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130章: ‘男狐狸’来了也一样照扔不误!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130章 ‘男狐狸’来了也一样照扔不误!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过了晌午,淅淅沥沥的小雪便开始飘落了下来——很快就被银装素裹了的六公主府里,这会儿是出了奇的宁静(琉璃:该不会素‘山雨欲来风满楼’吧?凝芸:……)……

百无聊赖的倚靠在躺椅上的罗凝芸,正优哉游哉的吃着在一旁剥着葡萄的墨梅公子喂给她的葡萄肉儿——站在墨梅公子身后的招财则是一脸不爽的盯着罗凝芸,正在“以眼杀人”中……

“属下参见公主殿下。”冷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身黑色劲装的水逝痕突然出现在了罗凝芸的面前——如丝的长发和黑衣上沾满白色的小雪花儿,面无表情的他就犹如一座绝美的冰雕一般。

“逝痕你回来了?来,吃葡萄,南边刚刚才进贡上来的。”罗凝芸不以为意的朝水逝痕招了招手,笑嘻嘻的招呼道。

“水侍卫长,葡萄。”还没等水逝痕应声儿,一旁的墨梅公子便立刻“善解人意”的把手中剥好的葡萄肉儿送到了前者的面前。

“墨儿,你不用管逝痕,他有手有脚的,自己会剥。”不给水逝痕一丝表态的机会,罗凝芸立刻抢白了起来——和墨梅公子配合的那叫一个亲密无间,直接就把水逝痕的脸“变成”了黑色,和后者那身黑色的劲装遥相呼应了起来……

“那这颗葡萄,公主吃了好了。”闻言,墨梅公子立刻“温顺”的把手中的葡萄肉儿送到了罗凝芸的嘴边。

“外面有什么动静吗?”罗凝芸吃说两不误的一边吃着墨梅公子送过来的葡萄肉儿,一边朝面黑如锅底的水逝痕有一搭无一搭的发问道。

“外面现在流言四起,市井间都在传‘六公主殿下夜宿青楼,豢养男宠’的‘谣言’——请公主殿下示下。”闻言,水逝痕立刻面无表情的汇报道。

?!“公主,是墨梅给公主添麻烦了。”一旁的墨梅公子旋即跪倒在地,朝罗凝芸谢罪道——这一跪却是半真半假,一方面的确是有做戏的成分,但另一方面倒也是他为求自保,先下手为强:毕竟“君”威难测,谁知道六公主下一刻会不会突然就翻脸了?!想要在这个地方更好的生存下去,就必须要牢牢的抓住眼前的这个女人!背靠大树才好乘凉嘛!……

?!“这是干什么啊?快起来。”罗凝芸被墨梅公子这一跪弄得,倒是真有些惊讶了——半真半假的急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墨梅公子,满不在乎的安慰道,“本宫既然敢做,就不怕别人会说!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就让他们说去——你要是真这么介意的话,那本宫这就叫逝痕去让那些八婆都彻底的闭上嘴!好不好?”

?!“公主言重了,墨梅不在乎这些,只是害公主的清誉受损,实在是罪该万死。”闻言,墨梅公子立刻诚惶诚恐的又跪了下去。

“怎么又跪下去了?快起来。”罗凝芸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重又把墨梅公子给拉了起来。

“属下告退。”看到这一幕,水逝痕脸上那万年冰块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强压着内心的怒火说完,转头便走……

“慢着。”见状,罗凝芸的眼睛突然一亮,旋即非常傲慢的开口喊道。

“公主殿下还有何吩咐?”被迫停下脚步的水逝痕,强忍着怒气,朝始作俑者的罗凝芸恭敬的开口问道。

“没什么吩咐,就不能叫你留下了?”罗凝芸优人一等的颐指气使道,“水大侍卫长的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本宫开口都快要留不住你了呢!——怎么?忘了身为侍卫的职责了吗?”

“属下的武功是公主殿下亲自教的——公主殿下武功绝顶,属下望尘莫及,深恐留下护卫公主反而会成为累赘,故不敢久留。”水逝痕的火气儿明显是上来了,冰冷的语气开始变得刻薄了起来

可怜一旁的墨梅公子被这句不只真假的话说的脸一下子就绿了——水逝痕的武功是六公主教的??!!……开什么玩笑?!……

“尽不了护卫之责,就尽侍奉之责好了。”罗凝芸语带讽刺的挑衅道。

“侍奉?侍奉公主这种事儿已然有人乐得效劳了——我又不是青楼的男*娼!没这个义务!”在读者们期待的目光中,我们的水大少终于不负众望的“大暴走”了……撒花……――|||

?!“水逝痕?!你……”罗凝芸顿时就被气得七窍生烟的跳了起来——不对啊!为什么事情并不是按照她之前设想的那样发展的呢?!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启禀公主殿下,宫里的传旨太监郑公公来了。”就在这僵持不下的千钧一发之际,曹仁那衰神般的声音忽然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见!!”罗凝芸正有气没地方撒,见到曹仁这倒霉催的“丧孩子”,立刻就不容分说的怒吼了起来。

??!!“公、公、公、公主殿下,郑公公是来宣旨的啊!”曹仁被这一骂,也立刻就看清了眼前的阵势,急忙跪倒在地,磕磕巴巴的解释了起来。

“传什么旨?!有什么好传的?!让他滚!!”罗凝芸真是气疯了,听都没听清楚曹仁的话,立刻就给劈头盖脸的骂了回来。

“参见六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就在曹仁被骂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公鸭嗓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罗凝芸有种自己的命令被彻底无视了的感觉——水逝痕无视她也就罢了,现在曹仁竟然也敢阴奉阳违了?至于眼前这个尖嘴猴腮的老太监,就直接去TMD吧!(琉璃:乃这素迁怒!凝芸:乃也去TMD!!琉璃:……)

“奴才是崇德殿的传旨太监郑源,六公主接旨。”尖嘴猴腮的老太监先是恭敬地答完话,之后便高举起手中的圣旨,异常嚣张的朝罗凝芸颐指气使的命令道。

“你念吧!”就在以曹仁和墨梅公子为首的一屋子人准备跟着下跪接旨的时候,罗凝芸竟然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躺椅子上——异常嚣张的朝郑源摆了摆手,放肆的命令道。

??!!“六、六、六、六公主殿下?!这、这、这、这、这是圣旨!……”郑源差点被吓昏过去,结结巴巴了好半天才表达清了他的意思——这是郑源当上崇德殿传旨太监一职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毕竟还从没有人敢如此大逆不道的违抗圣命,对皇帝老子大不敬啊!!

“不念就滚!!”罗凝芸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火气,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毫不留情的怒吼道。

?!“……奉、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查、查、查六长公主行、行为不端……豢、豢养……男、男、男……宠……律下不严……致使府中侍卫……当、当街行凶……旨到,着六长公主即刻……即刻携、携侍卫长水逝痕……进宫面圣……钦、钦此。”一股巨大的杀气劈头盖脸的把个郑源给砸了个晕头转向——直到下意识的磕磕巴巴的念完了圣旨,他都还没有回过魂儿来……

“郑公公,这圣旨真个是皇上下的?”罗凝芸这会儿心里的怒火也稍稍减少一点了,表情凝重的朝郑源开口质问道。

?!“回、回禀公主殿下,是、是皇上下的旨意不、不、不假……公主也不要太过介怀,实是右相联合多名朝中重臣参奏公主殿下多日……事实俱在,皇上、皇上也不好太过袒护……所以,所以……如果公主殿下不好出面,那不如就留在府中,对外称是闭门思过,让水大人随奴才回宫复旨,到时候,象征性的小惩一番,对右相所奏当街杀人之事有个交代,事情也就算是了了!……请公主殿下定夺。”稍稍缓过一点神儿来了的郑源,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另一项“任务”——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毕竟拿了大公主她们那么多的银子,他自然是要认真的替人家办事儿了。

?!“这是皇上的原话?”闻言,罗凝芸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冷冷的问道。

??!!“……是……是皇上说、说的。”郑源被问的瞠目结舌了好半天,才终于结结巴巴的应了声儿。

“还废什么话!郑公公,走吧!”一直静立在一旁没有做声的水逝痕突然就毫无来由的蹦出了这一句。

?!“……啊?……是,水、水大人……请。”郑源做梦也没想到这事儿竟然这么简单就被他给办成了,立刻客气的朝看不出表情来的水逝痕,拱了拱手中的拂尘。

“站住!!”暴喝一声,下一刻罗凝芸已经从躺椅上跳了起来,“郑源!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本宫今天就明白的告诉你:本宫的人,只有本宫可以处置!并且说到底,那也是本宫的家事,本宫要处置也是关上门自己处置的,无论如何,也都还轮不到外人来插手!听明白了?!”

??!!“……”郑源被这一吼,直觉得那劈头盖脸的砸过自己一次的巨大杀气,又一次来临了………

“本宫的话,就有劳你带来的这些小太监转达了。”罗凝芸冷冷的朝郑源说完,立刻便朝四下吩咐道,“来人啊!给本宫拿下这个阉货!带到后院的湖边去!”

罗凝芸的话音儿才刚一落下,立刻就从四下里钻出了十余名公主府的侍卫,饿虎扑食般的把个吓傻了的郑源捆成了个大粽子,便浩浩荡荡的朝公主府的后院出发了……

“墨儿,来!本宫让你见识一下本宫在后院湖里养的几条小宠物。”罗凝芸邪笑着说完,便不由分手的拉着已然被吓呆了的墨梅公子,悠哉悠哉的跟着往后院去了——在走过水逝痕身前时,还故意无视了后者的存在……

“扔下去!——哼!敢跟本宫作?!对今天就是‘男狐狸’来了,也一样照扔不误!”随着罗凝芸恶狠狠的吼声响起,郑源被笔直的投入了碧水湖中……

很多年以后,罗凝芸都对那日的做法后悔不已——真是吃多了,扔湖里叫侍卫扔就是了!她干嘛非要多次一举,还亲自观赏“全过程”啊?!结果不但水逝痕和墨梅公子嘛事儿没有,就连她一向不待见的招财看完之后,也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只有她堂堂的六公主殿下吐了个稀里哗啦……丢死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消息楼的黑色信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