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2章: 鸟与鱼的距离 (十二)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2章 鸟与鱼的距离 (十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佟铁河让司机把车子停在街口,自己下车来,陈北要替他拿东西,他没让。不过是一盒雪茄和一束铃兰,他会拿不动?

胡同很是洁净。

石板路,上百年来,每日的踢踏,石面有着特别的柔润。走在上面,脚很舒服。这种舒服缓缓的升腾,包裹着人的心。

如今的北京城里,很难找到这么整洁又传统的胡同了。

他自小在京城里混大的,虽然在国外住了很多年,但学的是建筑,也走遍了全世界,他还是最爱中式庭院,爱胡同,爱四合院,也爱园林。他清楚记得几年前的一天,他站在北京街头,那林立的大厦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水般向他奔来,而他熟悉的胡同,已经踪迹难寻……心头的那种落寞。异常的落寞。好像丢失了初恋的少年。

要不是天气太冷,他真想脱下鞋子来光脚走几步。

自端的父亲住在胡同的尽头,那是个很小巧的四合院。虽然是冬天,这院落仍有一番在这个季节里才能显出的味道。当佟铁河穿过垂花门,看到院里的葡萄架上晾着的风干肉和香肠,不禁莞尔。

警卫员跟他说首长早在等他了。正讲着,佟铁河已经听到自端继母顾悦怡那花腔女高音。

“铁河来了嘛?快进来!快进来!”顾悦怡从东厢的厨房里出来,身上围着雪白的围裙。保养的极好的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

“阿姨!”佟铁河将手上的花给她,惹得顾悦怡又是笑又是夸。这时景和仰从正房出来,佟铁河又忙叫“爸爸”。

“和仰,瞧,多漂亮的花儿!”顾悦怡笑着进去将花插起来,又让保姆给泡茶。回过身来,对翁婿二人说,一会儿就吃饭。

“阿姨,不用忙……”铁河待要说自己坐坐就走,见景和仰瞪着自己,便笑道:“爸,有阵子没来看您和阿姨了,身体还好?”

景和仰伸出手来,道:“拿来。”

铁河笑着将雪茄送到他手上,“您可得答应我,不许多抽!”

“拿来吧!”景和仰拿过盒子,对着光,看了一下标签,然后打开,拿起一支来,放在鼻子低下闻了闻,“ElReydelMundo……就是这个味道,清雅——这个,没有十年八年,恐怕是不行吧?”景和仰掂着雪茄盒子,问道。

“爸爸您是行家。十五年。”铁河点头。

景和仰得意的笑了。

这时顾悦怡出来,笑道:“铁河,还是你最懂爸爸的心思。”

铁河笑着。

“阿端呢?”顾悦怡看一眼景和仰,问铁河。

“阿端去燕郊了。自飒新买了房子,阿端过去看她了。昨天去的。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她人已经到了。这些天我妈妈在,她也辛苦了,难得去放松一下,我也就没让她回来。”

景和仰“哦”了一声,似乎是有些失望;转念一想,这也是铁河体贴自端的意思,又不禁高兴起来。

顾悦怡笑道:“话说着,阿端学校也快放假了,这有时间了,你和阿端一起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她顿了顿,又说:“我去厨房看看,你们聊。”说完便出去了。

景和仰坐在沙发上,抚着自己的肚子。他身材原本就高大魁梧,这几年发福,肚子渐渐的出来,坐在那里,更好似一座山,没的给人压迫感。佟铁河看着岳父的神色,知道是有话要说。

“小铁啊。”

“是,爸爸。”

景和仰听他这么利索的回答,倒笑出来,说:“甭紧张,叫你来,是有事要问你。”

“您问吧。”

景和仰沉吟片刻,说:“阿端最近有没有提过她母亲?”

佟铁河想了想,说:“没。”

“那她母亲回国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佟铁河点头。

“见你了?”

“是。”

“怎样?”

“容阿姨对己对人,都要求很高的。”佟铁河笑了。

“这个倔老太婆……阿端这点儿就像她,不好。”景和仰搔了搔头皮,“她回来,不会不找阿端的。你留神些就是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好。”

“光亚跟泰和有生意上的往来?”景和仰问。

“有。”铁河答的干脆,“光亚在筹备海外融资。泰和一直在运作这个事,年后上市,泰和会承销光亚H股。”佟铁河照实讲。

景和仰点点头,并不觉得意外,只是问道:“阿端不知道吧?”

“她对这个没兴趣的。再说,公司专门有人在运作,我没有参与太多。不过,会告诉她的。”铁河说。

景和仰看着铁河,忍不住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有你在阿端身边,我放心。”

铁河微笑。

景和仰看着微笑沉默的女婿,心里很觉得宽慰。

“小铁,按说这话不该我这做父亲的问,不过你也知道,阿端呢,有什么心事也很少和我们讲。当然,你们两个都是妥当孩子,也很少让我们费神。虽然是这么说,我也免不得操这份儿心。你看,你们俩结婚也这么久了……你父母没什么意见吧?”

铁河立即明白岳父指的是什么,笑道:“没有没有。”

“我怎么听人说,你六姨可绕世界张罗秘方呢。”景和仰呵呵的笑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鸟与鱼的距离 (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