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目录] > 第98章: 你敢给我BL一个试试的?!

《千面六公主(第一部完)》

第98章 你敢给我BL一个试试的?!

红狐狸琉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更新来了~~~哦哈哈哈~~~

谢谢风轻云淡水清浅的咖啡~~~呵呵~~~

偶再吼:求收藏和推荐~~~被pia飞~~~

以下正文:

—————————————————————————————————————————————————

水逝痕是那种说风就是雨的性格,所以在罗凝芸还像往常一样,一天到晚忙着去搞“偷窥”的时候,他这边就已经做好了启程的准备了——为罗凝芸特意准备的那顶画满了各种搞笑和奇怪图案的大红轿子正是他现在心情的写照……

??!!“这、这、这、这……水逝痕!你搞什么鬼?!……”本来还兴高采烈的罗凝芸在看到眼前这顶“别致”的大花轿之后,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你不是说要坐轿子回去么?”水逝痕理所当然的答道——不带一丝羞愧之色。

“不用了,我还是用轻功吧!”罗凝芸无奈说完便立刻闪人了——再不走,她怕是都要气的心脏病突发,当场就挂掉了。

被留在原地的水逝痕这时候才终于心情大好的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只除了嘴角上那抹奸计得逞的奸笑之外……

既然要走了,那于情于理当然都应该去告个别了,于是罗凝芸便大摇大摆的闯进了这几天以来,她天天跑去偷窥却从不曾进去过的司徒清的寝室……

?!“噗!……”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罗凝芸那张特写号大脸,成功的让花醉把刚喝进嘴里的参汤一点不带浪费的全部喷到正端着碗喂他的司徒清的脸上……

“唔!……”毫无准备之下就变成了落汤鸡的司徒清忍不住跳了起来,下意识的用力甩了甩脑袋。

“……Iamsorry!……”见状,罗凝芸尴尬的愣在了当场——神啊!杀了她吧!真TMD丢死人了(琉璃:乃也知道丢人么?凝芸:好说,好说。正是拜你所赐!琉璃:……)……

“门主……属下失、失态……”这时候花醉已经赶忙抹去了残留在嘴边的参汤汁,朝罗凝芸欠身行礼了。

“属下参见门主!”被喷了一脸参汤的司徒清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所幸也就那么顶着一脸的汤汤水水,直接跪给罪魁祸首的罗凝芸看了。

“没事儿,没事儿!”罗凝芸急忙摆了摆手,然后就非常不客气的,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床边——把司徒清愣是给挤到一边去了……

?!“门主……”花醉无疑是被罗凝芸的举动个吓到了,忙不急跌的想要起身。

“别动,别动……我就是来看看你——好些了么?”见状,罗凝芸顺其自然把她那双“色-手”(凝芸:什么叫“色-手”了?琉璃:“色-女的手”简称“色-手”啊!凝芸:乃给偶去死!!琉璃:……)搭在了花醉的肩膀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我其实真的只是想逗你们玩玩的,没想到你的性子那么烈——知道么?作为‘小受’,其实性子太烈了是不好滴,那个……就是……@#¥%&……”

“镇定!镇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刚刚被罗凝芸一屁股挤到一旁去的司徒清立刻就紧握了双拳,反复不停的一遍遍的催眠着自己——真怕会忍不住冲上去,一巴掌拍死这个胆敢占他的影儿“便宜”的老色-女……

???!!!“门、门、门、门、门、门、门……”花醉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差点就当场昏给罗凝芸看了——就这阵势?别说是天真单纯的花醉同学了,就算是水逝痕这种我党……哦,不!是我们这本小说里“久经考验”的老同志……哦,不!是男猪脚,那也是逃不过“不吓死也要吓掉一层皮”的噩运滴!(凝芸:天马流星拳!!!琉璃:啊!!!!……被PIA飞……)

?!“水……”就在司徒清暗自纠结的时候,一只纤纤玉手突然毫无预兆的揽住了他的肩膀……

“想让她放开花醉,你就别动。”水逝痕态度强硬的制止了司徒清下意识的挣扎,不爽的命令道。

?!“他这是怎么了?用不用叫大夫……??!!你们在干什么?!……”罗凝芸很不要face的认定了花醉的反应不是被她吓的,而是伤势复发了,便转过头去,想让司徒清去叫大夫,但却发现了水逝痕跟司徒清正抱在一起——那姿势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要多诡异就多诡异……

“没干什么,你不是喜欢看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的么?——属下等正在替门主分忧!”水逝痕不着痕迹的用力抱紧了想要跑开的司徒清,用挑衅的语气朝罗凝芸义正言辞的回禀道。

?!“那、那……那也不用你抱!!……快给我放开!!……真是气死我了!!”罗凝芸听的是瞠目结舌——怒吼着冲上前去,生硬硬的“拆散”了正“相亲相爱”的抱在一起的水逝痕和司徒清……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们?”闻言,水逝痕不爽的挑起了眉毛,冷冷的质问道。

“花醉!给我看好你的男人!不然我就把他给活埋了!!”罗凝芸可没有听出水逝痕话中的意思——只见她一手薅(hao,一声)住水逝痕,一边拖着往外走,一边朝正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花醉怒吼道。

“影儿?……你、没事儿吧?……”自罗凝芸拖走水逝痕后,又过了很久,司徒清才慢慢的回过神儿来,却发现床-上的花醉正一脸诡异的僵笑着……

?!“没什么。”花醉被叫得一愣,旋即摇了摇头。

“那你、你怎么……这幅表情?”见花醉的表情还是那么BT,司徒清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清,我没事儿的——这回我终于弄明白这次门主为什么会不按常理出牌了。”花醉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终于开口向司徒清解释了起来。

???!!!“为什么?”司徒清虽然被花醉的话弄得云里雾里的,但相比之下,他也更关心花醉所谓的他知道的真相是什么!

“有人改变了她。”花醉淡淡的说出了答案。

?!“有人改变了她?是谁?”司徒清被这无头无尾的答案说的很是不解,旋即追问了起来。

“水逝痕。”花醉对司徒清的“迟钝”很无奈,只好具体的说出了人名。

?!“啊?水逝痕?……啊?!你、你、你的意思……意思是……是说……”这下,司徒清就是再“迟钝”,却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他要是再不纳不过闷来,那可就真是智障青年,勇往直前了。

“水逝痕之于她,就好比我之于你。”花醉释然的笑着公布了最终答案。

“……原来如此!”司徒清的大脑“缺油”了。(凝芸:啥意思?琉璃:这都不知道?就是转不动了。凝芸:我这不是就知道了嘛!琉璃:……)

相信我:类似两个美男在你眼前大搞暧昧这种画面,那的确是一种视觉盛宴!是美的享受!但如果其中一个美男是你喜欢的男人,那它可真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以上摘自《罗氏凝芸经典语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哪里来的黄毛丫头?!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