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6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十)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第56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十)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庄碧岚没有回答我的话,甚至没有转过身,只是略低了头,略显凌乱的发丝垂落下来,将本来依稀可见的侧脸也掩住了,看不出半分悲喜。

我有些失望,从怀中掏出随身戴的一只桃木小梳,低低唤他:“碧岚,你走近些好么?我给你梳下头。”

他微微侧头,又迅速转了过去,低低地叹息:“妩儿,你走吧,这里脏,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不是我该来的地方,难道是他该来的地方?

喉中的哽咽堵得心里发慌,我蹲下身将桃木小梳放到地上,憋住满怀的难过,压着嗓子说道:“我走了。记得……一定回来找我。我很怕一个人……孤零零的。”

生也罢,死也罢,都请记得回来找我。

你自然清楚,从小到大,不论欢喜悲伤,我总是希望依靠在你的身畔。如果在另一个世界,我一时找不到你,以你的聪慧睿智,自然知道怎样找到我。

话未完,泪水忽然汹涌,忙别过脸,匆匆步向牢外。

“妩儿!”

这时,他却忽然转过身,低低唤我。

我顿下身,不敢看他,生怕让他发现自己满面泪水。

空气凝滞了片刻,只听他轻轻说道:“妩儿,不许有轻生之念。我没有放弃,早已有所安排。你……等着我。”

我始终没弄清,他那句早有安排,是怕我轻生故意编来安慰我,还是真的早有了营救计划。可我至少猜得到,如果真是场刻意的谋反,他的父亲庄遥庄大将军,绝对不会回瑞都自投罗网。

直到他离京,直到他满门抄斩,直到他父子占据西南交州自立门户,我再也没见过他一面,甚至无法得到一星半点确切的音讯。

宫闱深深,江山万重,阻隔不住相思最苦。

莲子去了心就不苦,人去了心或许也不苦了。

等得无奈,我也成了无心之人,忘了什么叫相思,什么叫爱恋了。

曾经的过去,是一场梨花满树的洁净的梦。

春尽了,花谢了,一地的零落,早已践入尘埃,再怎么哀悼,也换不回那场梨花如雪,春深似海。

-------------------------------------

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

到底我还是不甘接受一生一世唯一一次爱恋这样无声无息悄然结束,在我临死之际,还是忍不住回忆起他来么?

那眉,那眼,那温文含情的微笑……

我伸出手,如愿地握到了他的手,很温暖,骨节分明,有点粗糙,不若以前那般修长。拂起琴弦来,他那轻灵跳跃的手指看来都那么赏心悦目。

“碧岚……”我低低地唤,仿佛发出了声音,又仿佛没有。

冰凉的指尖颤抖地摩挲着,仿佛又看到了那时候池中摇曳的莲花,池畔明净的少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思天涯,魂散梦亦凉(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