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唐朝 [目录] > 第20章:二十一

《爱在唐朝》

第20章二十一

杨家丫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没事了吗?”正当我感叹时,清脆的声音,从身后悦耳传来。

立即转身,回头望去。

是刚才朝我眨眼的那个绿衣小姑娘,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看她的神情,似对我充满好奇。

“没事了。”一眼便看出,她是一个毫无城府的人。

好一个清灵脱俗的小丫头,心,顿时生出一些好感来,向她点头微笑。

小姑娘神情更快乐了,继续问道:“呵,看姐姐的样子,好像不是长安人?”

她,叫我姐姐??!!眼中充满善意。这丫头,竟令我有些感动。

我没有正面回答,向她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本想问她,小小年纪,何以置身在青楼,转念一想,又觉不妥,便换了话题。

绿衣女孩又笑了,脆生生答到:“我叫乐儿!你可以叫我丫头,她们都是这么叫我,我是新来的丫环,平日里,只管做一些很简单的杂活。呵呵!那日,我本想替你熬粥,不想竟被满月姐姐抢先了。满月姐姐是好人,你可以相信她。”

我只问了一句,她便一连串的回答。

声音欢快,甜亮,果真毫无心机,真是个可爱的人儿!

“谢谢了!”笑,发自内心,在我嘴角漾开。

她用手拽住袖口,头,微微低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一红,“不用谢,不用谢!呵呵,本来满月姐姐让我不要打扰你休息,说是让你好生睡一会儿。我路过,见你起身了,便进来瞧瞧,你身子还有不适吗?”

一股暖意,自心底漫延开来。很久,不曾有人这样关心过我了。

未等我回答,她眼睛环顾一下四周,又说:“你不喜欢这里吗?满月姐姐说你会走,你要去哪儿?你在长安有落脚的地方吗?昨天晚上,你定是迷路了吧?满月姐姐真的是好人,当初,我也是无家可归,她才会收留我的,这里有很多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

我不禁被她一连串的话给逗乐了,毫不掩饰,微微露齿而笑,听她的意思,似乎是想让我留在这儿。

她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讶,满是欣赏,说“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是真心的赞赏,我笑道:“你,也很漂亮。”

“可是,她们总笑我没长大呢。说我没有女儿家的娇俏。呵”略有些不满,小嘴微微噘起,继而,扬开眉头,又欢快的笑了。

“丫头!不是让你别进来打扰人家姑娘休息吗?你这小妮子,下面还有好多活等着你做呢,还不快下去。”红衣女子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轻轻推门而入。

名唤乐儿的小姑娘立即精灵的跑开,她的那种快乐、那种神情,竟令我想起了,曾经我也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童年,我也曾同她一般,天真无忧。

“每个人都有烦心的事儿,但,没有过不去的时候。”这样的话,竟从红衣女子嘴里说出,她,看出了我眼中的那一抹怀念,和一抹忧愁。

我立即回神,笑答:“多谢你的照顾,琉云感激不尽。”

“琉云!!真是个好名字!圆润贵气,定是哪家的大家闰秀吧,怎会沦落如此。”

听她此言,嘴角不由再次扬起一抹酸涩的笑:“你见笑了!我并非什么大家闰秀,只是一介平凡女子,此次来京,是为了参选才艺大赛,因路途劳累,晕倒在鲜花满月楼前,如若不是你相救,后果难料。”

“原来是这样!”

红衣女子顿时了然,道:“今日已经十三了,十六?离才艺大赛还有三日,你现在前去报名,还来得及。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没事了,既然这样,我也不留你,你去吧。”

我略微沉默,说:“但我不知如何才能去参选………”

“这个简单,你只需要带上十两银子,到玄武门前所设的公示处作好记录,便可。”

十两银子!!好一个才艺海选,原来,这种大众娱乐节目,竟是自大唐便开始盛行。

只是从哪弄十两银子。

红衣女子看我面露难色,说:“以你的谈吐,看你的姿质,想要胜出这次海选,并不难,只要能进入前十甲,便有白银五十两,如若胜出,还有五千两的赏银。若不嫌弃,我这儿,可以先借十两银子给你。”

微笑,感激,却依旧摇头;“无功不受禄,这样的道理我懂。你救了我,琉云已经感恩在心,我怎好意思再要你的钱财。十两银子,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与红衣女子擦身而过,微微欠身,表示道谢,离去。

转过长廊,来到院中,穿过亭院的小道,走入正厅。

心中不由再一次暗暗叫绝,好精美的布局。

一个大的舞台如莲花状般,自中间向两旁延伸,正台花蕊形状中,有细小的水流,而一旁的莲花瓣状,上面摆放着上等的红木桌椅,桌上的茶具均是白玉制成,相应生辉。

其它东西南北,四个角落,均放置得恰到好处。厅内四处布满鲜花,层层的纱幔叠叠垂下,如梦如幻,不知用何物制成的小灯笼,悬挂在顶上,灼灼生辉。

抬起头,望向二楼,如同剧院礼堂般的布置,上面放着零散但有序的桌椅,摆放着零点、水果,供人一边观赏歌舞一边把酒言谈。

现在是白天,也有了几分气氛,姑娘们在人群中穿梭,熙熙攘攘,如若到了晚上,定是宾客满盈,热闹非凡吧。

正细细打量之时,竟有不合时宜粗暴声音响起:“把如玉给我叫出来!”

我抬眼望去,是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

虽看去有几分贵气,但眼中那份猥琐,让人一见,顿时心生厌恶。

随着他的叫喊,一股酒气扑鼻而来。

掩鼻,鼻头微皱!

满月自楼上款款而下,轻摆柳腰,靠近男子,朝他挥了挥手中的绢帕,说:“哟!张大人,是您啊,在楼上就听到你的声音了,我还思量是谁有这么大的气魄呢,心想,定是张大人来了。哟!你今儿个,这是发什么脾气啊!”

那份娇媚,与方才的样子如若两人。

男人并不理会她满脸堆笑的奉承,神色虽然缓和了一些,但仍借着酒劲,叫嚣:“如玉呢?我要见如玉!”

“张大人,如玉姑娘,早就不在我这儿做了,她,已经被人赎身,回乡嫁人去了。”

“嫁人???”男子闻言,立即恼怒,将一旁桌上的杯盘一扫而下。

嘭嘭拼拼的声响过后,一地狼籍,桌上的点心散落在地,一个梨滚落到我脚边。

满月似乎对这种场面早已经司空见惯,不足为怪。

扬眉,敛去笑容,眼神中,有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鄙视。

我竟觉得,她如莲花般有一种出泥而不染的清雅。

男子不依不饶,伤人的话语脱口而出:“你们这种低贱的青楼女子,嫁人??别拿我当傻瓜,我现在就要把如玉找出来。”说完,他竟朝楼上而去。

满月闻言,脸上多了一些怒意,挡住他的去路:“张大人,既然我们都是一些低贱之人,你又何苦纠缠不放,别说如玉现在嫁人了,即便她在我这儿,我也不会把她交给你,上次,她到你府中,受尽你夫人欺凌,差点没命,你还想如何?”

被唤张大人的男子,口齿已经变得有些不清;“我要,要为她赎身,娶她,做,做我的第七房夫人。”说话间,摇摇晃晃,怕是酒劲上来了吧。

心中不由对满月多了一丝欣赏。她是真心维护这些女子。

她,在这之前,定有些不寻常的经历吧。

面前这男子,毫无气度、风范、品德可言,在我看来,纵然是青楼女子,他也匹配不上,有了六房夫人,竟还想娶第七房。

虽三妻四妾在唐朝并不足以为怪,但,他对女子的那份不屑和轻蔑,令我怒从心生。

看他的样子,似满月今日不将人交出,他便誓不罢休。

我唇边不由扬起一抹冷笑,上前:“张大人!这鲜花满月楼,处处是佳人!何苦,揪着一个如玉不放呢?您,也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在此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纠缠、叫嚣,传出去,如果让与您同朝为官的人知道,就不怕有失了您的身份。”

话中意味千百回转,笑,百般柔顺,目光,却冰冷锋利朝他眼中而去。

他的眼神,顿时恼怒起来,那目光,像要吃人一般。

满月不动声色挡在了我的面前,似怕那男子借着酒劲向我动手。

这一细小的动作,令我的心,有一点小小的动容。

我决定,帮她帮到底。

于是,闪身到她前面,我继续笑到:“不知道张大人,是否认识,长孙王爷!”

脸上,装出一副得意、仗势的模样,再糊涂的人也看得出来,我是在暗示他,我与长孙炎煌是旧日相识,且关系非浅。

话一出口,心中,有些东西悄悄动了一下,柔软的疼痛漫延。

我,并非真的可以完全放下。

那日的坚绝、凛然略有一些动摇。

这一刻,竟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样的。

男子的面色微微一怔,眼光,带着置疑,开始认真打量。

我昂首,唇边扬开一抹自信的笑容。

眼中,风采无限,目光,毫不回避的向他回望去。

风,在门外轻轻的吹来,扬起我的发丝,衣裾,飞扬。

终于,他低头,转身,不甘的离去。临出门时,又回过身子,望了我一眼。

那眼中什么样的神情都有。置疑、不甘、矛盾。

似乎相信我的话,又似乎不信,却不敢冒然真的侵犯。

“琉云!!谢谢!!…………”满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回头望去,她眼神中略带着一丝不安。

于是笑笑:“不用谢!我只当报你的搭救之恩!他日后,不知是否还会来纠缠!”

她眼神有些闪烁,似有话要说,隐忍片刻,终于开口:“这张大人,三日后的大赛,他,便是主考官之一,你今日因帮我得罪了他,只怕到时…………”

顿时有些明白她为何略带歉意。

我扬眉,轻笑:“我相信自己!!!天子脚下,岂是他能只手遮天的地方!”

满月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但,此人心胸狭窄,到时只怕会为难你。”顿了顿,她又问:“你,真的认识长孙王爷!!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听她提及长孙这两个字,心中那种柔软的触动再次清晰。

心,竟有些发涩,想念,慢慢的溢了上来。

深吸口气,我笑到:“不,我一介平凡女子,怎会认识当今王爷,我也只是曾听说,刚才唬弄唬弄他,不想,竟真被蒙了过去。”

满月的眼神顿时又不安起来:“如若那张大人知道你骗他,不会让你好过的。不如,你不要去参加了,赶快离开长安吧。”

我再次的笑:“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

唐太宗李世民贞观时期,魏征、房玄龄两位宰相清正廉明,束来讨厌违法乱纪之举,在长安,这姓张的,以他的资质,也不会是什么重要大臣,我,岂会怕他。

“可是…………”

“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离开长安的。”忆起那日欧阳雪儿在舫中对我所说的话,眼中再次一抹坚决,如若胜出了这场比赛,见到长孙珑儿——流芳千古的一代贤后,对我的人生,也许是一个转折。

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一个怎样的心愿。

“既然这样,你帮了我的忙,虽然我救过你,但一事归一事,这十两银子你先拿去吧。”她从袖中拿出银两,塞到我手中。

正要说谢谢,望去,看到她眼中那一抹欣赏。

与她相视一笑,有种暖暖的东西在空气中散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