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113章: 男狐狸,又见面了哈!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113章 男狐狸,又见面了哈!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偶来更新啦~~~呵呵~~~

谢谢yh8426的鲜花~~~呵呵~~~还有倩倩小公主、fushihui和万俟血莲的咖啡~~~呵呵~~~

求收藏和推荐爱你投票哦~~~呵呵~~~

以下正文:

————————————————————————————————————————————————————

一抹孤寂的黑影孤零零的站在大雪纷飞的城墙上,一直目送着城墙根儿底下的黑色马车渐渐远去,终至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才不着痕迹的朝城墙脚下打了个手势——几条黑色的黑影跟着突然闪了出来,之后便一闪而过,朝远去的马车追了上去……

在终于送走了慕远尘和夜婍那对“痴男怨女”后,罗凝芸忍不住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这时候,更夫已经打过第三更了,雪也下得更大了……

“今年冬天的雪来的真早啊!”看着眼前不断飘落下来的鹅毛大雪,罗凝芸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了上辈子的时候,她奶奶曾经念叨过的这么一句话,便不由得轻轻念出了声音——等到回过闷儿来以后,立刻不禁自嘲的笑了笑,随即用她那踏雪无痕的轻功快速的掠过了厚厚的城墙,消失在了朝向皇宫的方向……

大雪纷飞中的崇德殿此时一片灯火通明,包括小遛子和心月在内的“映玉斋”的宫女太监们,以及原本是前去服侍七公主更衣梳妆的,此刻却连带吃了“瓜落儿”的,以为司礼监女官为首的一帮太监宫女们此时正黑压压的跪了一地——个个抖如筛康、面如死灰……

而在龙椅上坐着的绝美男子,那表情就更是诡异的吓人了……

“陛下!这六公主实在是太过分了!就这么公然的协助七公主跟侍卫私通,她根本就是没把祖宗的家法放在眼里!更是没把皇上放在眼里啊!!皇上若再纵容下去,还不知道她以后会再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呢!皇上,臣妾这可都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了祖宗基业!为了皇上的尊严啊!皇上,皇上您不能在姑息养奸了啊!……”随着袁美娥“痛心疾首”的“振臂高呼”,大殿上唯一没有跪着的,咱们的水大少的眉毛也忍不住跟着抽搐了起来……

“能不能让这头母猪把嘴闭上?吵死了!”就在龙椅上的夜琉始终都对袁美娥的话不置可否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了的水逝痕,便毫不客气的迎着夜琉那要杀人的目光,冒出了这么一句——一石激起千层……哦,不!是万层浪……

??!!“大胆!!……你、你、你胆敢辱骂本宫?!……来、来人啊!!……给本宫把这不知死活的奴才拿下!!……”上一秒钟还在“忧国忧民”的袁皇后,这一刻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夜媚那个恶妇也就罢了!连她养的狗也敢如此公然的对着她这个当朝皇后叫嚣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袁美娥的叫声虽然有够响亮,但她却忘了这里毕竟是崇德殿,夜琉就坐在龙椅上,上至大臣侍卫,下到太监宫女,又有哪个会听她这不受宠的皇后的呢?!

?!“你们,你们都聋了吗?!听不到本宫的话吗?!……”袁美娥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立刻就咆哮了起来,但忽又意识到不对,便急忙改口又朝夜琉哭诉了起来,“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皇上……这大胆的奴才竟然敢当众如此辱骂臣妾,这不只是对臣妾不敬,也是对皇上不敬,对皇室的不敬啊!若不严惩,以儆效尤,以后这夜国皇室的尊严何在啊?!皇上的威严何在?臣妾又如何再执掌后宫,如何服众啊?!……皇上若不替臣妾做主,臣妾就没脸再苟活于世了啊!……”

“那你去死!!”一直都没有表态的夜琉,似乎是在跟咱们水大少比谁的话更能噎死人——石破天惊的朝着“哀嚎”不止的袁美娥吼出了这么一句……

“皇上啊!臣妾……??!!皇上,您、您、您、您……您说什么?!”完全沉迷在自己的“精湛演技”中的袁美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终于后知后觉得发现似乎哪里是有些不对的了……

“她人呢?”夜琉才懒得去搭理跪在地上的袁美娥,只是用仇视的目光瞪着面无表情的水逝痕,径自发问道。

“不知道。”闻言,水逝痕立刻就毫无诚意的这么搪塞了一句。

?!“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么?!……来人啊!!”别说是夜琉这个皇帝,就算是个普通哥们儿,面对像咱们水大少似的这种人的如此嚣张的态度,那也是必须不能忍啊!!!……

“哎呦!这是要干什么啊?不就是想找我么?何必跟我的侍卫过不去呢你!”姗姗来迟的“罗氏消防公司”的“执行CEO”兼“集团总裁”罗凝芸小姐再次在关键时刻义无反顾、身先士卒的投身到了抗“火”救灾的第一线……

大言不惭的说着(凝芸:大言不惭?乃这素形容偶呢?琉璃:回答正确,加十分!凝芸:……),直接无视了所有人的罗凝芸,挑着眉毛挡在了夜琉和水逝痕之间——终止了二人正在进行的“以眼杀人”的较量……

“你终于还是来了。”见状,夜琉却突然妩媚的笑了,风淡云轻的朝罗凝芸打起了招呼。

“嗯啊!我再不来的话,我的侍卫长可就要被皇兄大人你给杀了啊!”罗凝芸被夜琉媚笑的一阵恶寒,急忙把身旁的水逝痕又往身后拉了拉,挡了个严严实实后,才又换上一副优哉游哉的表情,一副“好说、好说。”的样子,接下了夜琉的话茬儿。

“夜婍是你放走的?”夜琉并不答话,也没有恼火,只是轻描淡写的进入了今日的“正题”——那表情活像是在说“桌上的方便面是你吃了吧?”一样……

“是啊!怎么?你有什么不满么?”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罗凝芸非常诚恳的回答道。

“我倒是没什么不满,问题是固伦王应该会很不满——明天你叫我拿什么去打发固伦王的求亲使臣呢?”闻言,夜琉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十分优雅的笑道。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要不然……我去?”听到这里,罗凝芸立刻摆出了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最后笑眯眯的伸出她那根纤纤玉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尖儿,大义凛然的建议道。

“不好吧?”闻言,夜琉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好啊?我不如夜婍么?——虽然我的名声是差了那么一点,不过好歹也是凤子龙孙,正儿八经的天潢贵胄、皇家公主啊!是吧?”面对夜琉的“置疑”,罗凝芸不禁有些“委屈”的替自己辩解了起来。

“但我真不想害得固伦王年纪轻轻的,就突然‘暴毙’了,唉……”夜琉很“无奈”的指出道。

“暴毙?有这么夸张么?”听到如此解释,罗凝芸不禁吐了吐舌头。

“有。”这时候,一直被罗凝芸挡在身后的,快要被读者们遗忘了的水逝痕同学突然跑出来“冒”了个“泡儿”——这叫“冒泡儿”?!囧……

?!“……厄……”罗凝芸立刻就被水逝痕噎了个半死,非常不爽的瞪了后者一眼,嘴角那叫一个抽啊!——好嘛!平时拿话噎她也就算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你小子居然敢拆老娘的台?!怒!……

“看来你去是不行啊!”夜琉这时候也难得的暂时跟水逝痕“统一”了阵线。

?!“那就你去吧!”罗凝芸被弄得一时火儿起,忍不住直接抛给了夜琉这么一句——闻言,她身后的水逝痕立刻很不面子的就直接给她笑场了……

“我去了,你来坐这把龙椅?”夜琉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忍不住开口讽刺了起来——全然没顾及到他这句话直接就震傻了满屋子的人……

“我来坐龙椅?……算了吧!你还是别去了——我还没逍遥自在够呢!”罗凝芸很不屑的摇了摇头。

“可就快到寅时了,等天亮以后,你准备让固伦王的和亲使者把谁抬走呢?”闻言,夜琉立刻冷冷的嗤道。

“监察御史冯士铭的独女冯静柔——至于要不要,就由你自己来决定吧!告辞了。”罗凝芸也懒得再跟夜琉斗嘴了,直接公布了答案——说完,便帅气的一个转身儿,拉上水逝痕就直接闪人了……

看着罗凝芸和水逝痕的身影从眼前消失,夜琉的那双妩媚的“狐狸眼”里立刻就冒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目光……

?!“皇上啊!您、您、您、您……您就这么让她走了?!皇家的脸面何在?!皇上您的威严何在啊?!臣妾死不足惜!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皇上您不能……”这时候,先前被夜琉骂“去死”的袁大皇后也终于及时的“死”回来了——死死扯着夜琉龙袍的下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继续“哀号”了起来……

?!“滚!!!”这下子,夜琉刚刚拜罗凝芸所赐,所积压下来的满腔怒火倒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暴怒的骂完,一脚便踢飞了袁美娥……

整个大殿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

“小福子,拟旨:七公主不幸凤御殡天,朕甚感哀伤,着礼部择黄道吉日,厚葬皇陵,永伴先帝,原‘映玉斋’女官及以下宫女太监陪葬。钦赐。”

“再拟旨:监察御史冯士铭之独女冯静柔,蕙质兰心、温文儒雅、秀外慧中、堪称本朝淑女之表率,即刻加封为栖霞公主,下嫁固伦王。刻日起程,不得有误。钦赐。”

……

……本章完结,下一章“ 栖霞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