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29章: 风与水的痕迹 (四)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29章 风与水的痕迹 (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团黑影一动不动。

惟仁跑过去,离那团黑影三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黑色的上衣,灰色的阔脚裤,披散着头发,脚上只穿了拖鞋……是阿端。再不会错的。

可是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狼狈?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就像着火的房子里四处乱窜的火苗一样肆虐开来。

他的心砰砰砰的跳,那么急,那么快。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呼吸清浅下来,他轻声的叫道:“阿端?”他慢慢的靠近她,她没有动,“阿端?”他生怕吓到她——阿端,其实很胆小的。她总是装作镇定,就算是受到惊吓,也绝不尖利的喊叫,她只会吓得脸色发白,然后轻轻的“哦”一声。可她真的很胆小。他突然出现,不要吓到她才好。

他的手终于握住了她的胳膊。

可是,好像感觉不到她——是,是好像感觉不到她。

惟仁只觉得自己后背上、额头上“噌噌”的冒出了一层的汗。

她的脸,伏在手臂上。

就是这个姿势……惟仁咽了口唾沫……就是这个姿势,像一把刀子,直直的向他刺过来。他永远也忘不了,她就这样坐在那里,像个傻子一样,等一个永远也不会来的人。

他的指尖,触到了她的脸,竟冰冷冰冷的。

惟仁被这冰冷刺的一哆嗦。

“阿端,我是惟仁。你怎么了?”他稍稍用力,让她抬起头来,“阿端?”

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

她看着他。

好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顿时心乱如麻。

她怎么会坐在这里?

她怎么了?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他目光焦灼的看着她,可是看不出究竟。

电光石火之间,他忽然想起昨天中午,在Laris餐厅看到的画面……昨天是她的生日,佟铁河你这个混蛋!

一股怒气升腾起来,惟仁站起来,很快的解开扣子、脱下大衣,披在了自端身上,他弯下腰,问道:“阿端,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只是看着他。

惟仁心里锐痛。

他咬了咬牙,“你能走吗?”也不待她回答,他弯身,胳膊抄在她的腿弯和后背处,将她抱在了臂弯里。

站在路灯下,他看着她的脸,这么近,可是仍然不清晰。而且她怎么这么轻,轻的……没有存在感。

这种感觉让他害怕。

他想她是冻坏了、累坏了,她看上去疲倦的很。他于是迈开步子,很快的往前走去,走到了丁字路口,拐进了乌衣巷。门前没有车子,看样子都没有回来。惟仁按门铃,警卫室给他开了门。看清楚他怀里抱着的人,都吓了一跳。惟仁不理,穿过垂花门,往上房走去。几乎是用踢的,他弄开了房门,顾悦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受到惊吓,急忙回头。

“惟仁!你这……”顾悦怡站起来,看到惟仁将怀里抱着的人放在沙发上,一下子愣住了,“自端?你们……”她结舌,看看自端,又看看惟仁,又看自端……这是怎么一回事?

惟仁不说话,他关上房门,把顾悦怡刚刚盖在膝盖上的袖毯拿起来,将自端整个人都裹住,然后跟顾悦怡说:“妈,您让厨房给弄点姜汤来好不好?她冻坏了。”

冻坏了?!

顾悦怡满面狐疑。可是看自端的样子,她忍下一肚子的问题,转身出了房门。她回头看了一眼:儿子站在屋子中央,低头看着一动不动的自端,儿子那脸上,黑沉沉的……那阴郁的表情,说明他正在压抑着强大的怒火。她是了解的。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傍晚的时候,铁河的助理陈北来过两个电话找自端……难道,自端一直和惟仁在一起?儿子和承敏推迟了婚礼,承敏才刚走,儿子怎么和自端又搅和在了一起?!

顾悦怡眯了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