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8章:玉楼春深,枉道是销 魂(五)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第38章玉楼春深,枉道是销 魂(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箫音委实不怎地,玉质倒是匀细,清清凉凉地触着唇边时,格外地令人神智清醒。

凤楼琼殿,金丝玉管,春风繁华院,绮罗处处香。

面前是当朝天子,以及手握大周实权的摄政王之子,要听的,当然是盛世风月。——至少从任务正常的后宫女人的眼光来看,应该如此。

垂下眸,对着玉笛上那随风飘摆的金丝流苏,我细细的吹了一曲《玉楼春》。

尽教春思乱如云,莫管世情轻似絮。劝君频入醉乡来。此是无愁无恨处。

谁都知道,南楚初定,民心未稳,大周内有南楚遗臣思变,外有北赫、交州拥兵割据,虎视眈眈。但如今的中原天下的十之七八已入大周囊中,正是毋庸置疑的天朝大国,平定天下指日可待。这两位大周权力巅峰的男子如果真能在平定天下后安享玉楼春霄,未必不是百姓幸事。

唐天霄既然想给唐天重荒唐庸碌的形象,吹上一支《玉楼春》,在盛世太平中吟咏风月,总是错不了吧?

从古至今,给生前身后虚名相误的人不少,及时行乐,也算一种不辜负。

玉笛音色甚是平平,我神思大多在笛尾那缕飘摆不定的流苏上,吹得也是漫不经心,只是神情专注,不敢流露敷衍之色。

唐天霄是懂得音律的,但他也不能要求我对着这个强娶了南雅意的男子笑颜相对;何况他要的,无非是告诉唐天重一个事实。

他唐天重一心想要的女人,已是他唐天霄的爱妃,凭他天大本领,也没法改变这一现实。

我是他炫耀成功的工具,也是他试探唐天重底线的棋子。

唐天重其人,算来如今已是第三次见面。每次匆匆相逢,他总有能耐让我留下惊心动魄的印象。

这人犹如漩涡密布深不可测的幽潭,远远就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我绝不想离他太近,以免一不小心失足掉入致命的漩涡,莫名其妙就成了其中的牺牲品。

至于音律……

我实在不相信,一个在杀戮和血腥中成长的男子,一个城府极深精于谋算的男子,会有耐心去研磨什么音律。

果然,草草奏完一曲,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印证了我的猜测。

“这是什么曲子?从你这里吹出来,感觉……很有趣儿。”

他捻着酒杯,这么淡淡地说着,眼眸却没有从我的面庞离开过分毫。

我敛着袖,低眉顺眼地恭声回答:“回侯爷,是《玉楼春》。”

唐天重唇角一挑,似乎在笑,可幽深的眸底看不出半星笑意。

“《玉楼春》……”他沉吟着,慢悠悠地问,“那么,本侯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所吹得那支曲子,是什么名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玉楼春深,枉道是销 魂(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