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282章: 是背叛还是逃离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282章 是背叛还是逃离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静言脚下的速度依然,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

静姝飞身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哥哥,我求求你了。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的!你难道真的那么狠心,连我的死活也不顾吗?”

静言用力甩开她,静姝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你这是自找的!你等着,我迟早会杀了他,你要是没有他就活不了,现在趁早自行了结了!”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后,静言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此时一直站在暗处留意这一切的墨子寒淡淡的看了静姝一眼后,飞身追着静言离去了。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静姝才站了起来,独自一个人往皇宫走去。

她不能怪哥哥这样对自己,因为哥哥亲眼看了爹娘在他的面前自杀。虽然不是南宫明轩动手的,可是却是因为他带兵占领了苗疆而引起的。当时不仅仅是自己的爹娘,很多苗疆的老一辈,因为咽不下那口气纷纷自杀了。

哥哥对那一切记得清清楚楚,所以他这些年一直立志要为父母报仇,要夺回苗疆的主权。可是静姝只是一个女儿家,她没有那么多的高远的志向,她不过是想过寻常人的生活。可是因为静言的关系,她身不由己的被拉进这反朝廷的组织中。

两年以前因为他们的关系,朝廷派人去密切监视苗疆的一切,连安安分分老百姓整天都人心惶惶。最后不是朝廷的人查出他们,而是他们的乡亲忍受不了这样的压力,集体出卖了他们。

静姝还记得,那天晚上她已经入睡了,忽然被外面的喧闹声惊醒,她穿好衣服出去后,就见很多村民带着无数的官兵,将他们的屋子团团围住。那些村民指着他们说:“是他们!官爷,你们把他们抓回去,放过我们吧。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老百姓!”

那一刻静姝惊呆了,出卖他们的竟然是平日里见面都会嘘寒问暖的左右邻里。后来怎样了?

后来他们被很多官兵包围着,哥哥大喊了一声,“杀出去!”紧接着,静姝看到无数的同伴还有很多的官兵都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的家也被大火烧完了。最后只有她和哥哥还有不到一半的同伴逃了出来。

然后有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到在躲避着朝廷的围剿。他们从西南躲到了东北。就是在那个地方,他们救下了南宫明轩。

静姝庆幸自己的哥哥虽然痛恨朝廷,却并不滥杀无辜。因为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南宫明轩,所以只当他是寻常百姓,便救了下来。

当时只有静姝一个女儿家,所以照顾南宫明轩的事情就都交给了静姝。

静姝觉得自己很奇怪,有些人她活了这么大,每天都见面,却一点没有感情。可是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没有听过他说话,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她却每每坐在他的床前,便舍不得离去。单只是看着那个人的脸,她也觉得幸福。她想他们之间的缘分一定是冥冥中的安排。

他们救下南宫明轩的第五天之后,一直昏迷的南宫明轩开始发烧,说胡话,口中喊着的只有一个“络儿”的名字。

女人的直觉永远都很敏锐,在当时,静姝完全不知道络儿是谁,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可是她断定这个人一定在这个男人的心中占有很重的分量。那么这个男人醒来之后,一定会因为那个叫络儿的人离开自己!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自从父母离开之后,静姝一直盼望着自己能有一个家,寻常的家。何况在那些乡亲们出卖了他们之后,原本就心不甘情不愿的参与复仇行动的她,更加没有这份心了。

如今遇到了一个让她有家的感觉的男人,她怎么能放他走,绝对不能。所以她为他种下了蛊毒。让他忘记以前的一切。

那种蛊还会在他的脑海中造成一种假的记忆,让中蛊之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失忆。

在这之后,她跟静言提出要跟南宫明轩成亲,静言自然不答应。因为这个人来历不明,而且他们还有大事没有完成,自然不能谈什么儿女私情。

被拒绝的静姝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她在当晚的饭菜中下了迷魂散,把同伴们包括她的哥哥一并迷倒了。然后带上还在昏迷中的南宫明轩离开。

在离开之前却被两个没有吃饭的同伴们看到了。她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打伤了那两个人。连夜逃离了他们。

后来她带着南宫明轩来到东海边的一个小渔村中。为了给南宫明轩制造,他们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假象,静姝恐吓那里的村民绝对不许说实话,否则就杀了他们全部。所以那些村民担心自己说错话,才会在南宫明轩面前几乎都不说话。

苗疆的人善于用毒,所以也懂医术。在给南宫明轩把脉的时候,静姝就知道这个人懂武功,而且很高。所以她猜测他应该是江湖中人,被人追杀不慎落下悬崖。

因为静姝准备以后都作寻常的百姓,就算像那个小渔村的村民一样,天天下海打鱼为生也好。而寻常百姓怎么会有武功呢?自己的她可以隐藏起来,可是南宫明轩的她没有办法隐藏。唯一的办法就是废除他的武功!

可是她最终没有下手,因为担心当真有一天有人来寻仇,他没有武功会很危险。

南宫明轩完全康复之后,他们成亲了。那个时候静姝以为自己的这一生都可以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下去,跟自己喜欢的人。

可是南宫明轩有一天指着大海问她:“为什么我是渔民却不懂水性?”

慌乱之中静姝编出了他小时候溺水的经历。可是她却觉得危机四伏,因为出身在西南方的她也同样不懂水性。难道她要说他们是同时溺水的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的求情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