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01章: 枝与蔓的绵密 (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01章 枝与蔓的绵密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阴沉沉的,室内有些暗,自端顺手开了餐厅的灯,然后坐下来,先从餐桌那一叠报纸上拿过来一份,随手翻着。

佟铁河是纸版书报的忠实拥趸。家里从国内到国外,从党报到军报,每天都有厚厚的一叠。就算是没时间看,他也喜欢在早上胡乱的翻一下大标题。

陈阿姨给她倒了果汁,看到她手里报纸,微笑了一下,说:“这么说,往后一段时间,你父亲该忙坏了吧?”

自端笑了笑,点头。这些日子她心慌意乱,往常该注意的东西都没注意到。海军六十周年,四月里要阅兵的。父亲真的该忙坏了。难怪铁河那天晚上特意嘱咐她,没事不要给爸爸添乱。他这个女婿,做的比她这做女儿的还细心——可话又说回来,她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嘛?

家里的钟几乎在同一时间响了一下。这一声很有层次感,余音缭绕。

自端抬眼看了一下壁钟,已经八点半,佟铁河也该下来吃早点了。这人不是放假放的松懈了吧?这时候客厅电话响了,陈阿姨刚要出去接,她示意自己去。

是婆婆。

自端习惯性的拿着电话走到落地窗前去听,发现外面下雪了。

她听着婆婆在电话里轻声细语的嘱咐这个,嘱咐那个……如果雪花飞的进来,撞到她的心上,都会被融化的。

这是春雪呀。下的这样大。扑簌簌的,从灰色的天幕滚下来。周围安静的,仿佛一切都凝滞了,只有雪落的轨迹。

自端回到餐桌上,佟铁河已经吃了半碗粥。听见她来,说了声“早”,眼睛没离开报纸。

自端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报纸,问道:“你哪天去香港?”

“周五。”他看了她一眼,“一起去?”

“真要一起去,你就该难受了。”她继续翻着报纸。

佟铁河看她。

自端慢条斯理的说:“我不是那么小器的人。公事是公事,没必要麻烦你的新闻部封新闻。”

“你怎么知道的?”他皱眉。

她淡淡的,“四哥给我打过电话。”

佟铁河在心里骂:怎么没想到封住邓力昭的嘴!

“也不都是因为你。”

“嗯。”

“爸也说了,叫低调一点儿。”他想了想,“要不我不去香港了吧,反正也是照程序走。让梅镇宁去得了。”

梅镇宁,光亚大中华区总裁。最近几年,光亚抛头露脸的事儿都让他出面办。包括一些很重要的捐款、援建和媒体访谈。

“随你。”她低下头,继续看着报纸,“不过你要去的话,告诉我一声儿——答应了妥妥的。”

原来如此。这些小事,她倒是放在心上。想了想,他又问了一句:“真不介意?”

她皱眉,这人今天好啰嗦。

耐着性子,她说:“真的。横竖都是不相干的人。”

铁河听到这句话,没再出声,只是抿了唇。

……

“呀……呀……呀……”

“嗨!”

“呀!”

“……嗨……”

两个穿藏青衫子的剑客,在馆里厮杀着。木剑磕碰在一处,发出木器相撞特有的清脆声音。身材更加魁梧高大的剑客,步伐沉稳有力,将对手步步进逼,终于令其缴械。对手架着他的剑,单膝跪在地上。他收住势子。

“再来?”他问。

“不来了!”对手喘着粗气,撑着剑,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于是向对方行礼。随后将木剑夹在胁下,伸手从下巴处将头罩一顶一提,露出脸来,正是佟铁河。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