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舞:胡旋楼兰 [目录] > 第7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六)

《凤舞:胡旋楼兰》

第7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六)

婀娜小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儿臣给母后请大安!”尉屠耆和昂科雷同时向来人行礼。

“水释给王后请大安!”水释法师仍旧刚才的姿势,没有抬头,我能感觉到他在紧张中出了一身冷汗。

“恩?”看过无数宫斗小说的我,很明白这个疑惑是冲着我来的。好巧不巧这个时候来,不知道这个王后是唱的哪出。我一个小人物值得他们这样兴师动众的吗。

“水释教导无方,露赛亚刚刚在花园里冲撞了昂科雷王子,正在接受尉屠耆王子的责罚!”估计水释法师怕我再捅篓子,在我还没有张口的时候,抢先向楼兰的王后请罪。

“哦?尉屠耆王子如何决断啊?”王后来了兴致,绕过我,径直走到尉屠耆面前,倨傲的看着他,甚至有些嘲弄的意味。

“儿臣请母后决断。”尉屠耆向王后拱拱手,我这个皮球就这样踢到王后那里。

“有这么麻烦吗,直接剁了喂狼!”王后很平淡的说着,好像在说今天晚上喝稀饭一样的简单。

身体被压着已经到了极限,扭一扭,竟然松动了些,渐渐的瘫坐在那里。此刻的我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说一个拳头引发的血案。如果我死了,噩梦是不是就可以醒来,我就能回到现代了。只是这样的死法也太惨了吧,而且乌龙的来到这个落后地方的使命竟然是被剁吧剁吧喂狼,还不如一开始就让朗朗把我吃了省事呢。

“母后,我可不希望她死哦,她很有意思的!”昂科雷此时像八爪鱼一样的趴在王后的身上,有些撒娇的味道,我能感觉的到王后此时看着他宠溺的表情。事后我才知道,这个蛮横的楼兰王后是匈奴单于的妹妹,昂科雷是她亲生儿子。也难怪连水释法师都要让他们娘俩三分呢。

“王儿竟然会为一个丫头求情,看来你是长大了,好吧,罚她在这里跪到日落。”这个王后简直就是变态嘛,思维也太跳跃了些,搞的跟蹦极似的都是极致。

午后的艳阳高照,人群渐渐散去,只有我一个人跪在那里。要说这个滋味还真不好受。先是膝盖疼痛难忍,渐渐的从大腿到小腿麻木起来,没了知觉。最最要命的是太阳快把我晒成人干了,嘴唇干涸的已经爆皮了,从小娇生惯养的我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

心里不停的埋怨着所有人。最恨的当然是尉屠耆,看我犯了一个小小错误就装作不认识我,还让我那样匍匐跪地向一个小屁孩求饶。如果不是他在那里兴师动众,怎么会引来那个变态王后,一会要砍我一会又要我跪在那里。

越想越抑郁,愤懑中意识在渐渐涣散,眼前已经模糊一片了,我想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吧,天神啊,求求你让我就这样回去吧,我来这里已经受过罪了,可以了,到此结束吧……

我只知道再次醒来是十天后的事情了。自从来到这里我就没有做过梦,昏迷期间只是觉得很疲累,不停呓语叫着妈妈。每每觉得浑身疼痛难忍的时候就会止不住的哭泣,喊着要离开这里,喊着我要回家。只有偶尔天竺葵的味道飘来,落入温暖怀抱里才会有片刻的宁静,心中有些不解,却无奈睁不开眼睛。

有时会听一个好听的声音说:“丫头,快醒来吧,我以后不会再忍心让你受苦了。”有时那个声音又会说:“露赛亚,我真的不该把你带回来,你是草原上自由自在的精灵。”多数时候那个声音会不停的说:“你在怨我吗,我只是不想你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第一时间见到水释法师。无论如何我也不要在这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权,随随便便就把人当畜生一样剁了的原始社会呆下去了。我要回家,拼了命,宁可真的被他们砍了,拉去喂狼,也要获得我灵魂的自由。

“露赛亚,我知道你叫我来干什么,我帮不了你,你只能自己寻找回去的路。”水释法师耸耸肩,我的心就这样陡然凉下来。

下意识的舔舔干涸的嘴唇,费劲的说:“你一定知道我该怎么样做才能回去的,我求求你让我回家吧,我不要在这里待下去,这里没有人权,没有温暖。”

水释法师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转瞬又恢复正常说:“你要真想回去,还是得坚持和我们一起修行,你这么聪慧,很快会掌握释梦师的核心,到那时我相信你可以找到离开的办法。”

“你一定知道的,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一头碰死在这里,我不要活在这里,说不定我碰死了就会穿越回去了。”忽然,我像自己看到了光亮一样,不顾昏迷刚醒的虚弱,挣扎着从被窝里爬出来,蹦下床,对着桌角就要撞过去。

“露赛亚……”水释法师忙拦着我,拉着我的胳膊。此时的是我像在沙漠中遇到清泉的人一样,似乎被蛊惑般,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推开他,闭眼屏气接着寻死,好像这样才会有我的新生。没有办法,生在这样落后的地方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身子是飞出去了,但是却投向那个熟悉的怀抱,那个在我昏迷中给我安慰的带着天竺葵味道的怀抱。不用睁眼都知道是尉屠耆,可恨的他为了取悦王后就那样当众折辱我,最后眼睁睁看我受罪都不替我求情,现在还来这里装好人。

哼,你装好人吧,我绝对不会是什么乖乖女,我可不吃你那一套。发狂的在他怀里又抓又咬,哭喊着,怒骂着,却无论如何挣脱不出他似铁般的臂膀。直觉他将我圈的越来越紧,他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自己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渐渐无奈的如被抽去筋骨般瘫在他怀里。

“露赛亚,你总说要回家,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不准你离开。”温柔的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声音落入我的耳朵,我搞不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现在只有他怀抱能让我有片刻的安慰。无奈的闭上眼睛,即使知道这样是饮鸩止渴,却还贪恋着那温柔的气息。

现在的他不过十七八岁,而我这个身体才刚刚十二岁,此时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我们俩向男女之事上来想。可是该死的,我的情感却渐渐向他靠近,我想这是一种对亲人的依赖吧。就像我刚刚来到这里和朗朗相依为命,而被他接到楼兰城里只能和他相互依靠一样。

朗朗,自从那天尉屠耆把我从草原上带回来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我想他了,此时此刻发疯般的想他,我知道他也很担心我的,于是抬起头祈求的说:“我想去找我的朗朗。”

尉屠耆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来不及去琢磨他为什么会这样的时,他有些郁郁的说:“你的玩伴在哪里,我带你去。”

“湖边,那个望月台,他一定会在那里等我的……”

各位亲,不好意思啦,网络问题,现在才上传新的章节,表骂我啦,谢谢体谅!!

那个,现在开始要求收藏要求撒花啦,谢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