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妃不乖 [目录] > 第2章:水月楼

《王妃不乖》

第2章水月楼

蔚然语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殿下,小心!”几个侍卫眼见他情况危急,一起飞扑过来,却见裘衣男子人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只叫了一声“走!”

他的鞭子竟然回身反卷到了旁边的大树,借力从他们头上飞了出去,等落下时已经离他们好远,他停也没停,足间一点,几个起落就不见了。

几个女婢似乎默契惯了,才见他飞起,就一起回身,丢下跪着的婢女呼马跑了。

夏侯玄和众侍卫一起看着远去的几人,差点疑为是梦。

那鞭子是宝不错,可值得那男人不要命地来夺吗?这男人不但轻功好,还真邪!

夏侯玄转身看跪着的女子,她吓傻了吧!还呆呆地看那远去的几人。美丽的脸上竟然有种茫然失落的表情!

他回身一扫,对墨宝说:“棋子,帮我找一下棋子。”

刚才打裘衣男子的棋子可是西域进贡的珍品翡翠做成的,全天下仅此一副,进贡时恰逢他生辰,父皇就赏了他,他可不想少了一枚。

墨宝墨白就满地搜寻,找了半天也不见。夏侯玄有些烦躁地凭记忆走到刚才裘衣男子站的地方,可是地上除了尘灰什么都没有。

他蹙眉,思付了一下那男子的动作,也没发现他有卷走棋子的可能,难道是他那五个婢女搞的鬼?

转头,那婢女还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夏侯玄沉下脸,袍袖一挥,叫道:“带回去,等她清醒了问问那几人是什么来路,本王的棋子可不能白丢。”

***

夜晚。

夏侯玄坐在阳州烟花之地最大的水月楼三楼的贵宾房正接受老板司徒月的热情款待,他眉目间刚才被小二无礼挡下的不悦还没散尽。

司徒月忙给他斟酒,边道:“七殿下你别恼小二,他也是不得已,我这水月楼今晚被人全包下了,所以不接待外客,没想到殿下会光临,恕罪恕罪!”

当夏侯玄问及是谁包了水月楼时,司徒月笑道:“七殿下,这不难猜啊,在阳州有能力包下水月楼的除了华丞相还会有谁啊?”

夏侯玄冷笑道:“我想也是他。他包下水月楼想宴请谁啊?”

父皇病重,太子一行人都在皇宫中紧张侍奉着,难道还有谁和他怀有同样的目的?

“我刚派人打听了,据说是三殿下。”司徒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夏侯玄拧起了眉,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胸前的衣襟。他怀里揣了一份残缺的地图,是前轩辕朝藏宝图的其中一份,这藏宝图共有三份,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寻找余下的两份。

据四皇兄的探子密报,这份地图其中一份不久前落到了华丞相手中。

而持有最后一份地图的是轩辕皇室,这份地图一个月前随他们太子和一个宫女的出走而失踪了。现在各路人马都在找他们,夏侯玄得到的消息是这位太子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阳州——水月楼。

想到此,夏侯玄一双星目移向司徒月,淡淡问道:“华丞相是不是从你这带走一个人?”

司徒月一愣,随即笑道:“七殿下还真是耳目众多啊,没错,前晚华丞相的大少爷华坤豪是从我这带走了一个客人,司徒查了两天也没弄清他的身份,七殿下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

夏侯玄邪魅地一笑:“司徒你也有不知道的事?你就装吧!你想本王会相信吗?”

司徒月委屈地叫道:“司徒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殿下以为凭你和我的交情,司徒还有必要对你说谎吗?”

夏侯玄见他的神情不像假装,就慵懒地伸伸腰,似笑非笑地说:“人是在你这里丢的,你不知道就别知道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司徒月不服,正待反驳,门被轻轻叩响了。司徒月无奈地站起来说:“七殿下,你坐一下,估计华丞相他们来了,我先下去应酬一下。”

夏侯玄懒懒地挥挥手:“去吧!别说本王在这里,我暂时不想和他们会面!”

“是!”司徒月躬身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趁人之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