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118章: 你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118章 你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络绎费了很大的劲才止住了眼泪,回过头来,向赵副将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太高兴了。赵将军别见怪啊!”

“没事!末将能理解小姐的心情。小姐从小到大都没离过夫人,会想念夫人是人之常情!”

“赵将军,我父母都还好吧?他们也都上了年纪了,我做女儿不能承欢膝下,真的很惭愧。拜托赵将军帮我好好照顾他们。我这边都很好,让他们不要挂念了。”

“小姐请放心,末将会的!”

“谢谢赵将军!”

“小姐要不要写封信让末将带回去?”赵副将提议道。

云络绎沉默,之后点头道:“好!那就有劳赵将军了。”

待笔墨纸砚准备好之后,她来到案前,执笔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下: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是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全诗通过回忆一个看似平常的临行前缝衣的场景,凸显并歌颂了母爱的伟大与无私,表达了诗人对母爱的感激以及对母亲深深的爱与尊敬。

云络绎不知道沈碧萱的母亲有没有在女儿出嫁的时候,亲手为她缝制过衣服,可是她的妈妈有为她做过。这封信与其说是给沈碧萱的母亲的,倒不如说是隔着时空在传达着,她对妈妈的歉意。

她在写得时候,站在旁边的赵副将忍不住将整首诗念了出来。众人听了不禁大赞云络绎的诗做得好!

老皇帝更是大赞道:“碧萱果然是个才女啊!不仅画画的好,诗也做得好啊!”

“字写得也很好!”不知何时走到云络绎旁边的南宫泓文接道。

云络绎抬头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又低下头,认真地在右下角署上沈碧萱的名字。然后将信折好放进信封中,郑重地交到赵副将的手中。

赵副将拿了信后,向老皇帝道:“皇上,末将此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此启程赶回边境。在此向皇上辞行!”

老皇帝笑道:“好!你速速去吧!”

赵副将又向云络绎辞了行后,出了大殿。

看着赵副将的背影渐行渐远,云络绎的心中紧张了起来,她知道,老皇帝不会轻易让她摆脱那个恶魔的。

南宫希澈抢在所有人还没有开口的时候道:“父皇,她身体不适,我们先告退了!”

“碧萱不舒服的话,要说出来。朕宣太医过来给你看看!”老皇帝接道。

云络绎摇了摇头道:“我还好!谢皇上关心。”

“那就好!碧萱啊,不是朕偏着自己的孩子,实在迫不得已。你应该知道朕为什么让你嫁给轩儿。朕知道真地委屈你了,可是很多事情朕也做不了主啊!”老皇帝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皇上,能不能让我认识一下国师啊?”云络绎问道。

老皇帝没有开口,潇羽风从群臣之首走了出来,向云络绎道:“我就是!”

云络绎微微一怔,眼前这位俊逸不凡,刚毅如天神般的男子竟然就是国师?云络绎很难将他和那群胡说八道的江湖术士们联系到一起。可是他们工作的本质不是一样的吗?都是唬弄人!

她回神后,上前来到潇羽风的面前,问道:“国师因何而知我是什么仙子下凡,又怎知只有我嫁给轩王才救国家于危难?”

“星相所示!”潇羽风回道。

云络绎不屑的笑道:“国师只看星相不看面相吗?国师您从面相上看,完全不像这种职业呢!”

“我看人不看外在,看得是灵魂!王妃的灵魂不是这个世界的!”潇羽风波澜不惊的回道。

云络绎微微一怔,旋即笑道:“若不是我是无神论者,还真要被国师您唬住呢!”

“王妃娘娘不用故作镇定!你的灵魂占用的是一个已死之人的身体,我看清清楚楚!”

云络绎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子,心里不禁疑惑,难道他真的看得出来?

“你都知道什么?”云络绎不确定的问。

“全部!从你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起。”

“那么你知道我来自哪里呢?”

“另一个世界!”

“那么我还能回去吗?”

“不必强求,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云络绎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果然都是靠嘴巴吃饭的。”

“是不是,你心里很清楚!”潇羽风接道。

他和他的父亲不一样,从小他就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关于星相这种东西,多数人只是盲从。而真正看清楚地人,才知道里面暗藏了多少玄机。

虽说他顺着他父亲的意思,说什么沈碧萱是仙女下凡是骗人的,可是关于云络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确确实实是他所能看到的。

那天云络绎穿越而来的时候,他看到一颗前一夜才暗下去的星星忽然闪耀了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加闪耀。

而刚才看到云络绎的那一刻,他便确认了死而复生的人就是她。因为他能看到她的灵魂和身体有着不同的颜色。

“碧萱,国师的预言从来没有落空过啊!”老皇帝开口道。

“那是因为皇上从来不曾违背他的意思!他说三年内有灾难,只有我嫁过去才能解救。所以皇上照做了。那么三年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大家就会觉得是他的功劳。可是谁又知道这三年里到底有没有灾难?皇上为什么不试试反其道而行呢?也许到时候依然什么灾难都没有!”

“碧萱,朕是一国之君,怎能用国家的安危做赌注呢?”

“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他预言准不准只有鬼才知道!”云络绎毫不示弱的回道。

“大胆!朕一再容忍,你却咄咄逼人!你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老皇帝恼火了,厉声呵斥道。

“我没有咄咄逼人,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只是想告诉皇上我的想法,如果可以,我不想再回那个地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伴君如伴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