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6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6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惟仁给承敏递上手帕,承敏接过来。

“真倒霉。”她带着哭腔,“怎么偏偏是我呀?”

她抬眼看着惟仁。

一双眼睛红红的。下午接到急令回部里去,是通知她因为马上有高层出访日本,使馆那边人手不够,命令她取消休假,回日本参与准备工作。

她一直哭一直说。

“……我这是休假呢……我这是要结婚呢,说好了的,这回用不着我……怎么就又挑上我呀,我……我们怎么办呀?”她抽噎着。

她紧锣密鼓的准备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执行完任务再回来,哪儿还来得及?

“惟仁……”她拿手帕擦着眼角,“你说句话呀?”

惟仁看着承敏,“听你的。”

承敏吸了吸鼻子。

惟仁拉过她的手。沾了泪,她的手湿黏黏的。

惟仁安慰的微笑着,“如果你不想推迟,我们就提前。”

“不要!”承敏立刻摇头。

她不想这样匆促的结婚。她要和惟仁从容的走进礼堂。

她能和惟仁结婚……这是多不容易的事。

她不由得心头一阵酸楚。

本以为这次回来,会一顺百顺的成为惟仁的妻子,可临了临了还是出了变故。

她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只是说不出来。

惟仁摇着她的手,说:“工作重要。”

“对我来说,你更重要。”

承敏的话一出口,惟仁呆了一呆。

承敏低下头,“早知道……就该先申请调职。”

没有说出口的话,其实是,她开始有些不安。

这不安也不知道从何而来,她只是隐隐的觉得,婚礼一日不举行,惟仁对她来说,就是飘忽不定的……万一,他像气球一样飘走了怎么办?

惟仁握紧了承敏的手,柔声说:“傻瓜。任务就是任务。再说,只是推迟而已……”

承敏截断他的话,“推迟多久?一个月?两个月?一两个月可能发生很多事情!”

惟仁沉默片刻,“那么,你是在担心什么?”

承敏抿嘴。

“担心我吗?”

承敏转开脸,半晌才说:“就是担心你。”

惟仁扳过承敏的脸,看到承敏满眼的泪,他心里一阵难受。承敏极力的忍着泪,可是泪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滚滚的落下来。惟仁用手指替她拭着泪,泪水源源不断,很快他的手也湿了。

“傻丫头,你这是婚前恐惧症嘛?”他试图开个玩笑,可是这话一出,却惹得承敏哭的更加厉害,索性抱住他的脖子,在他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惟仁由着她哭。

过了好一会儿,承敏稍稍平静一些,但仍搂着惟仁。紧紧的搂着。像伤心的小女孩,抱着破烂熊一样,这样才觉得踏实有依靠。

惟仁抬手将她的手臂拉下来。看到承敏额头上都是汗珠子。

“哭也是个力气活啊,小敏。”惟仁叹了口气。

承敏听到,又“扑哧”一下笑出来。拿起帕子抹着额上的汗,有些不好意思。

惟仁起身,倒了热水给承敏,又拿了毛巾,浸到铜盆里的温水中,拧干了,过来递给承敏,让她擦一把脸。

承敏将毛巾打开,叠了两叠,覆在脸上。因为糊了一脸泪水而干燥疼痛的皮肤,被这温暖的湿润抚慰,顿时觉得舒服好些。

“小敏。”她听到惟仁用很轻柔的声音在叫她。她不由得一阵心旌荡漾。惟仁的声音里,有一种蛊惑的力量。

“小敏,”惟仁慢慢的、慢慢的说,“这一次,我不会跑。”

承敏一把抓下毛巾,瞪着面前的惟仁,两个人都一动也不动,只是望着对方。

承敏眼前泛起片片粉色,那是四月里飞舞的樱花。

樱落如雪的时节,走在樱花大道上的他,是那么俊美,那么孤单,是她只要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幸福、就觉得甜蜜、就觉得坠入梦境的他……只要他出现,一切都成了他的背景。她的眼里就只有一个顾惟仁。她不停的追着他的脚步,直到有一天,她鼓起勇气,握住他的手。而他,没有拒绝……

柳承敏终于拥有了顾惟仁。

你不会跑……

承敏轻轻的摇着头,一字一句的说:“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到你。今生今世,顾惟仁是柳承敏的。”

她靠近惟仁,褐色的瞳仁闪着光,像宝石。她微抬下巴,迅速的吻住了惟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