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132章: 一夕之间风云突变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132章 一夕之间风云突变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夕之间风云突变

三更响过,整座消息楼都进入了梦乡——唯独总堂主倾陌的房间还依稀可以看到在闪着烛光……

玄衣男子正借着幽暗的烛光,认真擦拭着手中的软剑——银光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映在了上面……

?!“谁?!”玄衣男子大骇之下,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全身紧绷的进入了战备状态。

“是我!”不耐烦的女声响了起来——昏暗的烛光下,隐约可见一张满是怒火和焦虑的面容。

?!“楼主?!……属下参见楼主!”看清楚来人竟然是罗凝芸后,玄衣男子,也就是倾陌立刻就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这是你给我送过去的?”罗凝芸也懒得再啰嗦,直截了当的说着,把手中的黑色信柬扔在了倾陌面前。

?!“这是……回禀楼主,这是属下今天早上得到的情报,上午的时候水堂主过来了,所以就正好由他给带回公主府去了。”见状,倾陌立刻毕恭毕敬的答道——他当然知道罗凝芸和水逝痕的关系正处于紧张时期了,唯恐一不小心沦落成了罗凝芸的出气筒,做了炮灰,所以当提及水逝痕的时候,立刻异常的小心翼翼了起来。

“我知道是他拿回去的,我是问你,这上面的情报是真的吗?”罗凝芸焦躁不安的点了点头,急忙追问了起来。

“回禀楼主,是真的。”倾陌底气十足的答道。

“那袁美娥是怎么死的?”罗凝芸也知道之前是多那一问——消息楼的情报什么时候出过错?!

“是被乱剑砍死在坤淑宫里的。”闻言,倾陌立刻面无表情的陈述起了事实。

?!“乱剑砍死的?!……知道是谁下得手吗?‘男狐狸’是不是疯了?”对于这个答案,罗凝芸着实是吃了一惊——不是下毒,不是暗害,竟然是堂而皇之的直接乱剑砍死的?!当朝皇后娘娘被人乱剑砍死在自己的寝宫里,那是个什么概念?!

“是夜皇,他疯了。”倾陌略一犹豫,旋即简洁明了的答道。

??!!“什么?你说袁美娥是……是‘男狐狸’杀的?——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可能?!”罗凝芸对这个答案显示是不能接受的,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的嗤之以鼻道。

“袁美娥腹中的孩子不是夜皇的。”闻言,倾陌立刻加以解释说明道。

????!!!!“……”罗凝芸被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立刻打成了一尊石像……

天蒙蒙亮的时候,六公主府还沉浸在一片祥和的睡梦之中——水逝痕清冷的别院悄然无声的静立在那里,院墙上却冒出了一颗大脑袋来……

终究还是水逝痕对了!

这是个疯狂的地方!所有人都是疯狂的!原来她天天诅咒的夜媚不是变态!相反,她恰恰才是这个地方最正常的一个人!不是么?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世界?!当朝公主竟是最大的邪教教主?皇帝老子被戴绿帽子?皇后娘娘偷汉子?满朝文武狗咬狗?……她错了!大错特错!在这个疯狂地方,要想生存下去,看来就只有按照夜媚所说的,只有变得冷血无情一途……

然而,真要变得彻底的冷血无情那就不是人了!所以,即使是夜媚,恐怕也是对什么特定的事物残存着一丝感情的吧?——如果一个人变得毫无牵挂,那他就不再是人,而是行尸走肉了……

那么在这个陌生而又疯狂的地方,她这个穿越来的外来者的牵挂又该是什么呢?

眼前浮现出了那抹熟悉的黑色身影——会是他吗?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已经很久了,毕竟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紧闭着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黑色劲装的水逝痕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逝痕……在这里……”有些尴尬的喊出了声,趴在墙头上的罗凝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属下参见公主殿下。”对此,深感意外的水逝痕很快就抹去了脸上的那丝意外,冰冷着一张脸,朝罗凝芸冷冷的请安道。

“……你别生气了好吗?”罗凝芸一咬牙,从墙头上跳了下来——不就是道歉吗?!又不是没道过!更何况本来也是她错了!大女子能屈能伸,这不丢脸!

??!!“……属下岂敢。”深感意外的水逝痕忍不住挑了挑眉毛,终于还是压住了心头的震惊,冷冷的给罗凝芸顶了回去。

“我跟你道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真心想向你道歉的。”罗凝芸深深吐出了一口气,突然严肃而又虔诚的开口道,“袁美娥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不该妇人之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再也藏不住的震惊和意外清楚地写在了脸上,水逝痕直接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也许你说得对,虽然不是我本心愿意的,但事实上我这条命就是连带着你们这么多条命的——出于责任也好,出于道义也罢!我想我是连想死的权利都没有的……当然!我可从没想过要死!我还没有活够呢!今天,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不顾大局,任性妄为了!原谅我好吗?”罗凝芸有些凄凉,有些无奈,却又非常坚定的说道。

?!“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面对着罗凝芸已经能同真情告白相媲美了的这番慷慨陈词,在读者们期待的目光中,我们的水大少竟然丝毫都面子不给的冒出了这么一句……TT

“……我、我看了你昨天留下的那个……那个……袁美娥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男狐狸’的……是我多事儿了……那个……你是对的……我错了……”如此煽情的真情流露就这么被水大少给无视了,罗凝芸的心在哭泣——尴尬的吭哧了很久,才把简单的几句话给说明白了……

?!“夜皇亲手砍死了袁美娥和那个野种,你应该很高兴吧?”听到这里,水逝痕突然话里话外都夹杂上了几分嘲讽之意。

?!“高兴?……按理说‘男狐狸’替我们解决了个大麻烦,我是该高兴的,但是我现在真是高兴不起来啊!”不知怎么回事儿,罗凝芸反正是又选择性的犯起了白痴,愣是没听出来水大少的冷嘲热讽来,还一脸无奈的朝后者诉起了委屈。

“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水逝痕忍不住又挑了挑眉毛,冷冷的问道。

“一言难尽,不说也罢!”罗凝芸说着强打起了精神,“逝痕,这些日子都是你一人在忙,辛苦你了!……我保证以后,不再这么任性了,你别再生气了好吗?”

“我没生气。”闻言,水逝痕在愣了一下以后,旋即风淡云轻的搪塞了起来。

“你没生气才有鬼呢!你那张脸都快成‘包黑炭’了!”被搪塞了的罗凝芸立刻不满的小声嘟囔了起来。

?“包黑炭?什么东西?”水逝痕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虽然不知道罗凝芸口中的“包黑炭”是什么东西,但直觉告诉他那绝不是什么好词儿!

“没什么,就是一个人,长的特别黑,脸比锅底还黑,所以被取了外号叫‘包黑炭’……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呀!”罗凝芸解释了半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严重跑题了,急忙打了下嘴,“逝痕,答应我,别再生气了,好么?”

“我生不生气,你真的在意么?”水逝痕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难懂了起来。

“还记得么?我曾经对你说过: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所以你是不是生气,我真的很在意。”罗凝芸很认真的答道。

“朋友么?……呵……好吧!”迎着罗凝芸坦诚的目光,水逝痕突然有些自嘲的冷笑了起来。

?!“那,这么说……我们和解了?”罗凝芸被水逝痕笑的有些恶寒,随即小心翼翼的求证道。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故意无视了罗凝芸期待的目光,我们的水大少顾左右而言的追问道。

“最近这几天,大公主和右相他们有什么新的动作吗?”闻言,罗凝芸知道水逝痕的气儿已经消了,所以换到正经的话题后,立刻就跟着严肃了起来。

“什么动作都没有,不过现在已经绷到了最紧的程度,这次袁美娥的死,恐怕会演变成一场大混乱的导火索。”水逝痕风淡云轻的回答道。

“嗯,传令绝杀门,让司徒清速调血杀阁和影杀阁上京——就让他们先运动到上京城郊外待命吧!”闻言,罗凝芸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

?!“你要有动作了?”水逝痕颇感意外的追问道——主动出击么?这似乎不是坠崖失忆之后的罗凝芸的作风了……

“还没想好,不过调过来总是有必要的!毕竟是要变天儿了——有备才能无患嘛!”说着这番话的罗凝芸,脸上那随意中带着狠辣的表情像极了冷血无情的六公主夜媚——让人忍不住寒彻心扉……

??!!“知道了。”水逝痕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熟悉的夜媚,默默地应过声儿,便恭敬的退了下去——睡着了的老虎要“醒”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用不着感谢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