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还情撒旦一百天 [目录] > 第10章: 少爷回来了

《还情撒旦一百天》

第10章 少爷回来了

落籽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色不可阻挡的降临了。

萧籽棠焦躁的站在窗口,看着那辆黑色的奔驰滑过一道优雅的弧线,稳稳地停在了楼下。车子在淡淡的月色下泛着令人心惊的光芒,车门打开,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从车子里缓缓走下——萧籽棠在楼上看着他,脊梁窜上一股股冷气。

*******

“就这些了,欧阳恕你拿我的工资不觉得心虚吗?怎么芝麻大的事情也要我交代!”廖苍毅不耐烦地斜了一眼身旁亦步亦趋的助手,微怒。

欧阳恕一边飞速的记录着老板的交代,一边暗自叹气,有这样的上司,他只觉得自己头大如斗。

“好了,别想在我家蹭饭,赶紧离开。”廖苍毅把西装上衣脱下来扔给迎上来的女佣,想起什么,回过身,“对了,医生的报告明天早上你去取一下,稍后开个记者会,说我旧伤复发需要静养,婚期暂且延后——给我疏通好,我不想听到一点逆耳的猜测。”

欧阳恕一边点头记录,一抬起头,只见如姨正关切的走过来。

“少爷,今天去检查了吗?”如姨一直在饭厅布置晚饭,刚听到他们的对话,就急忙走过来询问,“医生怎么说?”

“嗯,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身体本来就残破了,十多年也没死,不碍事。”廖苍毅拍拍如姨的手,示意她宽心——这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像亲人一样关爱着自己的人了吧。

廖苍毅自嘲似的笑笑,冲着欧阳恕摆摆手,就大步流星地上楼换衣服去了。

“真的没事吗?少爷的脸色不太好啊。”如姨喃喃。

“明天报告才出来。如姨,明天我再送过来。真是的啊,做事总是这么随便……”欧阳恕疲惫地摇摇头,转身往门外走。

月华如水,薄薄地流淌在地面上。往远处看,依稀有高大的阔叶植物,突兀地从满园紫红花团里拔地而起。

屋子里没有灯光,窗子开着,萧籽棠静静地看着窗外,月色柔和地在她拧起的眉间流淌。

七点。廖苍毅到家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

她扶在窗台上的手微微颤抖着——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可是当这一刻逼近的时候,还是有种从窗子跳下去结束一切的冲动。

一阵沉稳又缓慢的脚步逐渐靠近,门被拧开,灯光骤然亮起。萧籽棠急忙用手掌挡住眼睛。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还没吃晚饭。”

萧籽棠的脑子嗡地一声……睁开眼后,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形缓缓靠过来,是廖苍毅,他刚换过一身轻便的衣服,淡蓝色Polo衫,白色休闲裤,没有了严肃的西装打扮,仍然止不住一身的冷漠与孤傲。他慢慢地走过来,将手里的托盘放在床上,坐在一旁,淡淡地说,“过来吃。”

萧籽棠戒备的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手指抓紧了窗台。

“要我喂的话,你会很惨。”他拍拍身旁位置,抬眼扫过她苍白的脸。

萧籽棠看着他,耳边是凌少璇和如姨相同的警告,咬咬牙,艰难地迈开步子,缓缓挪动到了床边,坐下,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味同嚼蜡的饭菜,看到那张脸,胸口一滞,立刻胃口全无。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放下筷子,忍不住说出心里的疑问。

廖苍毅把食盘拿开,放到床头柜,忽然俯过身子,看着她的眼睛,“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萧籽棠被他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却被他一把擢住肩膀。他笑着,语气是诡异的平和,“我和他们家曾经合作过一项案子,庆功宴时,她穿着湖蓝色的曳地长裙出现在晚宴上,艳惊四座。可是我想想,怎么就那么巧,她就穿了我最喜欢的颜色呢?呵呵,原来她是故意来引起我的注意呢!”

萧籽棠挣开快被他捏碎的手,“那又怎么样!都是以前的事了!”

廖苍毅伸出手,拨了拨萧籽棠脸侧的发丝,冰冷的气息让她一阵僵硬,他笑,“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你,她在引起了我的兴趣后,又和别的男人逃走了,你说,这算不算背叛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开出条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