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自漫漫景自端 [目录] > 第132章: 风与水的痕迹 (七)

《河自漫漫景自端》

第132章 风与水的痕迹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北站在不远处,看着老板平伸的手掌缓缓的垂下来,在身侧,握成了拳。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老板在那一刹那迟疑了。此刻院子里出奇的安静,可是下午发生过的那些事情,就这么跑到了他脑海中来……

过了约定时间,他没能接到太太,看着老板坐在嘉堂会所大厅里,形只影单,不知为什么,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定了定神,走过去。

老板看他。虽然已经打电话汇报过了,他还是开始解释:太太早上就出门了,没回家也没跟家里联系;柳荫街和乌衣巷也问过,今天没有回去;手机是开着的,可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他只见老板一双剑眉微微一蹙,手一摆,要他收声,然后抬腕看了看时间,稳稳的起身,穿过大厅,进了电梯。他急忙跟上。

“电话继续打,直到打通为止。”

“是。”他心里暗暗叫苦。

过了一会儿,老板似是闲闲的问:“车子有GPRS啊。”

他心里直骂自己是猪。单知道从手机上想办法。

“查。”

“是。”

出了电梯,老板脸上浮起微笑。

他看着老板的表情——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客人们都已经到了。

除了他之前很好奇的苏莓果小姐,还有三位,苏小姐的未婚夫,景小姐和景小姐的朋友。老板见到苏小姐,很热情的拥抱。他在一边,趁机细打量了一下苏小姐,的确是大美人。他忍不住比较:苏小姐比景小姐要斯文一些,但比太太要活泼许多——他开始想象如果今晚这三位在一处,这屋子里该是什么样的情形。然后就忍不住叹气……他进出包间几次,都看到老板和他的客人们谈笑自若。直到散了席,坐进车子里,老板整晚没有露出明显的不快。

他看到老板闭上眼睛,然后听他说了句:“去乌衣巷。”

司机周师傅应了声“是”。

老板手扶着面前的搁板,手指轻轻的敲了两下。

他从后视镜里看着老板。老板声音里压抑的怒意,和暗含的紧张,就从“去乌衣巷”这四个字里突然迸发了出来。

他觉得今天的气氛不寻常。老板提醒他去查车子的GPRS。这一查吓了他一跳,车子竟然在东区交警大队。他赶紧打电话给林少新,让他去东区警局。十分钟后接到林少新电话,确定了不是车祸;他一口气还没松下去,林少新就说人给送医院了,但是医院那边说,没有办手续就走了……他那会儿真的有些慌了——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握住电话的手都要渗出水来了似的,于是赶紧进去告诉老板。

老板看起来稳稳的、镇定如常。只是示意他知道了。

他想问下面怎么办。

可是老板没有表示。

看着老板的样子,他忐忑的心渐渐的稳下来……也是啊,有林少新在警局盯着呢,慌个什么劲儿?

他出来以后没几分钟,老板也出来接了个电话。

老板坐在屏风前的红木椅上。隔得远,他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收了线后,老板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还研究了一下茶几上的玛瑙水仙。

他不知道老板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但是从那一刻起,直到现在,老板的眼睛里,殊无笑意。

他松了松领带。

往乌衣巷走,照例要有很多明哨暗哨。好在他们的车号是经过备案的。饶是这样,有些盘查程序也少不了。今天好像遇到的盘查格外的多。他就看到老板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没等到巷口,老板已经喊了“停车”。然后不待车子停稳,自己开了门下车。

他跳下车子,看着老板迈着虎虎生风大步子,很快的往前走。一会儿,拐进了巷子。他回到车上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头看了司机周师傅一眼,问道:“今儿怎么这么多哨?”

周师傅闭上眼睛,说:“这不马上两会了嘛。”

陈北点点头。

是啊,麻烦事儿也多起来了。

他托着腮,瞅着巷口……不知道,老板这会儿在做什么?想了一会儿,他拍了拍额头。

周师傅被他这一拍惊扰,睁开眼睛,“想跟过去就跟过去吧。瞧你这不踏实的样儿。”

他想想也是。于是就过来了,哪知道进门看到老板这个样子……

陈北吸了口气。他转了转脖子,看到警卫室的灯光。里面的人跟泥塑似的。陈北有些想笑,可是笑不出。泥塑好啊,看见也当看不见,听见也当听不见。

陈北心里乱乱的,上前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就在这时,听到了脚步响。陈北看到这家的男主人景和仰进了垂花门,他忙轻鞠一躬,侧身避过,看着景和仰往前去了,自己慢慢的走出了内宅。

景和仰看到女婿正在廊下,朗声叫道:“小铁!”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与水的痕迹 (八)”↓↓↓更精彩哦!