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职场妖精修炼记 [目录] > 第1章:九、办公室信息发布中心

《职场妖精修炼记》

第1章九、办公室信息发布中心

学习不执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然每个公司里都会有政治斗争,辉瑞也不例外,但我在辉瑞公司的日子过得还是挺惬意的。

谁会和一个低端的员工过不去啊。

我想我辛辛苦苦小学六年勤勤恳恳初中三年废寝忘食高中三年,眼看要走进考场却赶上国家扩招,任他猫猫狗狗也都能混个大学文凭,现在大学文凭算什么葱啊!我稀里糊涂大学混了四年,使尽浑身解数拿到英语四级、计算机****证……现在毕业证、学位证二证在手,可是却没有在我求职时有任何的帮助,我还是靠着熟人才进了这家公司,外面还不知有多少大学毕业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每一个可能的工作机会,于是用人单位趁机压低工资,以致于我在辉瑞的薪资低得可怜。

所以我每天只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吴浩不在办公室的时候,争分夺秒地、见缝插针地和安安拉拉小米聊会QQ,或者利用上茶水间打水的机会和其他低端职员交换一下各自的八卦信息,大东海山在公司的时候,也时不时找机会到他们办公室里说几句话,过着到点就下班,月底领薪水的平凡生活。

公司的茶水间是我们的小道消息发布中心,中心发言人是总秘黄小娟。

在中心,大家的疑问总能得到及时的解答。

“公司开大会那天,马总干嘛戴个墨镜啊?”

“眼睛发炎了。据说是在家里跟老婆吵架,动了手,结果眼角给老婆的指甲刮了一下,第二天就发炎了。”

“马总那天念稿子念不下去的时候,干嘛瞪着高凡?”

“稿子是高凡写的嘛。后来我听马总训高凡:‘你写的什么XXXXX(以下省略五十个字),我真该叫吴浩写这篇发言稿!高凡的脸涨得通红,平时能说会道的他突然变成了哑巴。”

大家听了都笑。

“高凡跟财务部的刘明有何新动向?”

“有人看见高凡早上从刘明的单身公寓里出来。其余的就由各位去想象吧!”

……

对于众人的问题,黄小娟是有问必答。她回答问题的神情,仿佛是在接受各大新闻媒体的提问,而她,是白宫发言人,言论权威。

小娟比我早进公司,是个天生的办公室政治家,和公司里的各路人马都相处甚欢。虽然年龄和我相仿,工龄却比我长,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她总是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教我如何避开办公室暗礁。

在小娟这里,我学到了许多职场的“金科玉律”:

1、 女老板衣着光鲜地来上班,下属应按规矩行注目礼,但有时时间不宜超过3秒钟,还要装得象什么也没发现一样;但有时又必须强迫自己瞪大眼睛惊艳3分钟以上,必要时还需要配合着发出倾慕的“啧啧”声。这其中的妙处全在你的用心体会,表错情的后果自负;

2、 工作之余可以和女老板闲谈几句,但请千万别提你那漂亮年轻的女朋友。女人的妒忌是不分场合、无关身份的。另外还有诸多禁忌:不要问年龄,不要问家庭情况,不要问她以前干什么的,不要问她的学历,不要……

3、 男同事是很烦的,他们整天就知道分析女同事的衣着打扮、三围大小,要不就是股市行情,还有足球。他们炒股没一个挣到大钱,每天都有小道假消息传递。他们把马拉多纳说成是巴西人,还自封为“钢杆球迷”,比“铁杆”还铁。当然,男同事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比如说炒股,男同事的话就很有参考价值:叫你跑,你就捂;叫你买,你就抛。总之,反其道而行之,一定有的赚;

4、 ……

小娟总是能让在她周围的人会心一笑,除了总结上述职场的“金科玉律”之外,她还总结了几个常用的词语,点评如下:

考评——单位人缘情况摸底。

掌声——主持人示意后的举手之劳。

埋单——同事间先争争抢抢,而后又犹犹豫豫的行为。

打盹——开会时的强烈愿望。

安静——领导宣布任命前的刹那。

手表——上班迟到便被说成坏了的计时器。

宴会——陈列大量的动物尸体供人分享的聚餐活动。

茶杯——办公桌上的抗旱工具。

老实——无可赞扬时只能如是说。

领导——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

讨论——使问题复杂化的过程。

请教——故意摆出低姿态,目的是看看到底谁更高明。

基本上,每天我们都会聚集在公司的茶水间,和小娟聊聊天放松一下。

这一天,十分钟的答记者问结束后,我们作鸟兽散,各自回办公室,我也正准备走,小娟叫住我:“南南,我跟你说两句话。”

我停下来。

“你最近做事小心一点,高凡好象对你不满呢!”

“对我不满?”我非常吃惊。“高凡又不是我的直线上级,从来没有分配工作给过我,又怎会对我不满?”

小娟说:“原因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有一次听他跟马总说,杜南做事很马虎,根本不适合做行政助理。”

我一向大大咧咧,丢三落四是我的拿手好戏,为此吴浩不知说过我多少次,有一次吴浩急了:“你这个样子下去,谁都没有办法帮到你!”

小娟又说:“南南,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反正你自己小心。还有,以后见到高凡,多跟他说说好话,他这个人爱听这些。再找个机会送他小礼物什么的,他爱贪些小便宜,我们就投其所好。”

我觉得不可思议:“送礼?那不是国营、事业单位才做的事吗?怎么民营企业也搞这一套?”

小娟不以为然:“民营企业的人就不是人啦?只要是人,就吃这一套。”

我不是不相信小娟,只是觉得她做人太过小心。高凡没有理由来对付我这个低端职员,而且平时,高凡见到我,还会和我开两句玩笑,完全没有对我不满的意思。

小娟能和我说这些,可见是真正关心我,我拉住她的手:“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三、新的工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