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18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四)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18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阿姨听到铁河的车子声,忙去替他开了门。铁河抬眼没见自端,眼底有一丝的疑惑——是没在家,还是在生他的气?今天是她生日,照例,晚上是要一起在家里吃饭的。她爱清静,从不搞那些party什么的,这天除了回柳荫街吃面,大概就是在家里拆礼物盒子,然后就是等他回来。

他抬腕看表,已经七点多了。往里走,经过餐厅,闻得到一丝饭菜的香味,陈阿姨应该已经做好了晚饭。

“阿端呢?”他终于问。

“在楼上。”

铁河看出陈阿姨神色有些不对。

陈阿姨低声跟他说了下午的事情。容芷云走了之后,自端就上楼把自己关了起来。电话也不接,敲门也不应。

佟铁河在客厅里立了片刻,上楼去了。

敲了敲门,没有反应。拧了拧门柄。上了锁。

他一边继续敲门,一边想备用钥匙都放在哪儿了。

真见鬼。

想进自己老婆的房间还这么麻烦。

他心里一阵懊恼,又有些不耐烦。

忍不住想发脾气。

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敲门的手收回来。

门开了。屋内没有开灯,黑漆漆的。

廊上的灯光射进去,铁河看到自端裹着一条毯子,饶是他们家这么暖的光线,仍看得出她脸色又青又白。

铁河愣了一下。陈阿姨只说她躲在房间里,可没说她躲在房间里不舒服。

“干嘛锁门?”他皱着眉。

自端倚在门边,把门开了半扇,有气无力的,“顺手了。”

铁河进门,按开灯掣。

看到外间沙发和茶几上堆满了礼物。

“怎么了?”他沉声问。

自端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胃疼。”

他挑了下眉尖。

他应该想到的。她情绪不好的时候,不是头痛,就是胃痛。下午,容芷云的突然来访,看来是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吃药了嘛?”屋子里热的厉害,他额头冒汗。才发现自己进门连外套都没脱。于是解开扣子,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沙发扶手上。

自端捂着胃部,摇摇头,“没事儿。忍忍就好了。”

没事儿?

铁河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两圈,浑身发冷、额冒冷汗、脸色苍白、面颊凹陷……这是没事儿?跟痨病鬼似的。

他哼了一声。站起来往浴室去。

自端胃疼的实在忍不了,索性躺在沙发上;躺着,胃里好像有石子在硌着,更疼,于是蜷起身子,让自己好受一点儿。

佟铁河干嘛去了?

她真是管不了了。爱干嘛干嘛吧。

铁河从浴室拎了药箱出来,坐在自端旁边的沙发上,把药箱里的药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看。

这是什么女人啊?

当自己的胃是铜墙铁壁啊?

光止痛片就有五六种,还都是强效的。

剩下的多是感冒药。有几样还过期了。

他顺手把过期的药丢出来。

然后在药箱最后一个隔层,发现了一个圆形卡片状小药盒。

晃了晃,里面有哗啦哗啦的响声。打开看看,两个格子,一个盛着蓝色药片,一个盛着白色的小药片。

他嘴角一抿。

这种东西她有不奇怪。

以前在外国的时候,他那些女朋友身上,常见这种私人物品。

他看了自端一眼,见她眉尖紧蹙,闭目养神,顺手把药盒放进了裤袋里。

“是去医院,还是请张医生来一趟?”他问。

自端呻吟一声,眼睛都没睁开,随口答道:“给我一片止痛药算了。”

铁河沉默。

恰在这时电话响了,铁河接起来,是母亲。关心一下自端和铁河怎么安排生日晚餐的。

铁河就说,还什么生日晚餐呢,阿端胃疼的死去活来的。

自端一听铁河这么说,“呼”的一下从沙发上起来,伸手就来夺铁河的电话。不料铁河早预备她这一手,躲过去,从沙发上站起来,在电话里继续跟母亲说着自端的症状。自端无奈的看着铁河,听到他挂电话之前说了那句“行,那我们等着了。”

她慌忙问:“等什么呀?”

“哦,妈说她打电话,让六姨和六姨夫过来一下,给你针灸一下……”

“佟铁河!”她真的要气晕了。这不是兴师动众嘛,这不是添乱嘛,这不是……她真的要晕了。

铁河想了想,说:“我下去给姨父打电话……让陈阿姨再做几个菜好不好?等下留姨父他们吃饭。”他也不等她回应,转身就走,出门前还嘱咐她,“你去床上躺着。像个病人的样子……”

自端这一激动,只觉得头晕目眩。转眼间佟铁河人已经不见了。她这邪火也发不出来。想了想,把沙发上、茶几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少不得挣扎着下楼去,总不能真的躺在床上等长辈上门来吧?

佟铁河正在楼下和陈阿姨说话,看到她下来,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只让陈阿姨倒了一杯热水给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与蔓的绵密 (二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