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118章: 冬天,养精蓄锐的好日子!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118章 冬天,养精蓄锐的好日子!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来更新啦!!呵呵~~~

谢谢没有错爱你和梦幻其变的鲜花~~~呵呵~~~还有E馨、SYQ200918、fushihui、飞舞的香气、嫣然语的咖啡~~~呵呵~~~

亲们以后也要继续支持偶哈~~~呵呵~~~

求收藏和投票~~~被pia飞~~~爬回~~~另外,月底了,有VIP包月的亲们如果有剩余的钻石、鲜花和神笔都统统拿来砸偶吧~~~偶哈哈哈~~~被pia飞出宇宙~~~庐山瀑布泪~~~

以下正文:

——————————————————————————————————————————————————————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

虽说有夜媚留下的深厚的内力护体,是不会感觉到冷的,但是无奈罗凝芸上辈子是“春困秋乏夏打盹儿,睡不醒的冬三儿月”这一信条的忠臣追随者——于是,在这大雪飘飞的隆冬时节,我们的穿越女猪脚罗凝芸小姐就跟那些乌龟、王八、青蛙、癞蛤蟆一样(凝芸:乃TMD这是什么比喻啊?!琉璃:素偶能想到的最贴切的比喻啊!凝芸:乃去死!!!琉璃:……),龟缩在她的寝宫里,享受着她的“冬眠生活”……

当然,罗凝芸毕竟是人,每天除了睡觉之外,还是少不了要吃的,另外,就是时不常的调戏一下我们已经忙昏了头的水大少了——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解释,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罗凝芸优哉游哉的“冬眠生活”,正是建在了水逝痕同学“睡的妓*女还晚,起的比公鸡还早”的痛苦生活之上的……

可是人的忍耐毕竟都是有限滴!于是在这天早上,我们的水大少终于“爆发”了……

就在罗凝芸还抱着个大枕头,径自在自己的凤榻上,梦着周公的时候,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的水逝痕就那么毫不客气的,把怀里的一大摞各种情报信函一股脑儿的砸在了前者的身上……

?!“啊?!……地震啦!地震啦!!……救命啊!……啊!!……房子塌了!房子塌了!……痕痕快跑啊!!……快……?!……”睡梦中的罗凝芸哪里受得了这么一下“重创”啊!立刻就被砸醒了,之后便跳着脚的连蹦带喊了起来……

“跑什么?”水逝痕本来还是一肚子的怒火儿,却在听到罗凝芸下意识的喊出了“痕痕”两个字后,整个人都忍不住一阵尴尬,当然也就火儿不起来了,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便紧跟着冷冷的朝正在发疯的罗凝芸嘲讽的反问了这么一句。

??!!“不是地震么?”罗凝芸这时候也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儿,下意识的问完,紧跟着便朝四周看了看,“奇怪了!……我怎么会那么真切地感觉到被砸了呢?……真TMD见鬼了!……嗯?!这是……?!水逝痕!!你敢砸我?!……”这头“睡母狮”终于在看到洒满了她那凤榻的一大堆情报信函之后,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了——六公主府里便重又响起了那久违的“河东母狮吼”的声音……

说到底,罗凝芸气归气,但她也不会真就把水逝痕怎么样了,于是等到了午饭时间以后,我们的水大少依旧还是大摇大摆的坐在罗凝芸身边,优哉游哉的享用着他的美味佳肴——罗凝芸这种“吃饭皇帝大”的人,有了美食,自然也就暂时选择性的忘记了生气,于是这顿饭吃得还是颇为气氛融洽滴!――|||

“你倒真是吃得饱睡得着!”不知为什么,我们的水大少就是看得到别人,看不到自己——看到罗凝芸吃的那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他就忍不住不爽了起来,而其结果就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挑衅”……

?!“为什么不啊?——难得没什么事情,当然要好好地享受生活了啊!”罗凝芸也不知道是因为全部血液都跑到胃部去消化食物了,所导致的大脑暂时缺血缺氧,还是因为吃的太过认真了,没有去注意,反正这白痴就愣是没有听出来水逝痕话里的讽刺之意——就这么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的,理所当然的回答了水逝痕。⊙﹏⊙b汗

?!“……”于是,我们“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水大少那张樱桃小口就那么抽啊抽啊抽啊抽啊抽啊……一直抽下去了(琉璃:痕痕该不会素被气得面瘫了吧?凝芸:……)……

?!“怎么不吃了?这么快就饱了?——再吃点吧!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也不怕被风刮跑了!真是的……”好一会儿以后,一直把全部精力集中在食物上的罗凝芸,才发现了坐在那里,嘴角不停抽搐着水逝痕的异状——再接再厉的发挥自己“碎碎念”的功力,简直就是不把水逝痕气厥过去绝不罢休的架势!

“袁闻达已经死了那么久了,你打算什么时候送袁美娥上路?”不愧是我们的男猪脚!——水逝痕很快就又回复到了他往日的那种面无表情的状态,冷冷的朝正吃的起劲儿的罗凝芸抛出了这么一句。

?!“咳咳……咳咳咳……咳……厄……你不说我还真都快给忘了,是该送袁美娥去跟她老子团圆了!——不过,天这么冷,要不……就让她再多活两天?”听到这句话,罗凝芸一下子就被塞了一嘴的食物呛到了——说的虽然很是义正言辞,但在看了看窗外银白色的世界后,她便就忍不住又打起了退堂鼓。可说到底,却还是一个“懒”字在作怪!

“你就不怕夜长梦多么?与其等袁美娥知道了袁闻达的死讯后,狗急跳墙的来找我们拼命,倒不如趁现在就把她给收拾了,你说呢?”难得水逝痕这次没有跟罗凝芸一般计较——只是就事论事的跟罗凝芸分析了起来。

“嗯,你说得对!打蛇不死反被咬的事儿可不稀奇——留着她的确是颗‘定时炸弹’!……可我实在是不太想都动活儿,要不……要不你就全权‘代表’我吧!”罗凝芸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然而就在我们的水大少刚刚顺了点儿气儿的时候,她却突然学着三岁小孩儿的样子,出其不意的朝水逝痕耍起了赖来……

??!!“……我……属下遵命。”水逝痕给气的三魂儿去了两魄,也懒得再跟罗凝芸PK了,最后便所幸直接冷着一张脸打起了官腔儿来。

?!“你生气了?”这次,罗凝芸倒是不知啥敏感的要死,立刻就发现了水逝痕的情绪波动——有些讨好的朝水逝痕嬉笑道。

“属下不敢。”对于罗凝芸的“突然”灵敏起来,水逝痕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不过却发现原来还有这么一种方法可以用来‘刺激’罗凝芸?!

“那要不再等几天,然后我们一起去?”发现水逝痕是真的生气了,罗凝芸便嬉皮笑脸的同水逝痕打起了商量。

“还有‘右相’那里——那老家伙现在跟只王八一样,死咬着你不肯撒嘴了,就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情,还得你拿出主意来。”对于罗凝芸的“讨好”,水逝痕则直接选择了无视,而后便继续了下一个话题。

?!“我能有什么主意啊!不过就是把他也给杀了呗!……真是麻烦啊!……”罗凝芸有些无奈的应了一句之后,便开始发起了牢骚,“大冬天的,他们也不嫌累得慌,老实呆着不好么?……干嘛非要在这会儿来找我们的麻烦,真是讨厌死了啊!……”

?!“你要是真那么不想动活儿的话,那就下命令吧!——我去。”听到罗凝芸的这番抱怨,水逝痕倒是有些明白过来了——暂时收起一肚子的怨气,面无表情的朝罗凝芸建议了起来。

?!“你自己去?……还是再等等,我们一起去吧!——反正一时半会儿的,我谅那只老王八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闻言,罗凝芸想都没想就立刻摇头否定了水逝痕的提议——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让水逝痕自己去,虽然只是去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已经大半截儿身子入土了的老棺材瓤子吧!

?!“是不是这几天天气冷,让你觉得哪里不舒服了?”水逝痕虽然自己都觉得这么问很多余,但从没见过罗凝芸这般反常的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把话问出了口。

?!“不舒服?!……不会啊!我这不是挺好的嘛!”这次,罗凝芸是真被水逝痕给问愣了——满是诧异的看了看自己,才迷惑不解的朝水逝痕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非要等几天再处置袁美娥和‘右相’的事情?”水逝痕被罗凝芸的反应弄得忍不住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你说这个啊?”闻言,罗凝芸立刻大言不惭的答道,“我只是想等天气转暖了,春暖花开了再去办这两件事情嘛!”

?!“可这两件事情,跟天气有什么关系?”水逝痕被罗凝芸这一说,反而是更加的不解了。

“当然有关系了!你不知道:冬天,是养精蓄锐的好日子吗?——又不是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情,当然是养精蓄锐最重要啦!”闻言,罗凝芸只是笑了笑,便理所当然的公布出了真正的答案。

……

“就让袁美娥和‘油箱’再多活一个冬天吧!……噢!我竟然是这么的仁慈啊!(琉璃:神啊!乃竟然素这么的不要脸啊!凝芸:乃说谁?!琉璃:说乃!咬偶啊?凝芸:……)……?!逝痕?……人呢?……”当罗凝芸自顾自的大发了一通感慨之后,这才发现我们的水大少已经被她给成功的气厥过去了……

因为在那次之后的很多天里,水逝痕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无视”罗凝芸的存在,所以这天晚上我们的罗大小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脚踢开水逝痕那座别院的大门,然后就那么硬生生的给闯了进去(琉璃:大家鼓掌!凝芸:乃起什么哄?!滚!!琉璃:……)……

?!被吓了一跳的水逝痕本能的抬眼望去——在看到罗凝芸的那张“衰脸”之后,便又直接该干嘛接着干嘛了……

“痕痕,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想好了!我们明天夜里就行动——先去送袁美娥上路,然后再去‘砸漏’那个该死的‘油箱’,好不好嘛?!”一脚踢开大门的罗凝芸在读者们期待的目光中,就这么低声下气儿的求起了饶来(琉璃:乃真素丢光了偶们女人的脸啊!代表人类,鄙视乃!!凝芸:偶也不想啊!但素谁让痕痕这么帅呢!向美男低头,不丢人!!哦哈哈哈……琉璃: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