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弃妃:王爷别动怒 [目录] > 第62章: 我们王爷

《弃妃:王爷别动怒》

第62章 我们王爷

慕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的时候,他们到了洛山的行馆。正如南宫明轩说的那样,他们明天要在这里停留一天,后天才能上路。因为洛山这个地方葬着太子南宫泓文的生母,所以南宫泓文明天要去拜祭。

“太子,方便的话,我们也一起去吧!毕竟是长辈,我们做晚辈的路过都不去拜祭的话,有点说不过去的。”云络绎提议道。

她的话一出口,立刻惹来众人匪夷所思的眼神。云络绎有些奇怪,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只见南宫泓文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回道:“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好。”说罢素来礼貌的南宫泓文连招呼都没打,直接离开了。

南宫希澈见状也跟着离开了。云络绎留意到,南宫希澈的脸色也阴沉了几分。难道自己真的说错话了?可是云络绎却想不明白,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的。待她转身准备回房的时候,发现南宫明轩竟然还没走,而是狠狠地瞪着她。

云络绎莫名了,自己就算说了什么让南宫泓文不开心的话,南宫明轩也不至于会生气啊。他跟南宫泓文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吧?

“王爷,您怎么还在这里啊?”云络绎疑惑归疑惑,脸上还是摆出了一副天花乱坠的笑容。南宫明轩那种表情很明显就是生气了,所以她还是有多乖就装多乖的好!

南宫明轩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转身出了大厅。一直走到他们的住处,南宫明轩才放开她,回头紧紧地盯着她道:“你刚才说什么?你难道忘了本王昨天晚上说的话了?”

云络绎一愣,旋即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我还真忘了!不过,我是说大家一起去。王爷您也去。那样我也不能出门吗?太子的母亲毕竟是长辈,我们应该拜祭的呀。”云络绎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南宫泓文的反应,有些挫败的说道:“不过我好像自作多情了!”

南宫明轩将她脸上的挫败尽收眼底,心中竟慢慢腾起了一丝暖意。他知道云络绎的本意是好的,毕竟是当朝太子的母亲,如果大家路过不去拜祭的话,只怕南宫泓文心里一定不舒服。

“好了,不要多想了!太子不会怪你了。”南宫明轩的语气出乎意料的温柔。

云络绎有些措手不及,她盯着南宫明轩的脸看了半天,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原来我们王爷也有温柔的时候啊?”

对于她的揶揄,南宫明轩没有理会,因为他听到的重点不在云络绎原本要表达的意思上,而是她的那句“我们王爷”。南宫明轩知道,这个女人背地里跟别人说到他的时候,都说“你们王爷”。而当面也不过是叫他一声王爷。今日这一声“我们王爷”竟叫得那自然而然。最重要的是,南宫明轩听着也觉得无比悦耳。

见南宫明轩竟然不理会自己的揶揄,而且脸上还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云络绎纳闷的想,今天莫不是大家都病了吧?她明明是出于礼貌提出要配南宫泓文一起去,结果南宫泓文生气了。现在她明明是故意揶揄南宫明轩,结果人家还乐了。真是搞不懂这些人!

------------------------------------------------------------------------------------------------------------------------------------------

南宫希澈追着南宫泓文来到他的住处。

“大皇兄,你没事吧?二嫂是好意!”南宫希澈道。

南宫泓文此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温文而雅,笑道:“我没事!我也知道她是好意。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那就好!其实不瞒你说,二嫂说的也正是我的意思。大皇兄,明天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希澈,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还是让我一个人去吧。”

“大皇兄,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母亲啊,我们是亲兄弟。为什么要这么见外呢?”

“希澈,你的母亲是凌妃娘娘!是父皇亲封的皇贵妃。后宫之中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希澈何必要自降身价呢?”

南宫泓文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微笑,可是那笑容在南宫希澈看来却那么碍眼。

“大皇兄,你能不能别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皇贵妃也好,宫女也好,不都是你母亲吗?我知道你一直因为父皇没有给你母亲一个名分而难过。可是谁又会介意自己母亲的出身呢?”

“希澈!”南宫泓文难得一见厉声呵斥住了南宫希澈,随后苦笑道:“希澈,你不明白!我怎么会介意母亲是宫女呢?只是每每来拜祭她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余!”

南宫希澈一怔。这样的南宫泓文他没有见过。大皇兄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那个温柔的,处处让着他,护着他的兄长。南宫希澈没有说过,但是在他的心中,这个兄长是仅次于父皇和母后之后的最重要的亲人。

他一直都知道大皇兄心中的苦。

当年,老皇帝因为喝醉了酒临幸了一名宫女,没想到,那个宫女竟怀孕了。当时若不是太后阻止,老皇帝可能会暗中让人打掉那个孩子,因为他不愿意自己的储君是自己和一个宫女的孩子。

在太后和朝中的老臣的极力维护下,那名宫女才平安的将孩子产下。而那个孩子就是南宫泓文。

南宫泓文生下来后,大家都提议应该给那个宫女一个名分,可是老皇帝却迟迟不肯。直到南宫泓文七岁的时候,宫女患上了不知名的病症去世,老皇帝也始终没有给她一个名分。死后,也没让她葬在皇陵,而是葬到了这偏远的洛山脚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祈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