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唐朝 [目录] > 第14章:十四

《爱在唐朝》

第14章十四

杨家丫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厅内,一干人等在席位上坐定,船上丫环、下人鱼贯而入,端茶送食。

欧阳雪儿指尖在琴弦上轻轻拨动,试了试音,然后,一曲行云流水般的音顿时倾泻出来:

…………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

欧阳雪儿所唱的是汉乐府诗中的《上邪》!她的中音在这首曲子中发挥到了极致,带着一丝凄然与妩媚,似在向人倾诉衷肠,表明心迹。

终于,一曲终了,掌声不绝于耳,客套寒喧之声此起彼伏。

我接过下人手中递来的琴,四周还在喧哗,

欧阳雪儿一曲《上邪》,古典而极致的情歌,加上她对长孙炎煌的情意,唱得声声入耳,人们对我接下来的弹唱似已不感兴趣。此刻,此种场合,我定是不能唱出与她相同的旋律,类似的歌。

看着一片美景,湖面碧波盈盈,远处青山小楼,心中有了主意,微微欠身站起,提高音量:“今日良辰美景,相聚时刻,琉云以一曲朝花夕拾抒发心中所感,送给在座的各位。”

人,果然安静了下来。

欧阳雪儿的不以为然、舞倾城的讽笑、众人眼中的疑惑,在我划出一连串的音符后,不复存在。一阵欢快的前奏,珠落银盘的旋律,我没料到,柳琴的弹奏声竟令这首歌更加的圆润。

清亮的嗓音,缓缓而唱:

朝花夕拾杯中酒

寂寞的人在风雨之后

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

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

时光的背影如此悠悠

往日的岁月又上心头

朝来夕去的人海中

远方的人向你挥挥手

南北的路你要走一走

千万条路你千万莫回头

苍茫的风雨何处游

让长江之水天际流

山外青山楼外楼

青山与小楼已不再有

紧闭的窗前你别等候

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

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

时光呀流水匆匆过

哭一哭笑一笑不用说

人生能有几回合

…………

上官琉云眉间眼梢满是明朗,脸上挂着春风化雨的甜甜笑容,好一种快乐的神情。长孙炎煌不由微眯起双眼,她,又给了他一个意外。

她的歌,她的快乐,就像一阵清新的风,抚去了大厅内嘈杂声响,感染了在座的人,有些,和着她的旋律,轻轻在桌上打起了拍子。

一曲过后,掌声迟迟不起,尚在回味之中。

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好一个时光流水匆匆过,人生能有几回合啊!”是欧阳朔。

众人被他的声音惊动,见欧阳朔真心夸赞,便随声附和。

起身道谢,人未站稳,官舫一阵震动,三个黑色蒙面的身影,带着满身肃杀的气氛,闯入厅内。待卫拨刀相见,相互对立,顿时,刀光剑影,血,四处飞溅。片刻,连声惨叫。

方才还活生生健全的人,变得残缺,在我身边倒下。

忘了害怕、忘了尖叫——

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一切,血腥的一面,真实在我眼前。

有些擅抖,人,死了!!!刚才,还如此鲜活。

刺客?行刺?古装剧中熟悉的场景。

他们身形敏捷,出手极快,似受过严格的训练。人,还在大片的倒下,那些待卫,不是他们的对手。

三人杀出重围,手中的剑,朝前方而去,目标,是欧阳朔。

望及上官城,我回神:“爹,小心!!!”

这一声爹,惊动了黑衣人,其中一人回首,目光冰冷,寒光闪过,浓浓杀气。剑飞速而来,后退两步,无法避开,心中漫延过一丝恐惧,命,要丧于此时了吗。

白色的身影飘来,是谁?挡在了我的身前,是谁?在耳边低语不要害怕,这怀抱,如此温暖,挡住了我的恐惧,手,温柔的环在我腰间,闪身,将我带离危险。

我抬头,震惊,是他!南宫博,心中顿时愕然!!

他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说:“没事了!”

如此近的距离,他身上,竟有淡淡的青草味道,心中,竟有了一丝慌乱。

不可能。伸手,推开!

却发现,双手触及处,一片腥湿,手,沾满鲜血。

恐慌间,赫然发现,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前胸,那把原本应该刺在我身上的剑,穿透了他的身体,留下致命的伤痕。

他胸前的红印不断扩大,血,还在外流。

倒吸冷气!抬眼,难以置信。

他笑到:“别……害怕!!”笑容依旧,声音却越来越虚弱,似在极力隐忍着疼痛。

我,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眼泪,夺眶而出,唇,有些擅抖:“为什么?”

他的唇色越来越苍白,却强逞欢笑:“我还没听够……你的歌!怎能让你有事……不要……哭,我喜欢……喜欢你的笑……容!”说完,他的手,用力抬起,拭去我脸上的泪,动作轻柔怜惜,眼中透着一抹无谓,脸上深深的笑意,人,却慢慢的倒下。

泪,无可竭止的流下,淌满脸颊!心,震憾,我,何德何能,来承受,这样的情。

“琉云姑娘!!”焦急的声音传来,是长孙炎煌。

他眼中带着一抹乱狂与焦心,眉头紧紧拧起,紧抿的双唇透露出他此刻心中的盛怒,那双手在我肩上,紧紧的,用力的,捏痛了我的肩膀,他在紧张!!

“长孙…………”我哽咽,心,乱得说不出话来。

长孙炎煌神色一凛,面色略微有些凝重。

舫上随行的大内待卫,舫边洛阳城的兵力、人力,奉力保护,刺客终寡不敌众,刺杀欧阳朔未果,不甘逃离,船上不少无辜伤亡。

一干人心惊胆颤向长孙炎煌和欧阳朔请罪:“臣等护驾不力,令王爷和大人受惊,请赐罪。”

欧阳朔见身受重伤的南宫博,神色有些惶然,大怒:“船上守卫森严,刺客竟能轻易闯入,将此次待卫统领行杖一百,押入大牢。”

“是!——”部分人得令退下。

欧阳朔又道:“余下的人,速送南宫公子回府。”

重伤昏迷的南宫博被一群训练有素的人员带离,人人神色苍惶,紧跟其后。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