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2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六)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第52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轻蔑地一笑,尽力挺直着肩背,直视着她的眼睛,再也不掩饰我内心对她的不屑和轻视。

皇后又如何,诚如她自己所说,我于南朝,是绝对的名门之后,出身尊贵;而她不过是出身草莽的武将之后,能做上皇后宝座,不过因缘际会,名门闺秀在耳濡目染中培养起来的温柔内秀,并不是金玉锦缎便能堆积出来的。

因此,唐天霄只会把她的趾气高昂当作翅羽鲜明的公鸡,而不是优雅高贵的金凤。

我的轻蔑落在沈凤仪眼底,便见她那深褐的瞳仁中跳起了簇簇火焰,蓦地奔自己凤座,一拍乌木案几,喝道:“来人,把这贱人拖下去,去衣受杖,打到她说出谁是毒害皇上的主使者为止!”

去衣受杖!

在以往的南楚律令中,只有对犯了奸罪的女子才会实行这样的杖刑,一则施以惩罚,二则倍加凌辱,以儆效尤。

大周虽来自北方,但同样重视女子贞洁,想来宁可赐死,也绝对不会让皇帝曾宠幸过的女人去衣受杖。

自以为高贵中的自卑一旦发作,果然比平常人更可怕,更恶劣。

但我已无所谓了,只是冷冷地,睥睨地,望着这骄狂自负的女人。

既然卑微平静的生活已再不可得,我便不想再压抑着自己的本性,卑微地面对想把我踩到脚底的人。

沈凤仪慢慢眯起了眼睛,嘿然一笑,“宁昭仪,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去衣受杖?你不怕么?”

殿门正大敞着,明亮的阳光透入,细小的轻尘在光束中飞扬,粒粒透亮轻盈,仿若谁在轻盈地舞蹈。

我仰头看着那飞舞的轻尘微笑:“皇后还知道我是昭仪么?皇后难道不怕么?”

沈凤仪立时色变,愤怒咆哮:“怕不怕,你很快就会知道!来人,拉下去!”

我依然云淡风轻地淡淡笑着,由着他们生拉硬扯,一路踉踉跄跄,将我拽向旁侧庑殿。

穿过廊道时,阶下数丛牡丹开得正艳光四射。

天色碧蓝如洗,特别是东南方向那一方天宇,澄澈得像谁温柔的眼睛。宫墙外应植着荼蘼,淡白的小小花瓣越过高墙,细细碎碎地撒落过来。

热闹的,安静的,都该过去了。

这寡淡如水的日子,也该过去了。

苟延残喘,连自己真面目真性情都不敢流露的岁月,便是活到满头斑白,又能留下多少的怀念和记忆?

春过花飘零,归于尘,归于土,总比被人践到污泥中强。

几个牛高马大的宫女上前,揪了我宽衣卸带,仅着了一层贴身的小衣,将我紧紧捆缚于条椅上,然后……

棍杖重重地拍落,结结实实地落于身体上,脆而沉闷,一下,又一下,又一下……

以老手的特有技巧,每一下都像敲在心窝般疼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