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5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一)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5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一)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端……”

“可我有娘娘,我有奶奶,我有爷爷,我有大伯,我有爸爸,我还有哥哥姐姐……别人有的,我都有,我一样不缺。”

“我……”

自端看着容芷云手里那件粉色的裙子,摇了摇头:“我不需要您给我什么了。您给我的已经够多了。再多,我恐怕没有办法承担。”

容芷云怔怔的看着自端。

今天,她送来的礼物,又像往常一样被退回。她觉得格外的难过。这些年,为了弥补,她做了很多。但是每一次,都像是石沉大海。自端不是全盘退回,就是完全忽略。自端筑起了高高的墙,把她完全排除在自己的生活之外。为了翻过那道墙,她做出了很多努力。今天,她真的感到了乏力。这是一种拼尽全力之后的乏力。

容芷云握紧了手里的那件裙子……女儿,不需要她的给予。

她真真切切的感到了疼痛。

这种疼,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看到容芷云脸上的痛楚,自端转开了脸,她看向偏厅。那束粉色玫瑰被放在那里。光线已有些暗,那粉色像蒙上了一层灰。想以往的记忆,跟粉色有关的、跟妈妈有关的,都蒙着一层灰……自端闭了闭眼睛。

“如果您来祝贺我生辰,我谢谢您;如果您来找女儿,对不起您找错地方了——泰和容董这样显赫,这世上大把的女孩子想做您女儿。抱歉我不在此列。”自端嘴角微沉,“而且,我不穿粉色的衣服。我对这个颜色没有好感。”

容芷云脸上红潮褪去,白的吓人。

“阿端,能不能听妈妈解释?”她心里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我没兴趣。”

“阿端!”她的音量骤然增大。

自端只望着她。

容芷云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语气和缓下来:“关于当初我为什么会放弃你的抚养权,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的确,是我以放弃你为条件,换取了最快速度的离婚,这一点,我不否认,我也不指望你能谅解。但是阿端,你迟早会谅解我。我为人父母,同样也为人子女,不能两全的时候,我只能舍弃其一。

“整整二十五年了,阿端,以我的年纪,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久的时间,来等你再叫我一声‘妈妈’。所以今天,既然我来到这里,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我想,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知道你怨我不仅因为当初我没有带你走,还因为在和顾惟仁结婚的事情上,我也没有给你支持……”

最后一句话,像是划过阴霾的一道闪电,自端的脸色瞬时大变。

“够了。”自端开口阻止。

“我有必须反对的理由。”容芷云并不让步。

“我不想知道。”

自端站了起来,她望着容芷云——她的话,让她有些莫名的惊恐。像是在水底静静悠荡的鱼儿,被骤然降临的石子惊扰,水底沉渣泛起,搅混了眼前的透明——不怕吗?怎么会。

可现在,再说什么,有意义吗?

已经既定的事实,就让它那样好了。不去碰,就当它不存在。这样,对所有人都是好的。

胃部的绞痛,似乎扩散到了全身。额上、背上,冷汗直冒。

容芷云看到,冷静的端起冷掉的咖啡,大口的喝着。那苦涩的味道,顺着嘴巴流淌到胃里。她只觉得一滴一滴的,灌进了她的心里似的。心里又苦,又痛,仿佛刀绞。末了,她将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一只手按住茶几,低声道:“妈妈以为,事过景迁,你迟早会忘掉顾惟仁。可是阿端,时至今日,你仍放不下。”

“我已经放下。”

“撒谎。”容芷云尖刻的说,她盯住自端的眼睛,“你撒谎。这个名字,你听都听不得,放下?!你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

“所以,我必须跟你说我反对的理由。”

自端看到容芷云脸上那坚定又坚决的表情,刚才那个柔软的母亲的面具,在说出“理由”二字的时候,瞬间消失了。

容芷云慢慢的站起来,对自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阿端,这一天,对你,对我,都不是一个容易的日子。我今天来见你,就是告诉你,这么多年,无论我在不在你身边,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你,我的女儿。而且,我不会再由着你这么抗拒我。”容芷云弯腰,将手袋拿起来,“我们改天再谈。只要你想知道那个理由,随时来见我。”

容芷云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然后,她说:“生日快乐,阿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