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3章:冷剑霜刀,寂寞芳菲度(五)

《碧霄九重春意妩〖全本已出版〗》

第63章冷剑霜刀,寂寞芳菲度(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天重引了太后在上首坐了,微笑道:“太后,有什么事情把天重叫过去吩咐一声就成,怎么亲自跑来了?”

“还能为什么呢!”宣太后叹气,“只怪你天霄弟弟太不争气吧,瞧瞧,病得那样了,心里还牵挂着他的昭仪,和哀家要人呢!”

“昭仪?哪位昭仪?”唐天重摩挲着茶杯,淡淡笑着问。

居然一脸的若无其事,好似真的不知道我这个被他藏了七八天的大活人,就是宫中目前唯一的昭仪。

宣太后并不流露惊奇,微笑道:“还能是谁?不就是那天你从皇后宫里带回来的那个女子么?她可是你天霄弟弟心坎上的宝贝,这几日醒了,总和我念叨着,说这丫头心狠,知道他病了,也不去瞧瞧他。我怕他烦心,也不好告诉他皇后失仪,闹了那些事出来,刚和你父亲说着,还是把那丫头接回后宫去,也方便天霄时时见着吧!”

“哦!”唐天重啜了口茶,笑道,“原来太后说的是她呀!上回我将她带出熹庆宫后也向太后禀告过,这女子……当日在我闯宫时曾救过我,所以臣听说后不顾礼仪从皇后宫中带她带出。”

宣太后笑道:“皇后这事做得太急躁,说来还亏得重儿留了心,不然霄儿醒来不见了心上人,也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呢!”

隔着帘影,我依稀听得到唐天重的轻笑,带着微微的讥嘲,但向下低垂的眸子,尚能看得出几分尊敬,或者说是忌惮。

“重儿,那宁昭仪呢?”宣太后问着,却抬眼望向我这里,显然早已打听得清清楚楚。

唐天重干笑一声,说道:“她……还在臣这里休养。不过皇后似乎一心想置她于死地,棍棒打在了致命之处,微臣将她带回时已经奄奄一息,休养了这些日子,也只刚捡回了一条命而已,目前整日昏睡,不能起坐,只怕……目前不宜挪动。太后,你看,是不是等她伤势略略平复了再由微臣送她回宫?”

“这样啊……”宣太后立起身,已是一脸关切,走了过来。

无双在旁侍奉着,眼见她走到帏幔前,只得为她撩开拂动的轻纱。

我调匀呼吸,静静等着她略略发福的身躯挺得笔直,以皇家最合宜的威势踏入,立刻勉力坐起,就要下床来。

无双立刻抢上前,急急按住我,低声道:“宁姑……昭仪,小心身体!”

她倒还没忘记,纵然叫了千百声的宁姑娘,终究我已是嘉和帝的昭仪,而不是可以由着她主人算计的自由身。

太后有着和唐天霄极相类的凤眸,此刻略略一挑,已泛出慈和微笑来,“宁昭仪,免礼了!快卧着休息罢!”

“谢太后!”我低眉顺眼,轻轻应了,却依旧跪坐于衾褥间。

太后上下打量着我,拍了拍我的手,笑道:“这身体……养得怎样了?”

她的身后,一道目光已迅速转了过来。

惯常的凌厉,却蕴了满是胜券在握的自信,才让弧度冷硬的眼角略显柔和。

不晓得他的自信从何而来。难道他救了我,从此我便该对他感恩戴德,哪怕一切事端由他而起?

可勿庸置疑,这人在不经意间散发的威凛气势,总是令人有些胆寒。——仿佛那在战场上飞马杀敌纵横捭阖的霸气,已经深深印入骨髓,连笑容都泛着生杀予夺,不可一世。

慢慢地绞着手指,我无声无息地拭去手心的汗水,在唇边抿出一丝微笑,低声答道:“谢太后关心,我的身体已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便可复原。”

……本章完结,下一章“冷剑霜刀,寂寞芳菲度(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