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1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1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坐在高脚凳上,两只荷叶瓷碗并排搁在面前——袅袅的白汽浮上来,糊住了她的眼镜片,眼前朦胧了——听得到外面车子发动起来,在这样静的夜里,发动机的声音轻捷而有力,像是身体健康的人肺部的呼吸声;轮胎摩擦石子路的声音渐渐的远了……远了。并且,今夜不会再响起了。她知道的。

她坐直了。镜片上的水汽消失,眼前又亮了。

她在想,这车发动机的声音不熟,是那辆新买阿斯顿马丁吗?他最近很少自己开车出去,她也快忘了车库里还有这么个物事……也几乎要忘了,他的夜生活其实很精彩。

甜糯溜滑的汤圆在她的舌尖上散发着奇异的香。那团至极的香慢慢的梗在喉间,堵的她难以下咽。她倔强的一颗一颗往嘴巴里填,吃完了一碗,再吃另一碗……

……

阆苑。

Dona在厨房里切着水果,耳朵竖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

佟铁河突然来了,进门二话不说就往小吧台那里去,打开酒柜,拿出一瓶已经开封的Shafer来就往酒杯里倒,一会儿工夫,大半瓶已经消灭——这哪儿是喝酒?这分明是在喝凉水。喝凉水灭火。

Dona在他身后默默的立了一会儿,知道他此时心情很恶劣,劝自然是劝不得的,不如悄悄的退到一边去。就让他安静的呆一会儿吧。

佟铁河倒酒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

他本来没打算来这儿的。只是在家里憋闷的厉害,想出来兜兜风。开着车子兜了几圈,心里却越来越不舒服。一股子火儿在腹腔里乱窜,又无处发泄。憋的他难受。

他咽了一口酒下去。

最近,像这样一生气,甩手就走,他已经是第二回。

因为从前都不会这样。

他也有些慌。

他只知道近来自己对着自端的时候,她游离的思想、空洞的眼神,越来越让他焦躁。

他知道,那是因为谁。

他清楚的记得年初一的晚上,两个人的争执。

他真的很受挫。

赌气出了门,站在街边,站了好一会儿。

但是她没有追出来,甚至都没有一个电话打给他。这不像她。从前,人前人后的,她总是尽量小心翼翼的待他,尤其在他的父母面前。新年呢,还是在他父母家里,她就这么由着他摔门走人。

外面下着雨。冰冷的雨滴打在脸上,冷。

他招手叫了车子,说出地址。疲惫的靠在座椅上,心里翻腾的凶。

莫名其妙,又有些慌乱。

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因为她的拒绝这样的……受伤?!

她又不是第一次拒绝他。从新婚第一天,到现在,他们两个始终不尴不尬的维持着夫妻关系。她几乎从来不主动。那敷衍和冷漠,让他索然,渐渐的只是偶尔同榻,都是没有快乐可言。他习惯了在别处寻找温暖。

可是,当她说出不想生孩子的话,他感受到了心底的波动。

虽然说,他也并没指望过她热切的盼着生个他们俩的宝宝。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不肯,他却有种说不出的沮丧感。

她不爱他,他是知道的。可他又不是因为爱她才结婚的。

她太明白自己的角色,也从来没有干涉过他的生活。就算他在外面胡闹,回到家里来胡缠,她也只是偶尔表示不满,转个身,仍是处处维护他的。

她有她必须维护的东西。对于他这个人,她却全不在意。

他以为他也不在意。

可是原来不是。

当看到她因为顾惟仁的电话而难受,当她因为顾惟仁而拒绝他,他知道自己不是无动于衷的。

她可以允许他身边有美女如云,他可容不得她同旧情人藕断丝连。

到了目的地,他从车子里下来,檀宫九号的大门口,穿着灰色制服的管家已经在等候。夜深了,坐在阔朗的客厅里,他觉得异常孤独。

是的,他对建筑有执着的信念。他对房子有近乎痴迷的占有欲。他有很多很多的“屋”。

可是他很孤独。

那一刻,心头不禁生出一份恨意。那份恨意咬啮着他的心肺。

景自端……

佟铁河一仰脖子,将杯子里的酒全都吞下去。

Dona将水果轻轻的放在他面前,在他旁边坐下来。

她伸手按住他的杯,柔声细语:“别喝这么急。很容易醉的。”他情绪不对。情绪不对的时候,就算是酒量再好,浅浅一杯,也很容易醉。她不想看到他这样。

因为他醉了的时候,只想回一个地方去。而她,是拦不住的。

佟铁河拂开她的手,将酒瓶里剩下的酒都倒了出来,只是这回,没有猛猛的喝下去。

Dona知道他已经平静很多。

“也不知是谁,整日家说我,单会牛嚼牡丹。你瞧瞧你……”Dona温柔的笑着。

“Dona,”他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想回给她一个微笑的,但是笑不出来,“我记得你之前跟我提过,想要移民对不对?想好去哪个国家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