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唐朝 [目录] > 第18章:十九

《爱在唐朝》

第18章十九

杨家丫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我不能死!

如果这,就是命运,绝不低头。

我,不做软弱的人。

天,要我万念俱碎,我便要与天抗挣。

什么是命运,什么是注定,我不相信,我要凭自己的力量去争取。

可是,现在,我要去哪儿?

离开倾城山庄,我能去哪儿。

透过眼中的泪,天空,色彩斑斓,如此广阔,竟,没有我容身之处吗?

舞倾城想要摧毁上官琉云的幸福。

她不懂,什么对我而言,才是幸福。

我要的,是自己争取来的亲情、友情、爱情。

她,怎会明白。

幸福,是一种找寻的信念,是任何人也夺不了的东西。

长孙炎煌!!!此刻,多希望他能出现在我面前。

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找他。

爱,可以让我义无反顾,坚定执著。

爱,让我在心中保留自己的自尊。

爱,能让人倾尽所有但不是全部。

我,早已习惯,自己将眼泪擦干。

走了,就不再回来!

上官城暴怒的话语,也许是一时之气。

但,因这一句,他注定失去女儿。

有一天,我也许会回去,但不是现在。

满脸的泪,疲惫的心碎,我要找寻自己的立足之地。

独立、自强、自主,我要找到自己的价值,找寻重生的意义!

不能继续在儿女情爱中沉沦。

爱,不是女人生命的全部。

一巴掌!!!!!狠狠的一巴掌!彻底打醒了我的心!

只有真正站起来,才能去抗挣上官城的无情、欧阳雪儿的挑衅、舞倾城的恨意和众人的眼光。

只有活得真精彩,才配去爱与被爱。

心绪,无限澎湃!!重生,真正开始。

游离的意识,渐渐清晰。

看清眼前的景。

陌生的石板路,陌生的景致,恍惚中,我来到了哪儿?

人,越来越稀少,房屋,越来越破落。

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城外延伸而去。

再回首。

洛阳的繁华,已,留在身后。

满路风光,惹人醉,落花不知,愁人泪。

现在,该往何处去?

马车声响,自身后传来,陌生路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次长安举行才艺大赛,热闹非凡!”

“听说,每五年才一度,很多人家的姑娘,为等这一刻要准备好些日子。这才艺大赛,究竟有何好处?”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胜出者不但有机会见长孙皇后,而且,还能实现一个愿意。”

“真的!”

“而且,听说这才艺大赛就是长孙皇后想出来的主意,说是为了活跃大唐的文化,尽显咱们大唐女子不逊于男的本色!”

“早知道有这么多好处,我,也该让我家那婆娘去参加。”

“哈哈,就你那黄脸婆,得了吧……”

“不过我们此次前去观看,没准会被哪里官宦小姐给相中了…………”

“…………”

长安?才艺大赛?长孙皇后?

长安!!!脑中灵光一闪。

史书中常写长安,繁华不逊于洛阳,自古人杰地灵。

也许——————

摘下手上白玉镯,做为交换,搭上路人马车,最后一次,回望洛阳。

泪,再次滑落。

心中,一抹不舍、惆怅,更多牵挂。

我要去追寻,生命的全部。

爱,若真的存在,总有一天,我会和他再相见!!!

盛世•长安

洛阳,山清水秀,明媚之地。

长安,气势宏博,京城之都。

街道上的喧闹,一路的繁华,夹着我心中的寞落。

“噫————”马车在一家客栈门前停下。

店小二见有人下车,快速迎来。

这才发现,已身无分文,连换洗的衣物也不曾带上。

如何,住店!!

转身,徘徊。

夜,变凉。

一切,不像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肚,好饿,头,开始眩晕,上官琉云的身子竟这般不经用,只五六天的颠跛,便已熬不住。

留住过路的人,我道:“请问,如何才能参加…………”

“姑娘,算了吧!你是要问才艺大赛吗?像你这样来长安,想一夜成名的人太多了,才艺大赛聚集各地千金名媛,岂是像我们这样的贫人子女所能前去的。还是赶快回家去,老老实实过日子吧!”

家,早已经不曾有家了。

再次留住另一位路人,来不及问话,却被不耐的推开:“去、去、去,我还要赶路呢?”

头,隐隐痛起来。

连续几日在马车上,未曾好好休息,竟,令人这样的难受。

蹒跚而行,开始跌跌撞撞,不能倒下。

耳边的声音好吵,灯火,越来越亮,一阵阵胭脂味道扑鼻而来,浓烈而让人觉得提神。

努力抬眼,望去,“鲜花满月楼”!!是什么地方!

人,眼前一黑,缓缓滑地!!

尖细的嗓音,在耳边,越来越淡:“快来人啊,有人晕倒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