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30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五)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30章 风与水的痕迹 (五)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惟仁蹲下,他低下头,看着自端的脚。

她的腿脚很怕冷的。

以前,冬天,在家里,她喜欢穿着雪地靴跑来跑去。

其实家里暖气总是很足,他甚至要穿短袖才行。可是她就得把脚部的保暖做的最好。

指尖触到她的脚,冷的像冰。

惟仁没有犹豫,他的大手伸出去,脱下她脚上的拖鞋,裹住了她纤细的、冻得已经僵硬的脚。

自端像触了电一样,浑身一颤,她低低的叫唤了一声,听不清是什么,但是她挣脱了他……整个人向后倾去,一副要立即躲开他的样子。

惟仁的脸顿时烧起了两朵红云。

是他……逾距了嘛?

他抿了唇。再度伸出手去,牢牢的把那只脚捉在了手里,然后是另一只。他扯了毯子的一角,将她的双脚包裹好,移到沙发上。隔着毯子,他用力的给她搓着僵硬的腿……她究竟这个样子在外面呆了多久?怎么整个人像一块冰坨子?

他默默的做着这一切。

自端木偶一样。

他看着她。

渐渐的,她眼睛里起了雾。

那雾气氤氲,柔柔散开……让他的心湿润了。

他伸出手来,犹豫着、犹豫着,终于,还是给她拂开额前的刘海。

她瑟缩了一下。

惟仁眼睑颤动……

“阿端,”他的手收回来,按在沙发沿上,磨砂皮面那特有的触感所带来的温暖,让他的手心慢慢的出了汗。他看着眼前的她,轻声的问:“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

此时,他距离她是这么的近,近的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鼻端有他的味道,烟草香,和他惯用的香水,被他身体的热度,烘托出独有的、他的味道。

风之恋。

风之恋……他竟然还在用,他竟然还在用她给他定义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但是她辨得出。

可是,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眼睛里的雾凝成了水滴,在眼眶里打着转。

“阿端。”她的样子,看的他心里发紧。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和急迫,让他难受的厉害。他强压着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安慰的冲动。只是叫着她的名字,希望能让她好过一点儿……可是阿端,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候,顾悦怡端着一碗姜汤进来。

“来来来,自端,喝点儿姜汤,暖暖身子。”她声色不动,托盘横在自端和惟仁中间,惟仁不得不站了起来。但是,仍没有后退。顾悦怡假装没有看到儿子的紧张,她在沙发上坐下来,抬手将姜汤碗递到自端面前,和颜悦色的道:“来。”

自端默默的将那只缠枝莲斗彩小碗拿在了手里。有点儿烫手,她固执的握着。

过了一会儿,她抬眼,瞅着顾悦怡,却一言不发。

顾悦怡被自端那黑沉沉的眸子瞅的一愣,虽然仍在笑着,可是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不自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伸手过来,想要抚摸自端的额头,不料就在她手要触到自端的一刹那,自端躲了一下。顾悦怡的手尴尬的停在了那里,眉尖不易察觉的一蹙。

顾惟仁心头一跳——自端也在抗拒母亲。心底的不安一圈圈的扩大。恰好顾悦怡也看向惟仁,母子俩的目光交错,不约而同的心里都是一沉。惟仁扶着母亲的肩,示意母亲挪一挪。顾悦怡心里有些个不高兴,但是并不表现出来。她站起来,轻声的说:“我让厨房给你们做点儿吃的。”话说着,她又看自端——微垂螓首,沉默不言,姿态是拒人千里之外的。

自端并不喜欢她,顾悦怡心里明镜儿似的。许多年了,她们维持着表面的客气。她们都知道,这样子相处,不过是因为景和仰。她们都只是不想他难做。自端的教养,也确实让顾悦怡说不出个不字来,可是今晚这样明显,还是让她心底暗暗吃惊。

顾悦怡关上房门。

留儿子和自端单独相处,她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她此时更不愿意守着那份尴尬。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