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幸福,别来无恙〖Ⅰ、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章:戏码,不需要排演?(二)

《幸福,别来无恙〖Ⅰ、Ⅱ全本已出版〗》

第5章戏码,不需要排演?(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能否认,那一刻,水凝烟打起了退堂鼓,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冒着让母亲心脏病发作的危险,向她坦诚自己再度给人抛弃的真相。

可这时,江菲很讲义气地拍了拍她的肩,“放心,我和林茗讲过你很多事,他说一定帮你。为了表明他不会临阵脱逃,刚才他已经打电话给阿姨,好好慰问过一番了!”

水凝烟吓了一跳,“他打电话给我妈了?”

“是啊,他叫你妈伯母,你妈还怪他为什么还不改口呢!他脸皮也厚,说……”

“说什么?”

“说凝凝没让他改口!”江菲点点水凝烟的额,憋着笑道,“你见着林茗,就让他改口吧,我实在想看看,林茗被逼得失态的模样!”

水凝烟实在不敢恭维江菲的这种恶趣味,却也好奇起这个从没见过的林茗了,“他平时很少失态吗?”

江菲张开食指与拇指,虚托住下巴,做了个一本正经的严肃神情,“喜怒不形诸色,超极腹/黑男一个!我和他交往快两个月了,就没见他大笑过,当然,我这么乖巧,也没机会见他生气过!”

她不遗余力逾扬自己时,水凝烟似乎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的男人向自己走来,一脸的冷峻,一丝不苟梳着的头发亮得可以滴出油……

她想不通江菲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男子,也想不通这人为什么肯这样帮自己,有点吃力地问:“菲儿,你和他讲了多少我的事?”

“你这个问题问错了!”

“嗯?”

“你应该问,我还有多少你的事没告诉他!”

水凝烟抱头,无语。

袖口滑落的地方,露出一截雪白的腕,有着淡淡的刀片划过的痕迹。

很久了,还是有疤。这辈子褪不掉了。

------------------------------

第二天一早水凝烟和母亲通过话,说是十点左右可以到了,叔叔的车会直接把她送到楼下;但她等到十点半,依然不见踪影。打电话过去时,母亲的手机已经关了,叔叔的手机则持续忙音。

正有些不安时,手机响了。

熟悉的《一个人的冬天》的旋律,陌生的手机号码。

“凝凝吗?”很熟稔的称呼,很陌生的嗓音,年轻醇厚,略显低沉。

从耳边取下手机,再次确认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水凝烟才迟疑地问:“你是……”

“我是林茗。伯母不太舒服,我让你叔叔就近送去了N大附属医院。”

“什……什么?”

水凝烟惊叫,已禁不住地惶恐,仿佛在那瞬间又看到了曾经的灰色岁月。

母亲被一路急奔的手术车推进急救室,而她揪着自己的头发沿着墙边慢慢滑倒……

……本章完结,下一章“戏码,不需要排演?(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