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303章: 意外的兄长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303章 意外的兄长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宫明轩并不接话,等待着白衣女子的下文。这样一个奇女子跟自己的父皇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她救自己是不是也不是巧合?

白衣女子起身站到窗口,此时夜幕也悄悄降临了。她看着初升的月亮已经悄悄爬上了树梢,整个人像是回到三十年前一样。也是在这个一个月色清明的夜晚,她似是看透了一切。人的一生里,总归有那样的瞬息,兜头见月华如水,顺时间心明如镜。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毅然选择了归隐。

三十年前,她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天下第一美人。那个时候她不过十五六岁,韶华之极,几乎是天下间所有男人追逐的对象,但却没有一个能打动她的心。

不过她并不遗憾,因为没有如意郎君,却有两个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她们便是过世的皇后和贺兰飘雪。机缘巧合她们一同结识了当时身为太子的老皇帝。那个时候的老皇帝跟现在的南宫明轩一般大,俊朗不凡,谈吐优雅。

不过是三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顷刻间便被他的一切给吸引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开始,三姐妹之间的感情一去不复返。那个时候都是孩子,总觉得自己难得遇到了意中人绝对不能拱手让人。

皇后是个工于心计的人,她在老皇帝的大位之争上帮了不少忙,甚得老皇帝的欢心。

而贺兰飘雪素来就是我行我素的霸道之人,她会霸道的认为自己看上的就该喜欢自己。所以总是不经老皇帝的同意擅自为他做决定。然而老皇帝的性子和南宫明轩很像,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接触便罢。若是有了接触,他会不计后果的伤害对方。而贺兰飘雪在那个时候,就是被划在很不喜欢的那一列中。

至于白衣女子自己,她原本就不是那种能跟人争得头破血流的人,何况还是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虽然她同样对老皇帝动心,但是她不认为她们之间的感情应该被一个男人破坏掉。何况当时她也能看出老皇帝对皇后的心意,自然她也洞察了老皇帝对贺兰飘雪并非真的讨厌。她一直在想,自己可能是最早一个知道老皇帝心意的人。

所以她真的不必在纠缠其中了。

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她独自离开了。后来找到了一个山谷,四季如春。她便住了下来。她原本想等到那几个人都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她就会回去看他们。

谁想皇后和贺兰飘雪竟反目成仇,贺兰飘雪当着老皇帝的面打伤了皇后。老皇帝大怒之下,指着贺兰飘雪的鼻子骂她不知羞耻。并在第二天下旨册封了皇后。

一向行事乖张,我行我素的贺兰飘雪那一次是真的受伤了。她决定离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偷偷潜进皇宫,在老皇帝的饭菜中下了春r*,然后自己主动送上门。

一夜销魂之后,她独自离去了。留下的皇帝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却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

贺兰飘雪就这样离开了老皇帝的生命。而她的离开,终于让老皇帝幡然醒悟。其实动辄就会对她生气,发火,全是因为在乎。因为在乎,眼中才会容不得一粒砂。

贺兰飘雪决定走的时候,以为自己不恨。她把自己交付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后,她以为自己已经别无他求了。可是离开之后,她却始终忘不了老皇帝。特别是后来,她生下了与老皇帝的孩子之后。她终于因爱生恨,建立落华宫。发誓要让那个负她的男人后悔一辈子。

白衣女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看着南宫明轩,笑问:“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南宫明轩笑,“前辈不是知道我想问什么吗?贺兰飘雪的孩子现在在哪?”

“你其实有猜到对不对?”白衣女子反问,然后继续接道:“她的孩子就是墨子寒。墨子寒其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南宫明轩倒是并不意外,因为正如白衣女子说的那样,他已经猜到了,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且连自己是皇上的事情,他都接受了。如今也没什么事情是他不能接受的。何况墨子寒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兄长,他完全不排斥。

贺兰飘雪建立落华宫的地方,正好是落华山,也就是白衣女子隐居的地方。两个人在这里相见的时候,竟是千言万语诉还休的情景。

白衣女子原本还想等到事情解决之后出去与她们相见,没想到另一个人竟也伤心离开。事以至此,她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在出去了。如今皇后已是母仪天下的国母,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妻子。她虽素来不太看重什么,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不是人间烟火的仙人。要与皇后再续以前的情份,也是万万做不到的。所以不见也罢。

于是这些年,她在谷中潜心研究医道,贺兰飘雪建立她的落华宫,她们便成了多年的邻居。虽然情份也不似以前那么亲密,但是还是常有来往。

特别是墨子寒,他自打记事以后,每每一有时间就来这里,跟她学寻医问药的本事。她原本是想让墨子寒认自己做干娘的,因为她觉得一个孩子从小连一个被叫做娘的人都没有,真的很可怜。但是贺兰飘雪不同意,只说叫一声师傅便罢了。

白衣女子知道,贺兰飘雪是吃醋了。她不愿意有一个人与墨子寒的关系更甚过她。毕竟她是墨子寒的亲身母亲。

所以日后白衣女子就没再提过这件事情了。她与墨子寒之间也一直是师徒相称。

“墨子寒不知道?”南宫明轩问。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不知道!她只怕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做他的母亲,所以到死也没有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是麻木了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