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279章: 也许真的不该等了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279章 也许真的不该等了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邵子谦松开手,转过身去,不看她。

云络绎眼中的苦涩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心疼,但是他不是真正的南宫明轩。想到了南宫明轩,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云络绎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她说:“他是个坏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强*我,然后把我丢进废弃了旧祠堂,让我做很多下人都不做的事情,而且还指示王府中上上下下的人来欺负我。他打我,骂我,还要我在他迎娶别的女人的时候为他做媒人,伺候他和别的女人入洞房。他还差点杀了我!”

邵子谦回转身,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他一直以为能让这个女人如此依依不舍念念不忘的男人,一定是一个很爱她的男人。可是为什么会做出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云络绎嘴角的那抹苦涩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很奇怪是不是?我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就爱上了这么一个恶魔!但是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终于陪在他身边一直走到最后的人,是我。可是他却抛下了我,一个人离开了。你说他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而且还是个说话不算话的坏人!”云络绎回忆起了南宫明轩坠崖的那一幕,鼻子一酸,眼眶中又充满了盈盈的泪水,可是她的脸上却带着淡淡笑意,让人看着更觉得心疼。

邵子谦的心中百味掺杂,有不舍,云络绎的这般经历,他怎能不心疼?更有愤怒,怒那个男人,也怒云络绎。他一把拉过云络绎的胳膊,“这种男人值得你等吗?”

对上他黑玉的眼睛,云络绎努力忍在眼眶中的眼泪还是不争气了落了下来,可是脸上却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她说:“谁知道呢?谁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等到他回来?也许等回来的他,甚至连我都不记得,也许等回来的他,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了。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再等了!”

邵子谦一怔,成了别人的丈夫,不记得她?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就是她口中的那个坏人?

单只是动了这微小的念头,他的头开始疼痛难当。他放开云络绎的手,本能的护住了头。

云络绎一愣,旋即想到了墨子寒说过的话,只要想以前的事情,他就会头痛欲裂。她连忙上前扶住他,担心的问道:“丞相大人,你没事吧?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在说你!”

邵子谦并不说话,因为头痛的很厉害,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被头上的疼痛感吸引着。

邵子谦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上有细微的汗溢了出来,明明很痛,他却紧闭着嘴巴,一声不吭。

看他这样,云络绎心疼又后悔。她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不能乱说话,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胡说八道。

看到他隐忍着那折磨人的疼痛感,而自己却只能在一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感觉让她很无力。除了骂自己,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过了好一会儿,邵子谦才觉得疼痛感渐渐消失。他看到云络绎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他说:“我没事,不用担心!”

云络绎想说,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可是她怕自己的话说了,只会让这个人更加怀疑自己的过去。所以她点头道:“那就好!丞相大人终日为国事操劳,要注意身体才是!”

邵子谦点点头没有接话。以前每一次因为去刻意想过去的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会头痛。次数多了,他便下意识的回避起来。何况他每一次怀疑什么,静姝都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是如今他连静姝本人都怀疑了,怎么会相信她说的话?何况他和南宫明轩非亲非故,为什么会长的一模一样?

见他只是沉默着,认真地模样很明显就是在思考着什么。云络绎因为担心他还在执着自己是不是南宫明轩的事情,慌忙的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她拉了拉邵子谦的衣服,笑问道:“我倒忘了问丞相大人了,你怎么进得来后宫的?”

听到她的话,邵子谦将自己的问题先放到了一边,回道:“走进来的!”

云络绎白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你是走进来的。我的意思是,后宫向来是男人止步的地方。丞相大人你进来的时候,没有人拦着你吗?”

邵子谦摇头,“没有!”

这个答案让云络绎有一点意外,不过也不完全意外。毕竟这个人就是南宫明轩,而后宫的这些人多半也是见过南宫明轩本人的。就算他们还不能确定邵子谦就是南宫明轩,可是看到一个一模一样,关键是气场一样强大的人,只怕也会下意识的让道了。

邵子谦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既然后宫是男人止步的地方,为什么澈王爷,墨子寒还有潇羽风都能进来?”

云络绎断没想到这个人会问这个问题,她有些措手不及。随后才回道:“后宫对澈王爷来说,从来就不是禁地。澈王爷的母妃就住在凌香宫中。至于另外两位,他们是例外!”

“为什么是例外?”邵子谦继续追问。

“因为两位都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很信任的朋友。所以对于他们,我不想用这种寻常的规矩来约束。”

云络绎说完之后,只觉得邵子谦似乎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她玩笑道:“莫非丞相大人也不喜欢被这种规矩约束?”

“是!”邵子谦回答的直白。

云络绎一愣,旋即笑了。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个霸道而言简意赅!

她说:“反正你要来的时候,又没人会拦你。所以这约束对你根本不起作用不是?”

“但是我希望是你自愿的解除的!”邵子谦毫不避讳自己的意图。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百六十五幅画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