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96章: 残影也是影!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96章 残影也是影!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个那个偶来更新了,飞舞一直说偶的章节太短,汗~~~偶决定从这次开始每个章节的字数上升到2000字了,呵呵~~~

谢谢csyy19900129u、飞舞的香气、yh8426和wsbb9096的咖啡了~~~呵呵~~~

求收藏和投票哦~~~琉璃正在跟一个姐们儿PK的说。呵呵~~~琉璃快要被她KO了,泪奔~~~

以下正文:

—————————————————————————————————————————————

午后的阳关透过浓密的树枝和绿叶,在朱红色的高墙上制造出一片片的叶影斑驳,让这座深山中的大庄园显得格外的宁静和谐……

水雾弥漫的温泉水池旁,一身薄纱的婀娜少女正轻轻的拭着自己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旁边铜镜里若隐若现着一张“此颜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的绝世容颜……

“门主?门主?”就在罗凝芸正专心致志的打理着自己的一头秀发时,门外突然传来的了水逝痕的声音。

?!“进来吧!”罗凝芸微微一愣,随手拿起一件黑色的长袍披在了身上,旋即朝门外应声道。

???!!!“你、你、你……你怎么没易容?”罗凝芸的话音儿刚落,水逝痕便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看到罗凝芸的真容,立刻就不由得口吃了起来。

?!“我、我、我、我、我、我……我没易容怎么了我?!——你别老是给我一副活见了鬼似的样子,好不好?!”见状,罗凝芸非常不满的河东母狮吼了起来。

“……是。”水逝痕被吼得哑口无言,最后只好无奈的应了一声了事儿——这白痴女人当然不知道她自己的那张真容是何等的引人犯罪了?!她是可以不在意,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好不好?!真是岂有此理!!……

“对了,这也好几天了,小受那里怎么样了?”罗凝芸是那种发完火儿就完的人,这会儿已经朝正在暗自郁闷着的水逝痕打听起花醉的情形来了。

?!“我怎么知道?”闻言,水逝痕立刻不满的冷哼道——这白痴女人自从被磕了头以后,就变得很喜欢给人取外号了:先是莫名其妙的管‘夜皇’叫‘男狐狸’(虽然长得真的有点像吧!),现在又关花醉叫什么‘小瘦’(只因为长得瘦就要被取外号么?)?天知道在她那被磕了的脑袋里,是不是也给他取了个什么难听而又怪异的外号?!

?!“你不会去看看么?”罗凝芸不爽的责备道。

“想知道你自己去看啊!”水逝痕不买账的嗤道。

?!“不是你跟我说让我先别去刺激他们的么?!”罗凝芸的嘴角那叫一个抽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可腿不是长在你自己身上么?”水逝痕继续不怕死的挑衅道。

???!!!“水!逝!痕!……别让我抓到你!”被气得头顶上冒青烟的罗凝芸一边恶狠狠地威胁着,一边朝早就已经开始闪人了的水逝痕扑了过去——一场“猫鼠大战”就此展开……

几家欢喜,几家愁……

司徒清无奈的端着一碗参汤站在床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已然瘦的没了人形的花醉一脸惨白的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刻意的回避着床边的司徒清……

“影儿?影儿?……你睡着了?……”过了半晌,司徒清终于忍不住先出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门主不是一向最厌恶男风么?这次为什么会放过我们?”花醉终于很给面子的睁开了眼睛,只可惜一开口就挑了个非常沉重的话题。

??!!“这、这……我这几天都围着你转,还没顾及到这些……不过,听水逝痕的意思,门主本来从一开始也没有杀我们的意思——你动手太突然,所以才……当时连水逝痕都出手想要阻止你来着。”司徒清给花醉问的一愣,终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多么重要的问题——他一边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把花醉慢慢的揽进了怀中……

?!“你不觉着这说不通么?”花醉就这么任司徒清占着便宜,淡淡的反问道。

“是说不通!不过,我想水逝痕应该没有骗我,否则的话,为什么门主不但没有杀我们,反而还为了救你把‘血苓玉萼’拿出来了?!——要说水逝痕是在骗我,那可就更说不通了!”司徒清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可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还是不得重点。

“正是这一点才说不通——门主向来视人命如草芥,怎么可能会用‘血苓玉萼’来救我?你不觉得这根本没有道理么?”花醉很困惑的摇了摇头,不肯接受司徒清的解释。

“不管那些了!这些事情等一下,我去找水逝痕问明白不就行了么?”司徒清无奈之下,只好快刀斩乱麻的安慰起了花醉。

“看样子,门主这次离开之后,还会让你继续主持绝杀门的事情。”闻言,花醉只是淡淡一笑,随即便转移了话题。

?!“好像应该是吧!”司徒清虽然不明白花醉为何会突然有此一问,但还是马上就顺着往下说了。

“还记得我们曾经避雨的那个‘慈闵寺’么?”闻言,花醉突然风马牛不相及的冒出这么一句。

????“记得……记得是记得,但你怎么突然想到说这个?……”司徒清被问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诧异的追问了起来。

司徒清当然记得: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和花醉才刚刚在一起,在一次任务结束后返回绝杀门的路上,碰巧路过了这座香火不是太好的‘慈闵寺’,因为当时碰巧下起了雨,于是花醉就提议要去那里避雨,他司徒清这样的人要是信鬼神,那才真是白日见鬼了呢!所以去避雨的时候,出于自身见不得光的职业习惯,他本想要杀光庙里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和尚,但却被花醉阻止了,也正因为这样,才没有让这世间又莫名其妙的平添了几缕冤魂!——说起来也真是讽刺!堂堂绝杀门十二阁之首的血杀阁阁主竟然会以“少造杀孽”为由,阻止自己的顶头上司杀人,这要是传出去,那绝对就是天下头号大笑话!!

不过,也正是这一次,让花醉跟‘慈闵寺’的主持法空大师不可思议的竟然成了一对儿忘年之交——法空大师对于花醉和司徒清的身份却一定的怀疑,但却也从不曾说破过,他也不指望能劝说这样的两个人放下屠刀、去立地成佛。只是借用他们手中的刀在这深山里保住了一块佛门净土罢了。何况还有那数目多的叫人乍舌的“香火钱”呢!至于那钱是怎么来的也并不重要,反正大都被他拿来做了善事了……

“等门主走了以后,你就把我送到‘慈闵寺’去吧!”花醉突然挣开了司徒清的怀抱,异常认真的向后者说道。

????!!!!“什么?!……你要去当和尚?!……”司徒清差点被花醉给吓的心肌梗塞了。

“不是出家,我只是想在那里修养而已。”见状,花醉只是轻声解释道。

“那也不行!!……你留在门里休养不是一样?!法空那里陋室粗食的,连荤腥都没有——你能休养什么啊?!”司徒清简直起跳了起来,一把抱住花醉,激动地驳斥道。

花醉并没有应声,只是眼神迷离的看着远处,淡淡的叹了口气。

“影儿,你答应要一辈子做我的影子——你忘了么?”司徒清见状,赶忙又安抚了起来,“这次老天保佑,让我们大难不死,我们以后应该珍稀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更加好好的相处,不是么?——你要是再说要去‘慈闵寺’的鬼话,我这就去把法空宰了,把‘慈闵寺’拆了!你也不想我这样做,对吧?”好嘛!司徒大哥您这次可是威逼利诱全都给用上了。汗一个!

“一个残破不全的影子,你还打算要吗?”花醉的声音轻得简直快要听不到了。

?!“残影也是影!”司徒清微微一愕,旋即坚定的回答道。

……

深秋的风轻轻拍打着半开的木窗——木窗里面是一团紧紧抱在一起的隐隐约约的身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又是风平浪静的好日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