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249章: 怎么可以忘了我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249章 怎么可以忘了我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直跪在地上的大臣们一听墨子寒的话纷纷站了起来。

“墨公子说的是真的?可是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相像的?”

“对啊!这长得也太像了。”

“但是墨公子的医术当今世上无人能及,他说没有失忆,定然是没有失忆了。”

“这么说,难道真的不是皇上?”

“唉!害我还白欢喜了一场!”

“谁不是呢?”

……

文武百官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没有人留意到脸色越来越苍白了云络绎。她死死的盯着那个跟南宫明轩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发疯的喊道:“骗人!你们骗人!他是王爷,他绝对是王爷。我没有认错人,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人?”

她再一次想要靠近邵子谦,却被墨子寒拉住了,“丫头,你冷静一点!”

云络绎完全冷静不下来,她用力的挣扎着,一把从头上拔下了她整个身上唯一的一个饰品,正是当日南宫明轩送她的珠花,“王爷,你忘了吗?这是你送给我的,你说我院子里的花开了,可是我不在,你怕我看不到,就摘了一朵风干。你说叶儿告诉你,把花做成珠花,我戴上一定很好看。所以你这么做了。可是你怎么可以忘掉?”

邵子谦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些话他没有说话阿。可是这个女人不像是在骗自己?难道真的有说过?一瞬间,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感猛烈的侵袭而来,让他差点忍不住失态!

墨子寒留意到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连忙伸手将云络绎拉回自己的身边,伸手点了她的昏睡穴。众人大惊,有人警惕的看着墨子寒,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何意图。

南宫希澈疑惑道:“墨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墨子寒低声道:“希澈,你信不过我吗?”

南宫希澈摇头,他同样低声地说道:“我自然相信墨大哥没有恶意,可是这个人真的不是二皇兄?”

“希澈继续今天的殿试,我想状元一定是非他莫属的。我先带着丫头回去!你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来她的寝宫找我,我自然会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然后墨子寒横抱起了云络绎,离开大殿。

邵子谦看着墨子寒抱起云络绎的那一幕时竟觉得有冲动上前阻止。他好像很不喜欢别人碰那个女人一样。

南宫希澈按照墨子寒说的做,按照殿试的程序问了邵子谦几个问题,都是南宫希澈用来压轴的高难度问题,但是邵子谦的回答几乎完美。

如此一来南宫希澈更加不相信墨子寒所说了他不是南宫明轩的话了。这样的眼界,这样的见地,根本就是南宫明轩的翻版。不,应该说就是南宫明轩的本尊!

不过南宫希澈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只在殿试的最后,问了邵子谦一个问题,“邵公子,你说你是来自东海边的一个小渔村的渔民,那么你从小就生长在那里吗?”

邵子谦看了他一眼,回道:“我认为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可以不用回答王爷!”

“大胆!王爷……”大臣中有个别拍马屁的人,已经厉声喝斥了出来,却被南宫希澈冷眼一扫,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南宫希澈点头笑道:“是本王的问题欠妥当了。邵公子先回去等消息吧!”

事实上邵子谦的答案已经让南宫希澈很满意了。幸而他回答得不是,他从小就生长在那个小渔村,他记得他从小到大的所有记忆。

----------------------------------------------------------------------------------------------------------------------------------------------------

云轩宫中,云络绎因为被点了昏睡穴的原因,一直没有醒来。墨子寒坐在床边,看着云络绎脸上没有干的泪滴,小心的擦去。他微微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的心情呢?

这个时候,南宫希澈跟潇羽风一起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开门见山的问道:“墨大哥,到底怎么回师?那个人绝对就是二皇兄!”

“确实,我也这么认为!就算天下间真有人可意长得那么相像,但绝对不可能有人说话的口气,处事的态度,还有周身散发的气质能那么相像的!”潇羽风接道。他也不相信墨子寒在大殿上所说的话。不过他猜想,墨子寒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你们说什么?难道奴婢刚才听到的传言是真的?皇上回来了?”端着水盆进来的叶儿听到几个人的对话,连盆都没有来得及放下,连忙奔过来追问道。

而正在这个时候,云络绎幽幽的转醒。此时的她已经平静多了,她缓缓地坐了起来,轻轻地开口道:“墨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那个人是王爷绝对没错,我不会认错人的。”

墨子寒帮她拉了拉被子,让她盖好,然后自己站了起来,“我不是要隐瞒你们,而是要隐瞒他本人!”

“什么意思?”南宫希澈追问道。

墨子寒深深地叹了口气,接道:“我刚才帮他把过脉,他失忆了!”

“我可以把以前的一切全部告诉他啊!”云络绎急匆匆地接口道。

“虽然这个方法不可取,但是隐瞒皇上他失忆的事情似乎更不可取吧?”潇羽风也不明白墨子寒是什么意思。

“若单单只是失忆也就罢了。你们没有看到,每当提到以前的事情的时候,他都会头痛欲裂吗?”墨子寒回答道。

事实上,当时那种情况下,留意到邵子谦的这种状况的就只有墨子寒。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