,请殿下责罚。”

说实话,我现在被他们压着跪趴在地上很痛苦,还好我从小到大跳舞柔韧性好,不然估计这会儿骨头都会断了,无聊间只能玩腹式呼吸自娱自乐。余光瞥了眼水释法师,心下不由的窃笑起来,比我压的还低,难道他练瑜伽吗,这么标准的八体投地。

“怎么这里这么热闹!”正有些忍不住要笑出来时,突然觉得身后来了黑压压一片人,一个中年女声庄重中带着不满。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