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唐朝 [目录] > 第31章:三十二

《爱在唐朝》

第31章三十二

杨家丫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滴透明的液体顺着眼角而下。

滑入口中。

涩,延至全身。

御花园中,满园的花姹紫嫣红争相开放着。墙边角落里,那淡淡的小黄花被草给掩盖,随风摆动时,才有隐隐的踪迹。它们都在感受着生命盛开的喜悦。池中,碧叶连成片,蜻蜓在上面轻轻的掠过。

一切,在余辉下,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但心,却慢慢平静,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静。

“是要让我现在离开吗?”声音,渐渐的冰冷,望向长孙珑儿。

风,吹在裙上,扬起衣裾,与她相视而立,淡定从容。

“不……”她的声音再次轻轻的传来,眼中有些许的怜悯:“你现在不能离开了!我知道,煌儿喜欢你,只有将你暂时的留下,他才肯顺从人意的迎娶欧阳雪儿!”

笑,再次从我眼中散开,轻撇嘴角,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要将我囚禁起来!”

长孙珑儿转过头,脚步,缓缓的向前移走,声音有些犹豫:“等典礼过后,我会还你一个交待!”

交待!又是一个交待!

她的意思,是要让我居于欧阳雪儿之后,嫁入长孙家为妾吗。

身后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传来,转过头。

一切,看样子早就已经有准备了。

一群御林军已立于我们身后,约三十来人,身着甲衣,手持器械,面色萧瑟。

树枝,轻轻的垂下。叶,挂在枝头,晶莹碧绿。

轻轻伸出手,拽下一片,只是微微一拈,它便在我手中碎成片,摊开掌,片片碎叶随风而飞。再次扬起我无奈而零乱的心情。

一切,已经不再我的预料之中。

嘴边一抹讥俏,看向她:“想不到区区一个上官琉云,竟让皇后劳师动众!”

眼神定定的望向她。

长孙珑儿,她是如此的知道我的心思。她明白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长孙炎煌迎娶欧阳雪儿,也知道长孙炎煌不一定会依他们所愿,所以,她很聪明,用我的安危作为交换的条件。

早该知道,她与我,是那样的相似,都有着对爱的自私。

初见的时候,我竟然会对她抱有幻想。

真的,看错人了。

或许,她没有错,她所做的一切都有她的理由。但我和长孙炎煌的相识相知错了吗!

谁能理得清这些纷争,谁能避得开这些喧攘。

她的目光闪烁:“我不会为难你!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在成婚之前,他是找不到你的。”

说罢,轻轻的转过身,明黄色的衣裙,在夕阳下,刺痛我的眼睛。那移去的脚步,一步一步,轻柔却坚定,重重的踩在了我的心上。

他们,想带我去哪儿?要把我关在哪?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提不起恨,提不起怨。

只有满心的无奈,一种无力的悲哀。泪,流多了,便奢侈了。

我不会再在其它人面前哭泣,收起泪,将一切的痛楚隐藏,埋在心里。

长孙珑儿说,我与他不该相遇。

但我知道,我们没错,相爱没错,错在老天不肯给我多一些的时间。

闭上眼,张开双臂,夏日炎热的风,慢慢袭来,却依旧有东西在慢慢冷却,尖锐的疼,在心上撕开一道口子,看不见的血,在心中流淌,但面前的御林军,看到的,只有我温柔的笑。

是的,我在笑,脸上,漾满让所有人花容黯淡的笑。

渐渐的,笑出声来,笑到让他们都低下头。

最后凝望一眼御书房的方向。长孙炎煌,此刻,皇上会跟他说些什么,当我消失后,他会不会怨我,会不会心痛,会不会再一次的孤独。

会不会…………

会不会…………

他们,慢慢的围上来,略带犹豫,动作迟疑。

深吸一口气,起身,上前。

我不想为难他们,他们只是奉命行事,一切本与他们无关。

停止长笑,整理好被风吹乱的衣襟,朱唇轻启,轻轻说道:“我跟你们走!”

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宫门口。

掀开车帘,上车后,里面已经备齐了衣物以及一些上等的生活日用器具,东西一应俱全,准备周到、妥贴,坐稳后,车夫一声喝,马车向前开始行驶,一路上,急驰着。

车窗外的风景依旧是长安的风景,出了宫,过了大街小巷。

车,停在了一幢简单而大气的府门前,上面赫然写着“杨府”。

杨府?为何长孙珑儿会把我囚禁在杨府内。

转念一想,好一个长孙珑儿。她果然聪明,最容易找到的地方就是最不容易找的地方。

她的确不曾亏待于我,她是何时得知我与杨小婉的情谊,她又是怎样以杨将军的带罪之身来要求他们保守秘密。

长孙炎煌,无论也想不到我会在这里。

御林军部分返回,留下两人在府中守侯。

被前来接应的丫环带入一处偏厅。细细打量周围的环境,正堂放置着一副大气而豪迈的猛虎下山图,四周悬挂着汉时书法家的字画,红木的椅凳,可以看出主人是怎样的胸襟。

一阵脚步声慢慢的走近,快速而凌乱,缓中带着急。

“琉云姑娘!”杨小婉神情中略带着欠意。

在她身边,一位威严而略带憔悴的男子,与她有几分相似,想必便是杨将军。

“琉云姑娘!老夫得罪了!”只见他双手一拱,身,微微往下欠。

这一切与他们无关,全是长孙珑儿的主意,他们,也只是受制于人,何以出此言。

于是赶紧扶住他,道:“将军不须介怀,此事,与你们无关。”

见我如此大度明理,他微微摇头,叹息。

“婉儿!”一个温婉的声音传来。

杨小婉微微一笑,道:“娘!您身子还没复元,怎么起身了!”

“我听说琉云姑娘到了,便前来看看!”这声音,听起竟然感觉有些熟悉。

朝杨将军再次一笑,转过头,去打量前来的人。

顿时,有些震惊!

面前的女子,年约三十七八了,但是年龄却丝毫无损她的美丽。

明媚的双凤眼,浓密的睫毛,饱满而光滑的额头,小巧挺立的鼻子,红润的唇,一头青丝绾在脑后,嘴边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神慈和,一身雅黄色的裙装,整个人气质高雅,风韵犹在。

这种惊艳的美,一点也不似于杨小婉的清雅。

令人震惊的,却并不是她的美丽。

而是她的那张脸,像极了谁。

像极了谁?

是她。

是舞倾城。

如若时光再倒流十几年,她,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舞倾城。

当她的眼神向我对视过来的时候,也怔住了,目光中写满了讶异,不可置信的上前来,将我细细打量。

“你是…………?”她的唇有些苍惶。

不明白她何以有这样的转变,她看我的眼神也写满似曾相识。

我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小女子便是上官琉云!”

“上官!你名姓上官?你不是长安人?你是洛阳人?”她后退一步,微微摇头,一连串的发问,令我拈起眉头。

她为何会有这样的神情。

身旁的杨小婉和杨将军也看出了她的异样。

杨小婉上前,扶住她,柔声问:“娘,怎么了?你认识琉云姑娘!”

一句话,立即让她回过神来,恢复了方才的镇定,掩饰起那抹惊慌,声音平静下来:“不,不认识。娘这般年纪,怎会认识琉云姑娘呢。”

杨将军却若有所悟,对杨小婉吩咐道:“小婉,先扶你娘回房休息。”

杨将军神色有些凝重,抬头,问:“琉云姑娘家父可是上官城!”

一句话,惊动了我的心。

上官城。

来洛阳数日,纷纷攘攘,以为可以忘却这个虚有名分的爹,怎知听到这三个字时,心微微动了一下,到底,是一个女儿的心跳。

见他发问,我也不便隐瞒,如实相告:“家父,正是洛阳倾城山庄上官城。”

他的神色立即变得了然,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尔后缓缓睁开眼睛:“一切,还是躲不开啊!”

看着他的神情,突然意识到,刚才的女子一定与上官城有着莫大的联系,她的长相竟那般的像舞倾城,以年龄来看,应该说舞倾城像极了她。难道她是舞倾城的什么人吗。

会不会————

不可能。

她在长安,她是杨小婉的娘,杨将军的夫人,怎么可能会是————

但,心中有此一念,便无法再安宁。

与杨将军在椅上落座后,我问:“将军此话是何意?实不相瞒,刚才初见杨夫人时,琉云便觉得她像极了我的一位旧相识。”

杨将军端起茶杯,又轻轻放下,道:“一切,终究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她一直牵挂在心里,今天,是该让事情有个了结了,否则,媚云这一辈子,心都不会安宁啊。”

沉默片刻后。

他叹了叹气,便将一切娓娓道来。

心,随着他的讲述,一点一滴的开始震憾!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