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0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六)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0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放松一些……”他轻轻的按着她的肩,手掌下她的身体是那么的紧绷。他的手很有力气,将她按的牢牢的。她只好乖乖的坐在那里不动。

“闭上眼睛。”他轻声说。

虽然有疑问,她还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铁河的手轻轻的一推,让她靠在椅子里。抬手过来,拇指按住她的眉心,由内向外,轻轻的按摩。他手上的热度,不断的传递过来。像是一块烙铁,熨烫着她的前额。一种说不出的舒坦,渐渐的侵蚀了她的意识……

铁河看着自端拧着的眉心渐渐的松开,嘴角牵动一下,露出一丝笑意。

他细细的端详着她。

半晌,他轻轻的抚了抚她的面颊,那滑腻的肌肤像是要黏住他的手指。有些留恋,可还是放开。似乎是为了克制住再次去抚摸她的冲动,他的双手插到了裤袋里。

自端睁开眼睛,佟铁河靠在书桌上,挡住了大半的光。

“……好多了……”她喃喃的,抬手抚着额。

他撇了撇嘴。

她忽然脸上有些热。刚才,她就那样差点儿睡了过去……可是,真的很舒服。想到这里,她抬眼看铁河。他怎么晓得按摩哪些穴位可以缓解头痛的?

铁河没有回应她探询的目光,只是对着桌子上自己拿来的那个纸袋努了努嘴,说:“惟仁承敏那里,我余外备了这个。你看看怎样,不合心意的话,拿去换。另外,礼金的数目你斟酌。”

她看着那只纸袋上的标志,立即明白了里面是什么。

似乎是不死心,她抬眼看铁河。那目光,竟有些可怜。

这些细微的变化,都被铁河看在眼里。

他若无其事,“你不就中意这个牌子的表吗?”

自端觉得头又开始疼。不但头疼,还有点儿恶心。她知道这是难受到极处的表现。强压着不适,硬挤出一丝的笑来。

“好。很好。”

“你满意就好。”

默默的,两人都不再说话。

铁河终于站直了,无声的离开。

自端软软的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

书桌上的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一下一下,像是马蹄印,颗颗都印在她的心上……

他曾用一只表,许了她一生;而今她要用一份礼物,断了自己的念想。

其实真的不能算念想。

又能有什么念想了?

那么难、那么难的时候,她说惟仁,我不管,谁反对都没有用,我要嫁给你,我只要你。

他说好,阿端,我们结婚。

她攥着身份证,攥着户口本,紧张又欣喜的站在民政局的走廊里,等着他。

过了约定的时间,他却没出现。手机没有人接听。她又不敢打回家去找他。因为,阿姨在家。

她就那么傻傻的等着。不断的对自己说不要急,不要急,惟仁会来的,惟仁一定是有事耽搁了。

惟仁不会骗她。惟仁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他让她等,她就一直等。等到他来为止。

一直等到人家下班了,赶她出门,跟她说姑娘你明天再来吧。瞧她像瞧怪人一样。

她不在乎。

她一直等。等到天黑透了。等到身体都被冻僵了。

等到半夜了。

惟仁没来,自翊来了。

她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抬眼看着她的哥哥。

眼泪就那么涌了出来。

那一刻,她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的哥哥,对她大发雷霆。对她说景自端你醒一醒,你醒一醒,你们不能在一起。景自端你不要傻了,顾惟仁这会儿已经在飞机上了。他不会来了,你们完了。

她不能就信。他们就这么完了。

可是她真的不能不信,这是真的。

惟仁,消失了。

不,他没有消失。他这么多年,一直在那个地方。他只是,从她的生活里撤退了。留下她一个人。生生死死,都由她去了。

可是,她……却没办法恨他。

因为,虽然是他先逃走的,但是,她,也没有能够追上去。

她本该像她自己说的抛下一切,只要她的惟仁。

可是,她没能做到。

那么,时至今日,她,怎么还能存着什么念想?

拿起那礼品袋,自端的手在颤抖。

她按住胸口。

这个地方,真疼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自端听到陈阿姨在楼下喊她。

自端想起来,晚饭时是她说过,想要吃花生馅的汤圆。

下去的时候,陈阿姨正从汤锅里一颗一颗的将白白胖胖的汤圆舀出来,盛在碧色的碗里。自端拿了小匙从糖罐里取两匙糖。其实没什么胃口,但是,已经煮好了的东西,不要浪费。听到脚步声,她回头,佟铁河一身外出的衣服,正在扣着大衣的钮子。

自端捏紧了手中的小匙。本来想问他要不要来碗汤圆,话到嘴边兜了个圈,没出口。

“我出去一下。”佟铁河说完,走到门厅里,换了鞋子。自端默默的走出来,看着他。铁河抬头,看了自端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自端却已经回身。铁河站了一会儿,开门出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