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4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4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端叹了口气。

她揉nīe着自己的眉心。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停的想到佟铁河。

她打开手里的小包装盒,是一只墨绿色的丝绒盒子,一条漂亮的脚链。自飒送的。自端打开小卡片:“亲爱的,从此你就是我们三十岁堆儿里的人了,欢迎你!ps,我爱你。”

自端笑着吻了吻卡片上的名字。放在一边。一样一样的打开。并没有特别的惊喜。

她也并不失望。年年如此。

她拨了拨礼物,确认全都拆开了。

没有佟铁河的。

他连她的生日都忘了?

自端皱了皱眉。他不会的。她的生日、结婚纪念日……这些日子就算是他忘了,陈北或者秘书也会提醒他的。他会送她一样价值不菲的礼物,通常都是首饰;自飒曾经挖苦她说可以存起来等老了开珠宝展。

她记得他在婚后她过第一个生日的时候,曾经送了她一块表。是订制的,表盘上有她的肖像。而25颗完美钻石,那是她的年龄。那表十分的精美别致,她只戴了两天就换回了旧表,不习惯手腕上有那么耀眼的东西,看到了,只觉得陌生,好像手腕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阿端,有客人来。”陈阿姨敲门进来。

“哦?”自端起身。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陈阿姨看着自端,“她说,她姓容。”

自端愣了一下。

这辈子,她只认得一个姓容的人。

……

容芷云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草坪上的石桌石椅。那温暖的阳光铺散的满满的,还没有冒出绿芽的草坪是褐黄色的,地毯一样,让人看了心里有种暖意。她仿佛看见幼年的自端,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张着小手扑到她的背上,叫着“妈妈、妈妈”,奶声奶气的……她的鼻子有些发酸。

听到有声响,她回身。

是自端。

容芷云看着女儿——每一次见到女儿,她都在心底惊叹这份美丽和柔婉,都贪恋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任何一分神情,哪怕是冷漠,哪怕是怨恨。

自端站在那里,静静的望着她。

“阿端……不请我坐吗?”她微笑着,语气里似乎氤氲着柔柔的雾气,滋润着人的心田。

“请坐。”

容芷云坐下来。她修长的腿优雅的斜千在沙发边,高跟鞋足足有三寸高。自端的目光如流水一般淌过容芷云的身上,然后她站在那里,轻声的问了一句:“您想喝点儿什么?”

“咖啡。”容芷云抬手拢了拢鬓角,微笑道。

自端回头跟陈阿姨说:“一杯咖啡。”

陈阿姨答应,问了句:“给你上茶?”

自端摇摇头,胃里难受,“清水吧。谢谢。”陈阿姨走开了。

自端在容芷云的对面沙发上坐下来。沙发很高大,她坐进去,立即被包裹在里面似的,显得娇小而纤弱。容芷云心头忍不住浮起一层怜爱。

自端冷着一张脸。

容芷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仍是笑着的。

陈阿姨将两杯咖啡分别放在容芷云和自端的面前,悄悄的退下了。

“阿端……”

容芷云从身边拿出一个用缎带系着蝴蝶结的粉色的盒子,“打开来看看?”

自端看着容芷云——她自说自话的,将那个盒子打开,原来是一件粉色的小礼服。自端抿了唇。这个盒子,早上她出门的时候,有人专门送来的。还有一束粉玫瑰。陈阿姨夸了句花漂亮,她就留下了,交给阿姨处理;礼盒,她像往常一样,原样退回了。

此时,再看见,她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容芷云将裙子取出来,展开,问自端:“好看吗?你自小穿粉色就好看。”她期待的看着自端,“我给你买过好多衣服,可惜都被你退回来……”

“您请长话短说。”自端打断了她。

容芷云怔了怔,半晌才说:“阿端,我是妈妈。”

“怎样?”胃里的疼顶到了心里。

“怎样?”容芷云重复了一句,隐忍而艰涩的吸了口气,说:“你是我女儿。今天是你三十岁的生日,而三十年前的今天,是我……是我阵痛了二十多个小时!阵痛了二十多个小时生下了你!你……”容芷云脸上红潮上涌,“你怎么可以这样!”

“您想让我怎样?”

“我想你叫我一声妈妈!”

“我以为,您并不稀罕。”

“阿端!”

“我喊过。”自端的语气平静极了,“我喊过的,您忘了吗?”

容芷云语塞。

自端竟然笑了一下。

容芷云看着自端脸上的表情,真是心如刀绞。

“您忘了您走的那一天了?我一直在喊妈妈的……喊的是别人吗?”自端拿起水杯来,喝了一口水。胃痛的跟什么似的,额角冷汗直冒。她咬着牙,继续说:“一个五岁都不到的孩子,因为想妈妈、要妈妈,不吃不喝住进医院的时候,那时候,妈妈在哪里?在哪里呢?”

容芷云被自端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来。

“您知道我几时掉的第一颗乳牙?您知道我眼睛什么时候开始近视?您知道我的MC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您知道我几岁的时候割的盲肠?您知道我读书的时候最擅长什么科目?知道吗?”自端的眼睛闪亮闪亮的,“这些您都不知道……让我叫一声妈妈?我早就没有妈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