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05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一)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05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一)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惟仁的结婚礼物,你有什么想法没有?”铁河端着一杯咖啡,坐下来在自端的身边。自端正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看电视剧。

自端“嗯”了一声。

结婚……礼物……她没动。

早上两人饭桌上的对话,言犹在耳。虽然他事业上的事,她真的从来不过问。可他和容芷云合作,她“真的”不生气?

才怪!

自端有心不理他。

但铁河靠的很近。她闻的到咖啡的香气和他身上的清爽味道。

铁河看着屏幕上战火纷飞,皱了皱眉,“我以为你只看韩剧。”

自端转过脸来,很认真的说:“我也看国产剧。”她大大的眼睛在明亮的镜片后眨啊眨的。

铁河笑了笑。

“不过这剧拍的很烂。”自端好像是叹了口气。

“那你还看。”

“飒飒跟我说过,是董亚宁投资的。”

佟铁河听了这个名字,哼了一声。

自端知道他和董亚宁不太对盘的。

于是她又加了句:“又没有事做。”

铁河看她,好像真的很无聊的样子。自端手里抱着一只小狗靠垫,很舒服的拥在怀里,腿收起来,整个人倚在沙发里,放松的很。

铁河小口的啜着咖啡,“既然没有事做,出去旅行吧?你好像有阵子没出去旅行了。想去哪里,我让陈北替你安排。”

自端眼睛望过来。他的手肘撑在膝上,身体前倾。薄薄的毛衫贴在身上,勾勒出宽阔的后背上肌肉的形状——他有一副好像能背负起所有的肩膀。他一定知道,她没心思想什么结婚礼物、更没那个意愿兴高采烈的去观礼吧,想到这里,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热。她的目光转回电视剧上,可是精神怎么也集中不到那儿去。眼前交替出现着几个背影,重重叠叠的,最后,印成一个……自端吸了吸鼻子,那时候,佟铁河的背,好像也没有如今这么厚实……

2003年,那年的春天格外的热。记忆里似乎没有再经历过那么嘈杂和令人窒息的春天了。伯父突然被免职,家里阴云笼罩。后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令她觉得异常憋闷,便跟家里说要去西山住几日。理由是要写毕业论文。伯母知道她的心思,就让她去了。

在西山的日子,与世隔绝一般,她的作息晨昏颠倒。

她只是竭力的让自己不去思考。

然后有一天早上,她忽然被人叫醒了。是佟铁河来了。

就像是凭空掉下来的一个什么东西,他带着清晨的露珠的味道,还有青草香,出现在她的面前。开头并不出声,只是看着她。

她很镇定。因为知道他为什么而来。

这么久了,她仍能清楚的记起那个早晨,有些清冷的阳光,包裹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俊美的仿佛中世纪的骑士——多么的神奇!他们认识了二十多年,她从未认为他俊美;甚至在婚后很久,也并未觉得他俊美。只是在那一刻,她忽然脑海里有那么一个念头。而这个俊美的男人,就要和她订婚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镇定。

镇定的看着他,镇定的听他说话,镇定的回答他的问题。

其实,他也没有说多少话,重点是:阿端,你是不是真的愿意?

他样子冷冷的,眼神冷冷的,语气的也冷冷的。

她说是的。没有犹豫。对已经决定去做的事,她从不回头。景家女儿要嫁给佟家儿子,已经是绝对无法挽回的事实。而她,除了那个人,再要嫁给谁,于她,已是无关紧要。佟铁河,他至少,是她认识的人。虽然,和他从来没有多少交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这个人,以这样一种连结,走完这辈子。

她只记得他定定的瞅着她,过了很久,他说,那好。那好我们结婚。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