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唐朝 [目录] > 第17章:十八

《爱在唐朝》

第17章十八

杨家丫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隐约有些明白。

那日,他在舫上,不顾性命救我,怕已传遍洛阳大街小巷,南宫世家,朝廷、江湖,势力不小,仅次于长孙家族之后,众人,是冲他而来。

“南宫公子!!是你?”略有不满他此刻出现。

但,忆及那日挡下的一剑,心,有些起伏。语气,平淡,却不似以往那般嘲讽。

他的伤,全都好了?看来似无大碍,恢复,竟如此之快。

他,淡淡笑,看透我神情:“不必挂在心上,换做任何一人,也会舍身相救。今日前来,是因那天令你受到惊吓,特来道歉。”他话中略有所指,我立即明白,淡忘的一幕,在脑中清晰。

顿时,有些不快。

他的眼神,如以往自信。

那日雨中,与长孙炎煌相拥,表明我心。

那哀伤目光在我身后,我明了,未曾回头,只想,令他放弃。

不想,他竟如此执著。

南宫博看向上官城,道:“今日,湖光山色,煞是迷人,我想邀上官小姐同游,不知可否?”

“南宫公子客气,如此抬爱,感激不已。”

他,竟没回绝。他看不出,我对南宫博毫无情意可言?

周围众人又声声附合。

上官城趋炎附势,果真没错。

此种行为,令我失望,恼,顿起。

“南宫公子,真是抱歉,琉云今日,略有不适。想回房歇息,若不嫌弃,让倾城姐姐陪你前去!”说完,转身上楼。

“这天气,几日内该不会有雨,我,明日再来,琉云姑娘,何时方便,就何时去。”

好一个南宫博。

拧眉,相望,却发现,笑后,竟隐藏孤单。

那眼光,勾起心中不安。为何,要让我察觉,他的忧伤。

一切,终要说明。不如,就借此机会。

停步,转身:“盛情难却,琉云今日,纵然不适,也只好相陪。”

阳光,自树荫倾泻而下。

大大小小,各色画舫,来来往往,琴音,袅袅娜娜。

我以为,他会有话要说。但却一改方才口惹悬河,竟,沉默起来。

终于,我开口:“其实…………”

他出言打断:“今日风光无限好!静静的,什么也不要说,以免煞了风景。”

深呼吸,只是简单几个字。

我开口:“我……不会喜欢你。”

心,微微抖了一下。

欠他的情,总会还,真心,无法伪装。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

沉默良久,他开口。

语气带着戏谑,一丝无谓,惯有的笑,在他脸上,越来越深。

竟不知如何去回他的话。

只是那样,定定望着,想从他眼中找到一抹绝望,一切,便变得简单。

但,没有————

他眼中,没有我要的那种沉黯,反而,挑眉,目光,灼灼生辉。

他开口,眼神,毫不紧张:“如果让你放弃,你会吗?”

“不会!!”

他笑了:“我,也不会!我会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天……”

眼中一抹坚决,一抹镇定,一抹从容不迫。

“我说过,永远也不会喜欢你!”被那种神情困扰,脱口而出。

心,竟猛然收缩,我,在为他难过。

他,眼神,顿时黯然:“不要用同情目光看我,这样,我会比死更难受。”

“对————”

“不必说对不起!我再说一次,我不会放弃。”他看着我,眼中有一抹哀伤。

“琉云,先回去了!”

心,软了,不愿去看那种眼神。那是我母亲眼中曾有过的忧伤。

垂首,转身,轻轻离去,脚,踩在青石板上,竟觉,路有些长。

看着那抹离去的身影。

笑,扬起忧伤,他,轻轻自语:“如果有一天,伤害了你,那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天香居,人,已全都散去。

是谁的目光,含恨而来。

舞倾城,只有她,用那种神情看我。

“上官琉云,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什么意思。

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指的,是上官琉云母亲——琉璃。

顿时有些明白,曾看过太多恩怨情仇剧,只怕,她对上官琉云的恨意,又是一个上一辈纠缠的情仇吧。

我转身,不予理会。

今日心绪,已够烦乱。

“上官琉云,站住!”她终于,撕下脸上温柔面具。

“你,不叫我云儿妹妹吗?如若他人听到,只怕,要起疑心。”我笑。

“我发过誓,要让你的幸福,像杯子般,破碎。”

她,打翻身边的茶碗,“嘭”的刺耳声响,瓷片,飞溅到我脚边。

蹲下身,拾起,我笑:“可惜了,上好的青瓷杯。”

她,竟然冷笑。

掩耳不及间,手,被她拉扯,朝她脸上而去。

她在做什么?

一道血痕,清晰无比,血,慢慢淌下。

她脸上,换上惊惧神情,模样,令人怜惜。

哭叫出声:“义父!”

义父?转身,上官城。原来,如此!!

“你,在做什么?”第一次见他,震怒的神情。

“我……”

做了什么?

好一个舞倾城。

我一言不发,说不出话。

上官城抬手,掌,朝我脸上而来。

“庄主,请息怒!”

靳少风,他眼中也有一抹震惊、一抹置疑。如若不及时拦住上官城,只怕,我已倒在地。

“我,竟有你这样的女儿!”他,恼怒什么,我已不能再意。

这一幕,好熟悉。

曾经,那个女人拿着水果刀,伤了自己手臂,父亲一言不发,耳光打来,尔后,终于明白,只是误会。可是,我的心已经麻木得不知道什么是痛。

跑出家门,便被车撞飞。

现在的上官城,这神情,多像,多像。

心中顿时愤怒,抬头,昂首,笑:“你,也不配做我父亲。”

“你…………?”眼神,震怒,上官城再次挥手,又被拦住。

脸上笑容不再,目光如心一般,变得冰凉。

“靳护卫,请放手,这是我们父女…………”

话还未完。

“啪——”好清脆的声响。

一个跌例,摔向桌子一旁。

脸,火辣辣的痛,一丝腥咸,自嘴角顺流而下。

一丝丝清晰的痛楚,自胸漫延开来,心,被撕扯着,似碎裂般。

一阵一阵,咬紧牙。

泪,慢慢的滑下眼眶。

我抬手,擦去,挺起胸膛,慢慢起身。

“小姐!!”靳少风痛心的眼神。

“没事!!”轻轻用手擦去血迹。深呼吸。本以为,他对他女儿还有一丝的情意。

竟,又是一个狠心的父亲————

缓缓,从他们身边走过。

“走了,就不要回来!”他,依旧暴怒。

呵————,走了,就不要回来!

这话,好熟悉。

那个世界,那个被我叫父亲的人,也曾说过,如他所愿,我是真的不能回去。

现在,再死一次————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