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02章: 枝与蔓的绵密 (八)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02章 枝与蔓的绵密 (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丫的,你今儿打鸡血了?”邓力昭将头套一把拉下来,甩在身边,摇着头,不住的喘着粗气。

佟铁河伸手,一把将力昭拉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拍的他简直没背过气去。

铁河说:“是你逊。”

“K!你丫一宿起三四回给孩子喂奶试试,你不逊,我服了你!”邓力昭翻了个白眼。

佟铁河撸着湿嗒嗒的头发,撇了撇嘴,问:“不是有保姆?”

“呼……保姆?保姆是有一堆,可是她晚上不让保姆碰孩子。”

两人面对面站着,都看得到对方发梢滴落的汗珠。

铁河抱着手臂,“所以就是你起来给孩子喂奶?”

“只要我在家,就是我来。”力昭摇头,甩着头发,水珠四溅。

佟铁河匪夷所思的看着力昭。

力昭对他笑笑,“不信?”

铁河又一撇嘴。

他还不知道力昭?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懒的掉渣……他就是传说中那不愿意抬手给脖子上的大饼转个圈而饿死的那位。

“真的!”

铁河一挑眉——真的?这又一位“真的”。他们都“真的”,显得他假惺惺的,什么世道。铁河转身。

力昭笑着,和铁河一道往更衣室走。

“你是……”力昭摆着手,“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了……那小胖胳膊小胖腿儿,那小脸蛋儿……那奶香味儿!”

两个人进了更衣室,把道服脱了,准备去淋浴。

力昭就在铁河耳边絮叨。

“哎呀……你是真不懂那乐趣……”

“是,我不懂。你家娃娃拉的屎都是鸡蛋黄吧?”铁河关上橱门,转身便走。

“你怎么知道?”力昭追上去,笑道。

“神经!”铁河擦着脸上的汗,推开一间浴室进去。力昭进了隔壁间,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他女儿的趣事。铁河把水流开大一些。哗哗的水声,夹杂这力昭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大中午的约着去泳池游水、合着伙儿闹腾的大人们没法儿办公,这还是昨天的事;可他们,永不再是光着身子在澡堂子里胡打胡闹的少年了。

铁河笑了一下。

也是,那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

“喂!”正穿着衣服,力昭忽然靠过来。

“干嘛?”铁河擦着头发。他的目光,落在力昭的脖颈处。那伤口,像是小孩子的嘴……哭泣的嘴。

铁河擦头发的动作,停了半拍。

“你那个……是不是不好使啊?”力昭抬了抬下巴示意他。

“滚!”铁河抬起脚来就要踹。力昭敏捷的闪开,嘻嘻的笑着。一边系着钮子,一边又靠过来。

“那怎么老不见阿端有动静?”

铁河懒得搭理他,对着镜子梳头发。

过了好一会儿,听到力昭说:“我算是明白了,什么都TM假的!孩子才是真的,自己的骨肉,抱在怀里,就是TMD踏实!知道吗?”

铁河仿佛没听到,仍梳着头发。力昭从他手里夺过来梳子。

“喂!”

“就你那两根毛儿,梳起来还没完了!”力昭把他挤开,占住镜子,“我告诉你,我真不是吓唬你,想要孩子,趁早儿。不然一宿起来几回,累死你!”

“哼,你当我是你啊!”

“你丫还别嘴硬——”力昭忽然仔细的瞧着头顶,“哟!你来瞧瞧,是不是白头发?”

铁河回头,伸手过来,“戥下来不得了?”

“别介!”力昭护住自己的脑袋,“白头发是越戥越多。我可不想。”

铁河已经穿好衣服,一边笑着说:“行!不戥,留着吧……一会儿哪儿吃饭去?”

“有什么好去处?”力昭诡笑着。

“你这问的大有深意。”

“有吗?”

“没有嘛?”

“就算有吧。”

铁河笑着,“挑吃饭的地方,我在行。你跟我走好了。”

“你丫还跟我这儿装蒜!我看你一时不去541就抽筋儿吧?”邓力昭把梳子放进铁河的收纳袋中,拍了拍他的胸口,笑。

铁河哈哈一笑,“你也听说了。”

“传的邪乎着呢。541那是啥地方?各路神仙、妖魔鬼怪都有舞台呀。再说你佟二少这树大招风的,明里暗里,多少眼睛盯着你;云里雾里,多少芳心系着你;柜里柜外,多少同志念着你……行动就有人知道啊!”力昭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佟铁河不理他。

“真的,那丫头最近风头正盛,你要有心,玩玩也是可以的。”

佟铁河“哼”了一声。

“但是吧,你当心玩的亏了,生不出高质素的儿子来……”力昭忽然小声的说。

“让你小子胡说!”佟铁河起脚就是一下。力昭躲闪不及,正正的被踢在迎风骨上,不由得呲牙咧嘴的嚷嚷。佟铁河慢条斯理的背起包来,“走啊!”他想起那日被自飒踢在同一个位置,一直疼了好些天来着。这会儿看着力昭的模样,他没来由的觉得心情格外的好。

“好心当驴肝肺。”

“你那肚子里有好下水?”佟铁河斜着眼睛看他,“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好好儿的,你给阿端打电话干嘛?”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